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二千三百二十八章喜訊

第二千三百二十八章喜訊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不清楚,不過,憑直覺,還有羅坎成同志對他的容忍。我感覺此人肯定有嬌寵的本錢。不然,就他那性格,那態度,早給坎成同志一腳給踹到啥地方去了。」齊振濤微微搖頭。

「怪了,京里好像也沒聽說過姓車的高官?」這時,齊天在一旁嘀咕了一句。

「換個腦子,你不要只盯著姓車的。可以從多個角度去想想,也許,這個車軍的母親是某位的女兒。所以,並不一定要找姓車的,那就是個誤區了。」齊振濤說道。

「這下子倒好,高成走了,接替他的是個更狐狸的孔端。聽說此人跟建設部那位孔大部長還有些親戚。

而羅〖書〗記又降下一個囂張的車軍,據說陳大海也是『羅天上仙』安排的?

倒是真有樂子了,黨群〖書〗記跟組織部長聯手,我葉凡還怎麼樣管帽子?

這是明擺著要奪權,我這個〖書〗記在政府一塊被孔端這個市長給頂住,而在市委這一塊又被車軍兩人攔路。這日了,看來是不給我過了。」葉凡說道。

「你用心些,你的日子是難過。不過,我想,總是有法子解決這些問題的。而且,我也相信你有這個能力和眼力勁。車軍再囂張,你葉凡還是同嶺一把手嘛。」齊振濤哼聲道。

「嘿嘿,要論囂張,誰能囂張過大哥你。聽說您老人家第一次去中組部述職就打了部里一個處級幹部,還跟一個副部長頂了頭。車軍在你面給,給你葉老大提鞋都不配,我呸!」齊天乾笑開了。

「呵呵,還有更遠的。以前小葉同志在天水壩子當一個村民組長時可是就頂了我齊大炮這個南福省的常務副省長。

後來聽說省城市委〖書〗記也是被你葉老大給幹了好幾拳頭。所以嘛,不必過於擔心。

車軍,再有份量難,相信小葉同志完全可以擺平嘛!」想不到齊振濤也的挪喻起葉老大了。

而最得瑟的莫過於新上任的代市長孔端同志了,風雲樓一個很大的豪華包間里坐著幾個人。

畢雲理、遲浩強、任信天、萬富才都在,這圓桌上。差不多就是孔端在同嶺市的核心班底了。四個常委全在坐,差不多佔了同嶺市常委會三成天下。

不過,坐主位的並不是孔端,而是一個俊朗,黑色披風的年輕人。這大冬天的,此人手中居然還搖著一把題有墨寶的扇子。

「孔少,好久不見了,富才敬你一杯。」萬富才一臉諂媚的拱著個身子棒著酒杯。孔少其人就是自稱卧龍的孔東風。這風雲樓的主子。

「嗯!」孔東風還真不是一般的大條。這聲音是從鼻腔里漏出來的。他拿起酒杯只是淺淺的來了一下。好像就是伸舌頭舔了一下罷了。

不過,萬富才這位連葉老大都不怎麼擱在眼中的同嶺市的大財神爺並沒有絲毫不悅的表情,而是滿臉堆笑著一飲而盡之後。好像很榮幸樣子輕輕的坐了下來。

「對了萬局長,你怎麼到現在還是個局長?」孔東風第二句話一出,萬富才那般厚皮的老臉也微微的紅了一下。這貨相當的尷尬。嘴裡吶吶著不曉得該怎麼樣回答。

「呵呵呵,東風,萬局長估計不久你就要叫萬副市長了。」這時,孔端一臉親和的笑道。

算起來,孔端的父親跟孔東風的父親是拜了把子的兄弟。孔東風還得叫孔端一聲哥。不過,孔東風這人眼高於頂。他才不會認父輩那邊擱下來的事。

「噢,看來,東風我要搶先賀一下萬市長了。」孔東風淡淡的笑了笑還搖了搖扇子。

只是拿起杯子伸出舌頭又舔了一下就擱下了。害得萬富才又不得不趕緊站起來拱著身子一飲而盡,這邊。還得擠出滿臉的堆笑來。

「謝謝,這事,還得靠孔市長多給提點一下了。」萬富才笑道。

「富才,你還真得抓緊些了。雖說吳用被捋了帽子,再加上走了個林月。

市裡一下子就空出兩個副市長位置來。不過,全省盯著的也不在少數。

對了,最近你跟交通局的宣明堂較上勁了。聽說新龍街改造項目上省財政廳給扣著三千萬了。怎麼又給拔了下來?

你有沒問一下萬廳長,是哪位尊神出馬擺平這事了?」孔端問道,對這事也彼為好奇。

「這事,我哥沒有說。」萬富才搖了搖頭,臉色一下子臭臭的起來了。

「唉。估計是上頭壓下來了。這事,估摸著跟他有關係了。」畢雲理嘆了口氣。這個『他』當然指的是葉凡了。

「那肯定是。米月跟他走得很近,估計都上床了吧。他不幫她誰幫她。」遲浩強譏諷道。

「米月,就是市委那個米月吧。我聽說鳳草天在我的酒樓揚言說要讓米月三個月成為他的小妾,有這事嗎?」孔東風突然插了一句。

「是有這麼回事,只是,現在鳳草天都蹲號子里了還搶什麼人?」遲浩強哼道。

「鳳草天恐怕也是給他弄進號子的吧?」孔東風說道。

「是他,就是海山煤礦礦難的事弄進去的。」遲浩強說道。

「看來,葉〖書〗記蠻有能力的嘛。我孔東風什麼時候倒真想去見識一下這位尊神。」孔東風一臉自大的笑著。

第二天早上,葉凡搶在八點前趕回了同嶺。這個時期太『非常」大家眼睛全盯著的,如果不在很會令人猜疑。

早上9點鐘,葉凡正坐辦公室批閱一些文件。這時,秘書田青進來說是新上任的車副〖書〗記在外間的小會客室里。

「噢,是車〖書〗記來了。」葉凡應了一聲走了出去。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