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二千四百九十四章有人跟蹤

第二千四百九十四章有人跟蹤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

「上尉同志,你這是在攻擊一個地級市公安局副局長。你要想好了這樣子乾的嚴重性。雖說你是軍人,但軍人也不能亂來。」孔端一臉嚴肅的講道。

「首長,不是我劉成鐵要攻擊他。而是他在攻擊我們正在執行首長命令的響虎師團的軍人們。我們完全有理由可以當場把它抓起來送回部隊去。不信的話我馬上打過電話向我們師長請示這種突發情況的處理。」劉成鐵很聰明,趕緊搬出師里領導來。

「算啦,一場誤會,我們走。」孔端示意遲浩強一起扯著唐雲硬是要往樓下而去。

「孔哥,我被打了,被他們打了。我要到部隊去告他們!」唐雲氣極了,嘴唇顫慄著指著三個軍人吼道。

「回去回去!」孔端跟遲浩強扭著唐雲往外拖。其實,遲浩強是不怎麼願意干這事的,只不過孔端在也只好裝裝樣子。這個,當然是因為唐雲平時太囂張的緣故了。

「孔哥,我唐雲難道就這樣被他們白白打了。這事沒完,沒完!」唐雲一邊掙扎著一邊叫道。

「你還想怎麼樣?你呀你,今天處事太不冷靜了。你跟這些兵蛋子熊啥熊?找他們是沒用的,他們也是執行任務。

要找就得找他們的上級首長。而且,響虎師團聽說是精英部隊。個個身手不凡。

你剛才不已經領教過了,你再去胡鬧不是自取其辱了。」孔端勸道。

「響虎師團的軍官們咱們都不認識,到哪裡去找他們?」唐雲臉臭臭的講道。

「要不找省軍區的領導去講一聲也許還有些用。」遲浩強這時說道。

「沒用。」孔端搖了搖頭,說道,「響虎師團聽說是直屬燕京軍區的,地方上的軍區或軍分區根本就管不了他們。

當然,這些也不是絕對的。軍隊系統還是有互通的,只不過響虎師團聽說比較特別。

他們在燕京軍區是最王牌的部隊。像這種部隊其實就是大軍區的寵兒,一般的人人家都不會鳥你的。」

「不管了,僅剩下二種辦法了。一來就是直接找響虎師團的領導。二來就是找他們的上級燕京軍區。」唐雲說道。

「第二種辦法還不如第一種,先去試試吧。」孔端點了點頭講道。

省紀委辦公樓蘭正書記的辦公室還亮著燈,看來,在加班了。蘭正不但是省紀委一號人物,而且也是省委常委。

不久,省紀委監察第一室主任紀剛成同志夾著個公文包匆匆進了蘭書記辦公室。

「情況怎麼樣了?」蘭正招呼紀剛成坐下後問道。

「鄭滿、常青還有楊理才三位同志的嘴都很緊啊,估計是知道即便是講出來下場也很可悲,乾脆擺著一幅死豬不怕開水燙的架勢了。這裡頭的貓膩相當的大。一旦撬開三人的嘴估計又將牽扯出一些官員下來。」紀丹才一臉嚴肅,講道。

「你猜中了一些,不過,估計三位同志是幻想著有人出手救他們吧。」蘭書記點燃一支煙,淡淡的吐了口煙霧。

「嗯,這裡頭應該不光是三人的問題。是誰提拔了他們?這提拔時幫他們講情的人肯定跟這事有牽扯。」紀剛成講到這裡時突然雙眼神光外露。

「你看你,一講起貪官就來精神頭了。特別是職位比你還要高或平級的一些同志,你越發有精神了。唉,我真希望你的這種精神頭不是用在反腐倡廉上面,而是用在共和國建設上面就好了。」蘭書記嘆了口氣,伸手指頭撣了撣煙灰。

「我乾的職業就是這事兒,而且,正如蘭書記您所講的這樣。我忠愛著我的職業,這個,也許就是職業癮吧。

不過,正因為有了我們這批人在,才有力的清潔了咱們的幹部隊伍。

而且,也對有些想犯事正處於懸崖邊緣的同志們敲響了警鐘從而懸崖勒馬了。」紀丹成略顯有些成就感似的。

「你覺得這其中是不是真有問題?」這時,蘭正一臉炯炯的盯著紀丹成。

「絕對有問題,憑著我在紀委幹了這麼多年的嗅覺能感覺得到。只要給我時間,一定會拿下他們三個。並且,此他們三個為導火索拔出一堆的『蘿卜』來。」紀剛成信心百倍。

「唉,這事,還是先緩緩吧。」想不到蘭正卻是有些鬱悶的擺了擺手。

「緩緩,為什麼?」紀丹才脫口而出,盯著蘭書記。

「緩緩就是慢慢來嘛,先拖著。」蘭正說道,站起來拍了拍紀剛成的肩膀,嘆了口氣,「有些事有著方方面面的糾葛,你慢慢的就會懂了。」

「那人是不能放了。」紀剛才轉眼就明白了,估計是有人帶給了蘭正很大的壓力。——

「放什麼?咱們干工作有的時候也得採取點策略。該緩的時候緩一緩,該急的時候就得抓緊。

咱們這個社會啊,總歸是由人組成的是不是?人與人之間都是有關係跟感情的。

誰又真正能做到鐵面無私。包黑子只能是電視中加工出來的。包黑子不可能沒有七情六慾了。

當然,剛成,如果你現在能拿出證據的話就不用緩了。對於真正的害蟲,我蘭正絕不手軟。」蘭正講到後頭臉色越來越凝重,眼神也越來越犀利。

「我明白。」紀丹成無奈的點了點頭,不過,眼神中冒出的卻是怒火。

從紀委樓出來後紀剛成感覺特別的狂燥,自已開著車子上了高速,一下子猛地提到了,田碼,車子狂飆而去。

不過,飆了一陣子車後紀剛才漸漸的冷靜了下來,於是緩緩的降低了速度。這個時候,紀剛成才感覺到了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