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想法

想法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日期:~11月01日~

王澤榮看著元去的兩個女人,微微一笑,他算是明白了過來,搞了半天是朱世慶的女兒,現在朱世慶的情況並不好,朱世慶估計換屆之後也只能繼續在山城了,別看還是政治局的委員,以他的歲數,無法快上位的話,等待他的可就是仕途中斷的情況

「王哥,這朱海幽現在才二十多歲的,是朱世慶的女兒,她沒有從政,開了一家公司做生意,錢是賺了不少,只是脾氣有些大,她的老公在山城一個局裡面任局長,你不知道的,這女人在京裡面生活很是爛的」

聽到項定這樣一說,王澤榮看了一眼項定,說道:「你子別在背後亂說人家的壞話,我看你的生活才是爛得很」

項定嘻嘻一笑道:「王哥,我這人還是有自己的底線的,決不強求,也不會做逼良為娼的事情,沒辦法,我現在對女人都有些怕了」,王澤榮聽了這話真是搖頭不已

「王哥,我知道你現在沒事了,京里剛開了一家桑拿城,裡面的設施非常的不錯,我帶你去放鬆一下怎麼樣?」

王澤榮現在哪裡還有心情放鬆,一想到老〖〗記去世的事情他的心情就不太好,對項定道:「下次,我得到汪〖〗記的家裡去一趟」,項定也知道王澤榮到京里是為了老〖〗記的事情,並不敢在這個時候打擾王澤榮,心中就感到有些遺憾,說道:「王哥,我知道你現在忙,這樣,就去搞一個凈桑就行了,其它的什麼也不上,你看看你」搞得一派疲乏的樣子,這怎麼能行,身體是草命的本錢,可不能把身體搞壞了」

王澤榮想了想,再看了一下時間道:「那個」就一個時左右

聽到了項定的這些話,王澤榮知道項定也是關心自己,不太好打擊他的積極性

得知王澤榮同意,項定高興道:「王哥,我來給你開車,你坐在車子裡面休息一下」

還別說,項定服侍起人來真是讓王澤榮感到舒心,坐在車子裡面也就閉目養神起來

這時的朱倩瑤與朱海幽走在了一起」朱海幽微皺眉道:「你也真是的,那種人怎麼能夠跟他多來少往的,你又不是不知道,我爸現在的心裏面很不高興的,要不是那個王澤榮,我爸這次就不會出現這樣的情況」

雖然朱海幽比起朱倩瑤了許多,但卻一直都是高高在上的情況,這話一說出來」朱倩瑤的心豐就有些不痛快

雖說也算是一家人,但是,朱世慶的官卻是最大的,自己的父親在許多時候都要讓著朱世慶,這也就造成了朱海幽在大家的面前有著一種優越感,朱倩瑤一直以來都在心底要面看不上朱海幽,可是,現在自己的父親退下了」自己還得在許多的地方靠著朱世慶,不能破壞這樣的關係

「你也知道的,他曾經是我的老領導,見了面還得打個招呼不是?」朱倩瑤一邊回答著朱海幽,心底裡面就在想著自己的父親在家裡面說過的一句話,父親認為,在朱世慶與王澤榮的爭奪中」只要王澤榮不犯大的錯誤,最終的勝利者必將是王澤榮」為什麼呢?最重要的就是王澤榮除了擁有著與朱世慶一樣的力量之外,年輕就是他的本錢,無論怎麼樣拼,王澤榮都會最終勝出

想到這裡,朱倩瑤的心中也有了一些特別的想法,王澤榮也可能是自己的另外一條路,今天的情況可以看得出來,在王澤榮的心目中自己還是有著一些地位的,只要王澤榮對自己有好感,往後加強聯繫之後,就算是朱世慶下了,王澤榮也是一個強大的靠山

再想到王澤榮就將到海東去任市委〖〗記時,朱倩瑤還有一個想法,看看自己是否也能夠調到海東去工作

兩人一邊逛著街,一邊各自想著自己的心事,朱海幽走了一陣說道:「這次老〖〗記去了,王澤榮算是去掉了一大助力,也許利用好了這機會,我爸又能夠重啟升勢,倩瑤,你認識王澤榮也是一件好事,我想了一下,你可以與王澤榮進一步的加強交流,設法到了他的身邊之後,也許還真是能夠為我爸搞到一些他的情況」

聽到朱海幽的話,朱倩瑤的臉色就是一變,這女人還真是把自己當成是間諜了

到王澤榮的身邊去工作也真是朱倩瑤的心意,可是,如果真的成子朱海幽說的那種人,朱倩瑤還真是很難做得出來

正要說話時,就見這朱海幽拿出手機就撥通了朱世慶的電話

在電話平,來海幽把今天見到王澤榮的事情向她的父親說了一遍

說實在的,朱海幽也是一個明白人,她太知道自己父親的展對於自己的影響了,只哼哼了一個強大的父親的存在,自己在這京里才能為所欲為

現在的朱世慶正如朱海幽所言,心情並不是太好,努力了半天,也玩出了許多的招,目的就是想進一步,可是,到了最後,自己竟然失去了上升的可能,雖說仍然能夠擔任山城市委〖〗記,可是,情況已經明顯生了改變,從現在朱系內部的人們那些表現可以看得出來,有一些人已經開始不再看好自己了

朱世慶現在還真是有些後悔,早知道就不要摻合到打壓王澤榮的事情中,打壓王澤榮的結果是並沒有把王澤榮打壓下去,反而是讓王澤榮加的強大了起來,現在朱世慶也多少現了一些的情況,林〖〗記在對待王澤榮的事情上彷彿是把王澤榮看成是他的親信,這王澤榮隱藏得很深啊

接到了女兒的電話,朱世慶認真聽完了女兒的講述,並沒有肯定女兒的想法,也沒有否定,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