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二千四百九十二章車軍的關係

第二千四百九十二章車軍的關係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車書記,我蔡軍這一百多斤就交給您了。反正我跟唐雲這仇是結定了,今後你只要發個話,幹什麼一個電話就是了。我蔡軍絕對百分之百的去辦事。」蔡軍也是一臉的堅定,這貨也是給逼上梁山了。如果不把車軍的腿抱緊,就怕唐雲秋後算賬那就死定了。

「兩位都到我家裡過去,是不是看見我整天就喜歡坐那一把能搖的木椅子?是不是覺得有些奇怪,一把舊椅子有啥好坐的?」這時,車軍突然神秘的一笑。

「是啊車書記,我們都有些不理解。那把椅子我們也見過,要說坐著舒服吧那應該不如現在搞的新的那種帶按摩的椅子了。

而且,那把椅子的木料也普通,只是普通的棗木製作的,並不是紅木這些名貴木料製成的。

是不是車書記您比較懷舊,抑或是這把椅子有什麼特殊意義?」寧滿問道。

「是啊,我前次還跟寧局講過了。商量著說是既然車書記這麼喜歡木頭搖椅子,我們還商量著去買一把好些的給車書記送來呢。」蔡軍點了點頭講道。

「呵呵,你們即便是送我紫檀做的椅子我照樣子不要。」車軍又是神秘一笑,伸手在轉椅子的把頭上摸了摸了,說道,「那把椅子雖說有些舊了,而且也很普通。

但是,那把椅子是一位姓范的老人曾經隨身攜帶之物。跟著那位范姓老人度過了二十個春秋。

後來老人見我喜歡那把椅子。就把它送給了我。」車軍笑道。

「姓范,看來,那位老人肯定很有名氣了?不然的話椅子怎麼能入車書記法眼之中。」寧滿呵呵笑著,話講得隨意,不過,車軍曉得,這貨是想探底子。

「那當然,有名的人用過的東西就是名物。不然。車書記怎麼會當寶貝一樣的珍愛著。」蔡軍也配合著寧滿想摸底子。

「說起名氣嘛范老還是有點的,即便是在名人如流的京城,范老的大名還是有幾個人會曉得的。」車軍又是神秘一笑,不再談這個了。寧滿跟蔡軍儘管實在想知曉這位范老是何方神聖,不過,車軍不講,兩人只好當了一回悶葫蘆。

不過。既然車軍會如此的提出范姓老者來,寧滿和蔡軍自然都記上心頭了。

打算著回頭去查查京城裡有名氣的范姓老者了。估計。此人才是車軍的真正的『靠山』。

也許。省委書記羅坎成還是看他面上照顧著車軍的。一時之間,寧滿跟蔡軍互望了一眼,兩貨頓時是信心百倍。

想不到車軍的背後關係居然如此的硬朗,那兩人豈不是沒有跟錯主子。

「寧滿這廝太陰毒了,嗎的,我實在難以憋下這口氣。」在風雲樓一個小包廂里,唐雲一臉憤怒的沖孔端說道。

「唐楚還沒有找到。具體的情況我們都不清楚。所以,咱們要在第一是時間找到唐楚問清楚情況才能決定下一步怎麼做。」孔端講到這裡喝了口湯。看了唐雲一眼,說道。「不過,唐老弟,你也太衝動了。」

「我實在是忍不下這口氣,孔哥,剛才你不在場。你沒看見蔡軍那嘴臉,根本就是一小人得志的架勢。

我問他唐楚的事,他就跟我『整』幺蛾子,根本就是一小丑。我好歹也是市局副局長,算起來也是他的領導了。

難道我打聽一下下落都不行,我又不是要求他們放了唐楚。只是問一下兒子的情況,作為一個父親,這個也是情有可原。

更何況事還沒開始調查,憑什麼搞得這麼嚴,這不是奔著我唐楚來的還是什麼。嗎的,太欺負人了。」唐雲說道。

「你以為他很高尚是不是?蔡軍根本就是寧滿的鐵竿跟班,他只聽寧滿的。不要講你了,唐老弟,就是我這個政法委書記的話在他面前講話都不好使。這傢伙已經下定決心死抱寧滿的大腿了,估計寧滿有給他許下什麼心愿罷了。」遲浩強也有些憤然,看了兩人一眼,講道,「這傢伙我看他很不順眼,有機會我會找他好好『聊聊』的。」

「還不是瞧中了刑警隊長吳峰的職位,蔡軍現在是副職,當然想扶正了。

估計寧滿也是以此為許諾吧。不過,想讓蔡軍扶正,那只能是寧滿的一廂情願罷了。

不要講我孔端肯不肯,就是葉凡這一關他也不可能過得去的。車軍跟市委組織部長陳大海雖說是一個鼻子出氣的,貌似來講人事安排上他們倆個很有話語權。

實際上決定權還在葉凡手中。再加上我不肯的話,這天車軍是絕對翻不過來的。

即便是他有著羅的支持,那又怎麼樣?而且,『羅』也不可能為一個小小的正科級的刑警隊長出馬的,那太掉價了。

光靠車軍跟陳大海想把市公安局的人事權敲定下來,只能是痴人說夢罷了。

其實,蔡軍只是一個可恨的可憐人,他根本就沒有眼光,以為抱緊寧滿和車軍的大腿就有用了,做他的春秋大夢去。」孔端冷冷的哼道。

「不過,不管怎麼著,蔡軍現在必須抱緊寧滿跟車軍了。」唐雲說道。

「老弟,你要抓緊了。要搶在寧滿之前找到唐楚才是。不然,你估計將很被動。

雖說咱們並不懼怕一個寧滿,但,關鍵是這裡頭又摻和進來了一個葉凡。

不管葉凡怎麼樣想法,他畢竟是市委一把手。他真要拿此事整事的話,你有些麻煩了。

而且,你跟王龍東從來不對付。這事葉凡肯定早記在心上了。人家正愁沒有機會呢?」孔端的臉色變得凝重了起來。

正在車軍寧滿蔡軍三人感覺聊累了正喝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