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二千五百二十二章別跟我玩數字遊戲

第二千五百二十二章別跟我玩數字遊戲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齊天頓時愕然,這貨整個人有些蒙了。獃獃的看著葉凡,那嘴也張得有些誇張了。

「張這麼大傻著幹嘛?」葉凡瞪了這傢伙一眼。

「邪門啊,老大,你說說,是怎麼算到的。趕緊教教我,今後掌握了這門技術活還怕什麼?到時領導有個啥頭痛腦熱的事時咱掐指一算提前給解決了那多好。」齊天一拍腦袋瓜,叫道。

「這有啥奇怪的,最近全在這事上淘著呢?」葉凡沒好氣的哼道。

「厲害,老大就是老大。難怪咱只能當小弟,而你是老大了。」齊天笑著,兩人進了包廂。

發現裡面兩個人,一個是柳月,另一位一身標準西裝,還打著領帶的中年人。臉略長,跟柳月長想也有點相似之處。但不是很像,估計也是柳家的什麼人了。

「葉書記,這位是我柳生通叔叔。」柳月連站都沒站起來,嘴裡卻是在介紹道。這女子,還真是有些翹皮了。

「噢,柳先生,你好。」葉凡打了聲招呼,不卑不亢的。

「你好葉助理。」柳生通打了聲招呼過後沖柳月笑道,「柳月,今後可不能再叫葉書記了,應該叫葉助理才對。」

「葉助理,啥地方助理?」柳月一愣,用的是譏諷口調問道。

「呵呵,一個小助理,值不得柳大小姐問掛了。」葉凡淡淡說道。

「還小助理。那可是省長助理。是我等平民老百姓仰望的高度。葉助理太謙虛了。」柳生通笑道。

「陞官了,這官升得夠快的嘛。看來,葉助理很會跑嘛。」柳月譏諷道,把葉老大貶成了一個只會跑官要官之輩了。

「柳月,別亂說。葉助理能升那是人家憑真本事上去的。來,我先敬葉助理一杯,算是遲到的祝賀了。」柳生通一臉笑眯眯的舉起了酒杯。

這種人真是入面玲瓏,跟葉凡只不過頭次見面居然像是『自來熟』一般馬上就跟你套上交情了。

就是葉老大在心裡都暗暗佩服此等人的臉皮子厚。這種人,該裝孫子的時候絕不會含糊。

葉凡當然也不會計較這些了,拿起杯子跟柳生通來了一杯。

「柳月,咱們也一起賀賀葉助理高升。」為了活躍氣氛,齊天也是笑哈哈的舉起了酒杯子。

「一個助理,估計括弧中還是正廳吧。最多就是享受副部待遇罷了,這個。有啥好賀的?」想不到柳月一點面子不給,齊天的臉色有些僵硬著了。

「喝酒喝酒……」柳生通馬上和稀泥了。

「呵呵。沒啥。小助理也能救大科長的。」葉凡貌似在笑,柳月一聽,臉都氣得有些綠了。

當然是被葉老大戳中了痛處,她是最擔心人講那天天丘谷的事的。因為柳月在部隊里是科級軍官。

不過,柳生通一直朝著柳月使眼神。最終於柳大小姐沒有發脾氣。雙方也就喝上酒了,幾杯下肚,臉色都有些微紅了。

這時。柳生通收斂了笑,說道:「葉助理。其實,今天晚上我來這裡是受萬勝集團的董事長柳西河先生的全權委託來跟葉助理商量一些事兒的。」

「噢。有什麼事柳先生請說。」葉凡客氣的講道。知道王朝的施壓有效果了,心裡自然高興著了。

不然一直僵持著葉老大這諾言就成了屁言了。而且,別人已經降低了身份,自已何必還糾結著什麼。

「是這樣的,一直以來,我們柳董都有專註著一些民生事業。每年都會擠出二三千萬用於捐贈或做各項善事兒。

紅谷寨老百姓的苦也是深深的感動了柳董。所以,為了徹底的還水於紅谷寨。

柳董跟公司董事們經過商量後,決定以高出當初購電站時百分之十的錢款總量把紅谷電站以善事的方式賣給同嶺市政府。

這樣一來就能徹底的還水於紅谷寨的寨民們。」柳生通這話講得還真是圓潤,既讓柳董有了面子,而且,也給足了葉老大足夠的面子。

「百分之十,我相信你們已經計算過具體的價格了。乾脆柳先生直接給我個具體的轉購電站的數目吧?」葉凡心裡一愣,倒是沒想到柳西河突然這般的大方了起來。

其實,葉老大心裡早有數。按王朝調查到的結果就是當初實際上在購買紅谷電站時柳暢的『柳漫公司』花了七千萬。

現在如果以多出百分之十的價格算來的話就不到八千萬就能買回電站。那絕對是大賺了,因為,現在的紅谷電站按實際的估算看,至少值1.2到1.5個億左右,甚至更多,這筆買賣絕對不虧的。

「萬勝集團當初盤下紅谷電站時共計花了1.2個億。現在五年時間過去了,加上百分之十的話就是1.3個多億。柳總講了,這是做善事,所以,零頭就不要了,只要整數1.3個億就是了。」柳生通說道。

「柳先生,柳董既然有誠意把紅谷電站以做善事的形式盤給我們。那就不要跟我玩數字遊戲了?」葉凡臉一正,哼聲道。

「數字遊戲,我不明白葉助理這話是什麼意思?還請解釋一下,我好回給柳董。」柳生通表現得有些愕然,問道。

「當初從紅嶺縣政府手中盤下紅谷電站時真的花了1.2個億嗎?這些可都是有資料保存的,不是光靠嘴皮子就能講出來的事。」葉凡淡淡的哼道。

「沒錯啊,我們萬勝集團的確有資料保存。當初轉購紅谷電站時就是1.2個億。這些數據我們到現在還保存著,絕不會假的。不信的話葉助理可以叫人調查一下是不是?」柳生通一臉正經的講道。

「據我所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