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二千五百一十五章陷井

第二千五百一十五章陷井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是馬大林的堂弟,平時幫別人辦點事撈些好處。也是朋友在一起吃飯時認識的。」米勇說道。

「馬大林,是不是老麻坑縣縣委書記馬大林?」米月急著問道。

「嗯,馬森林說他哥是馬大林,跟孔市長關係很鐵。而且說他們還有親戚什麼。馬森林是個能人,就是到同嶺來也是個有份量的人。」米勇說道。

「奇怪,就三萬塊錢,以馬森林的能耐也不一定看得上眼這幾萬塊錢。」葉凡嘀咕了一句後看了米勇一眼,問道,「你送了多少給馬森林?」

「我本來想分一半給他,不過,他一個子兒都沒要。而且還請我吃喝,從來不要我結賬。

當時我也覺得有些納悶,後來想想也許是他真把我當朋友看了。而且,就三萬塊錢,按馬森林所講的虛報些數量就沒問題了。

因為門臉兒的石材是我們請人親自督促做的,當時姐說包給別人不安全。

自已親自督促做的質量更好,而且還能省錢。所以,這其中有些就可以操作了。」米勇講道。

「所以你就眛著良心,就為了三萬塊錢把你堂姐我也給賣掉了。你這個混蛋,你這樣子干我怎麼向葉書記交待。」叭地兩聲,米月氣得上前狠甩了米勇兩巴掌。

本來還想踢這傢伙幾腳的,不過被葉凡給制止住了。

「這天下有白吃的午餐嗎?馬森林請你喝酒還不要你掏錢。而還支招讓你從中撈錢。這馬森林圖什麼?」葉凡淡淡的哼著,看了米勇一眼,譏諷道,「你作為市建設局一名科長,如果下方到下邊縣市去就是一局之長了。

我不相信你連這點都看不出來,這麼容易受騙。那你這個科長是怎麼弄來的?

說吧,你心裡肯定有其它想法,不然。你絕不會上當的。」

「卟……」地一聲,米勇居然乾脆的跪在了地下,又是叭叭幾聲他自個兒狠抽了自己幾個巴掌。

這貨被葉凡那帶有內息之氣的冷凌目光給盯得受不了啦,嘴裡叫道,「葉書記,我知道瞞不了你。是的,我是有其它想法。

當時聽人講了馬森林是馬大林的堂弟後我就上心了。馬大林可是老麻坑縣的頭號人物。

而且。這事我也打聽過。還真是真的,馬大林的老婆叫孔鳳玲。她居然是孔市長的堂妹妹。

當時打聽到這個消息後我頓時欣喜若狂。說句實話。我現在只是個副科長。還沒轉正,這事,我本來也求過堂姐了。

不過,堂姐一直給我講要求我好好工作,而且還講她上去時間也不長,不要給領導添麻煩,叫我好好再等上一二年。

這事。我急了,實在是等不住了。」米勇滿臉漲得通紅。講道。

「所以你想能不能通過馬森林搭上馬大林,再爾後搭上孔市長是不是?」葉凡冷冷哼道。

「你真是被豬油蒙了心。叫你等上一年兩年你都等不住了。你不想想,就憑你,一個副科級小幹部能入孔市長法眼嗎?

你根本上就是被騙了。馬森林為什麼要騙你,還不是想把我也牽連進去。

你呀你,你個豬腦子是不是?這下子可好,葉書記把新龍街改造的重任交給了我,而你是在拆我的台,你個混賬東西!」米月氣得嘴唇都在顫慄。

「我現在才知道全給馬森林騙了,他根本就是在利用我對付堂姐你了。我坐牢倒沒事,這事……而且,當初我明明看見發票都開得好好的。怎麼到今天他們來調查時發票不一樣了。」米勇說道。

「不一樣,怎麼回事?」葉凡問道。

「以前他們講虛報數量就是了,即便是查下來也沒有證據。因為在裝飾過程中材料會耗損。

這個,全憑我們一張嘴了。所以,我當時這筆石材的價格是按照實際價格只是略高一點的價格開的。

這個也純屬正常。在工程中一點貓膩都沒有那是不可能的。這批石材我僅僅是一平方多開了50塊錢。

算起來這批石材還是次優等品了。不過,數量上多了一些。不過,今天他們查賬時發現的卻是發票不是我原來的發票,上面的價格是以優等品的價格開的。

而且,比優先品還高了不少。這樣一算下來,本來是沒有三萬塊錢的就變成了三萬塊錢。」米勇說道。

「你實際上賺了多少?」葉凡追問道。

「就一萬二左右,天地良心,少說一個子兒叫老下降雷劈死我。我當時也想過是堂姐在負責,所以也不敢多報。」米勇講話不像是假話。

「你還記得我,放屁!純屬一個白眼狼。以後別叫我姐,我沒你這種混賬弟弟。」米月連粗話都給爆了,看來真是氣極了。

「這發票應該有你的批字吧,他們換了怎麼換?」葉凡哼道。

「估計是趁我喝醉了時騙我簽的。」米勇抹了一把鼻涕,說道。

「去投案自首吧,爭取寬大處理。還有,把錢給先還上。」葉凡說道。

「姐……」米勇驚恐的叫道。

「早知今日,何必當初。米勇,你去自首吧。把事原原本本講清楚。等你出來……唉,再說了。」米月嘆了口氣,還是有些不忍心。

「我走了……姐,對不起!」米勇居然叩了個頭,站起來轉身蹣跚而去。

望著堂弟的背影遠去,米月臉色越發的蒼白。

「你不會怪我見死不救吧?」葉凡說道。

「不會!」米月搖了搖頭,看了葉凡一眼,講道,「我還得感謝你,至少,你讓我明白了這件事。

而且,這件事即便是咱們想幫他也幫不了。雖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