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二千三百二十六章大洗牌

第二千三百二十六章大洗牌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葉凡曉得,大家都在觀望,觀望著聯合調查組的處理意見下來。所以,大家都在耐心的等待。2005年,月⒛號那天,處理結果終於下來了。

自然,跌了一地眼球。而且,令某些同志是終身難忘。

那一天剛好是星期四,政務院下來的是督查室一個廳級的主任,叫陳光。而陪同陳光同志一起到同嶺市的是省委組織部長朱天明。

對於朱天明的到來,同嶺的同志們都心存疑惑。你朱天明是組織部長,又不是考核任命幹部,按理講陪同陳光下來的應該是紀委的人才對。

這次下來,肯定是處理幹部的。

這其中是不是在預示著什麼天大的玄機。

葉凡鷹眼施展開隱晦的觀察著孔端跟高成,高成身體溢出的氣波較穩當。只是微微有些顫慄,這說明高成同志事先並沒有得到任何有關的消息。而且,這貨估計還有些期待著了。

反觀孔端,這傢伙雖說一臉的鎮定自若。不過,葉凡還是能感覺到他身上氣波很不穩當。而且,從氣波的振蕩中葉老大估計他心裡很不平靜。

「jī動什麼,還沒宣布就jī動成這樣子了。這傢伙的官欲還真不小。」葉凡在心裡鄙視了一句。

因為,昨天晚上齊振濤就來了電話。葉凡早曉得了省里的重大人事變故。而孔端如此的jī動,肯定也是省里有人提醒過他了。

只有高成最慘,到現在還蒙在鼓裡傻愣愣的站著。

其實,只能講是高成很倒霉。以前傍著的老領導都退居二線了。自然,在省里的消息就不那麼靈光了。

而且,這次省委對同嶺市市委班子的調整幅度較大,並且沒有跟葉凡通個任何的氣。

完全是由省委班子在二天時間內就敲定下來的。也許,省委早就想動同嶺班子了,只是沒有個引發調整人事的導火索。這次上頭來的調查組倒是引燃了導火線了。

不過,葉老大從齊振濤嘴裡曉得這消息後心裡也有些扒涼著了。按省委對同嶺市委班子的調整如下:高成調走,孔端提為同嶺市市委書記口孔端集團本身就有著常務副市長畢雲理,政法委書記遲浩強以及市委常委、同嶺區區委書記任信天四人不敗組合。

葉老大已經感覺到頭疼了,這下子孔端接了高成的班,人家上去了,那實力將更加雄厚。

而令葉凡頭疼的還有件事,就是接替孔端任同嶺市黨群書記的同志叫車軍,此人居然是省委書記羅坎成的原秘書。是從省委辦公廳空降下來的。

人家明擺著腦門上貼著一個大大的『羅,字,仗著原來的省秘第一大秘的威風,估計是想在同嶺市折騰些什麼了。聽說車軍此人一向囂張,他一直跟著羅坎成到晉嶺省的。

聽說都跟了十年左右了,以前就是省里的一些副省長以及各廳級一把手去找羅坎成,車軍這個秘書還甩臉子。如果說此人會怕葉凡,那根本就是在放屁。

葉凡琢磨出一些味道來了,這次羅坎成忍著讓孔端上去了。估計跟省委四號人物宋子良有達成些什麼。

不過,羅坎成這位『羅天上仙,並沒有把同嶺拱手讓出去。這邊又擱下一車軍下來,同時,市委組織部長陶居禮調走了,新任組織部長叫陳大海。

此人葉凡不怎麼清楚,是從省會龍江市組織部副部長位置提拔到同嶺的。如果此人也是羅坎成安排下來跟車軍搭檔著的。

這市委裡頭一個分管人事的黨群書記車軍是硬把了,再加上一個搞具體人事工作的陳大海跟著起鬨的話,那葉老大這個書記還怎麼把人事工作牢牢的抓在手中?

因為事先有接到通知,所以,在市委食堂擺開了許多凳子。全市正副處級及以上級別幹部都一臉正經的坐在凳子上。

別看同嶺市還不錯,不過,市委市政府連個大梯形會議室都沒有。一般要招開幾百人的會議時就地到食堂開了。

首先由政務院督查室來的陳光同志宣讀督查室的決定:「同志們,我是陳光,受政務院督查室的委託,代表督查室宣讀一下前次聯合調查組下來調查後的處理決定。

經聯合調查組查明,海山煤礦的事事實清楚,而這件事的起因是一對母子喊冤引起的。

當時剛到同嶺市任職的葉凡同志力主馬上展開調查。而從市委會議室的記錄來看,高成同志是不同意調查的。

不過,最後,還是把這事調查清楚了。而從大局出發,葉凡同志很婉轉的把這事上報上去了。

而海山煤礦的上級公司天木礦業集團的老總鳳草天也因此事得到了應有的懲罰,該同志現在還在監獄服刑。

而且,同嶺市委也處理了一批相關人等。天木礦業集團也拿出了誠意,捐贈…」鑒於此。」陳光講到這裡停頓了一下。

他一臉嚴肅的掃視了全場一眼突然聲音加大了許多,說道:「經督查室上報建議以及上級研究知會晉嶺省委決定,給予同嶺市市委常委,市委副書記,市長高成同志黨內記大過處分。給予分管煤礦一塊工作的吳用副市長黨內記大過處分,並且,撤消其副市長職務提經人大。給予同嶺市安監局……,而且,督查室強調了一點,那就去...…」

陳光講到這裡肯定是故意的停頓了下來,又掃了全場一眼,說道:「督查室強調,要求葉凡同志以此為鑒,督促同嶺市各級幹部們都要遵法守法,遵守國家規章制度。不能因為地方小利益而包庇、袒護甚至夥同一些不當的企業集團,充當他們的保護傘等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