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二千三百二十七章雜事

第二千三百二十七章雜事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你已經做得很好了,只是,一個市,這麼大,方方面面都要做得十分的完美,這是有難度的。

所以,你不必太過於自責。人無完人,金無純金。只要今後能吸取這方面的經驗注意改善就更好了。」朱天明口氣和緩的講著,轉爾說道,「大海同志是從省會龍江市委組織部調過來的。

這位同志很愛學習,他經常會去省委辦公廳向領導同事們請教學習。這樣的同志不多了,呵呵。」

葉凡一聽,一琢磨,頓時一驚,心說,車軍曾經不但是省委羅〖書〗記的秘書,而且還兼任著省委辦公廳秘書室主任一職。

這麼一兜轉,這貨轉眼就明白了。敢情這是人家朱部長在拐著彎兒提醒自己。

剛調來的組織部長陳大海跟剛來的黨群〖書〗記車軍是同一夥的口現在也得到證實了,這兩人都是省委羅〖書〗記安排下來的。

「想不到陳大海同志求上進的心如此的強烈,倒是我葉凡學習的榜樣啊!」葉凡說道。

「呵呵。」朱天明笑了兩聲,說道,「其實,你們市委組織部還是有人才的嘛口像副職裡面有些女同志就不錯。」

葉老大頓時心裡一喜,這可是朱部長發出的第二個信號。估計是在提醒自己,董小小可以用。

這貨心裡總算是安定了一些,不然,還真是頭大了。因為,市委組織部里就一個副職的女性叫董小小。

而且,從朱部長所傳來的信息中可以看出。朱部長對自己還是相當信任的。

不然,不會隨便開口推薦一位女同志的。這個,對領導幹部來講是相當忌晦的事。

「嗯,董小小部長不錯。雖說是婦女同志,但該同志幹事果敢,幹練。而且,很適合組織工作的嚴肅性。」葉凡說道。

朱部長一行人休息一陣子後就起程回省里了。

深夜,葉凡趕到了省會龍江市。剛好齊天要回家一趟,葉凡也就一起了。

知道葉凡要來,齊振濤跟老婆風雅梅都沒睡。葉凡剛進齊家,齊振濤就笑道:「雅梅,把夜宵拿上來,你先去睡吧,我跟葉凡齊天三人就在桌上邊吃邊聊聊。」

風雅梅知道,老公肯定有正事要跟葉凡講,也就端上了熱騰騰的夜宵後上樓去了。

因為,齊振濤很不喜歡女人摻和進『正事,當中。一般來講都會選擇進書房。

而風雅梅也曉得這一點,一般有事談時她自個兒就選擇了迴避。

不過,上樓前風雅梅還是笑道:「葉凡,你的事也差不多了。年底會不會給辦了,我也討場酒喝喝。」

「這個,今年年底肯定不行了。計劃,是明年年底給辦了。阿姨,你不曉得,每次過年我都忙得很。」葉凡一幅苦從愁深的表情,弄得齊天在一旁哈笑著說道,「媽,人家葉老大是不想進『圍城」你看我,現在多倒霉,全給圍了起來。」

「圍了才好,你看看,以前沒跟亦秋結婚前天天像個沒影的猴子。你說說,一年到頭你幾個時候回家了。

偶爾回水州一次不是喝酒就是跟朋友打牌。而且,經常是回水州不回家。

以為我不清楚你的底細是不是?現在好,時不時總記得要回家看看。

不過,老齊,你看,什麼時候把亦秋也調過來算啦。不然,齊天要回水州一趟很麻煩的。」風雅梅沒好氣的沖兒子說道。

「沒必要,我回水州也很方便的是不是?何必還要調來調去的多寐煩。」齊天趕緊說道,還朝著葉凡給眨巴了一下眼睛,自然是希望葉老大給講講情。

「有啥麻煩的,亦秋過來還能照顧著齊天。齊叔,還是趕緊把亦秋調回來。齊天的部隊在同嶺市建得有軍官家屬樓。到時亦秋就住在同嶺了。齊天回同嶺也快,車開得快的話一個小時左右就到了。」葉凡不理這貨,那話一出口,當然招來了齊天那狠狠的瞪眼。

「瞪啥,你小子生在福中不知福曉得不?」齊振濤也看見了,訓了兒子一句,沉吟了一會兒,說道,「也好,年過後就把亦秋調過來。乾脆脫了軍裝弄一個清閑的地方工作算啦。」

「這個估計亦秋不會肯,以前亦秋喜歡獵豹。那個時候梅家逼她她也沒肯脫了軍裝。

後來因傷退出了獵豹,但亦秋也不肯脫下軍裝,現在在文工團工作也不錯。

所以,真要調過來,我看,還是徵求一下她的意見,一般來講如果去同嶺軍分區都行的。」齊天講道。

「這個好辦,到時我跟同嶺軍分區的呂司令講一聲就是了。叫他給亦秋安排個閑差就是了。這樣,亦秋還是在軍隊。」葉凡笑道。

「嗯,這樣也行。」齊振濤點了點頭。

「葉哥,聽說你們同嶺大換班了.齊天一邊喝湯一邊問道。

「是啊,這班換得太突然了,我一點思想準備都沒有。這不,還不得趕緊來跟齊叔請教一下。」葉凡講道。

「你小子想來打聽消息倒是真的,什麼請教?」齊振濤沒好氣的哼道。

「呵呵,齊叔,我可是把你當親叔叔的。更何況,這同嶺還是齊叔你叫我下來的。我這再怎麼講也不能給您老人家丟臉是不是?」葉凡嘻笑了兩聲。

「葉凡,這次的事也真是很懸啊。」齊振濤臉變得嚴肅了起來。

「嗯!」葉凡點了點頭,沉吟了一會兒,說道,「也不曉得是哪個**~~-更新首發~~*的傢伙把這事捅到內參上的。這次幸好我行動得快,不然,全得栽了。」

「這也是一次教訓,我到現在也沒弄明白。當初這麼大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