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二千五百二十三章柳家服輸

第二千五百二十三章柳家服輸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大哥,今天不好意思。是有些掃興了,今後不會這樣了。」齊天臉漲得有點紅了,說道,「不過,請大哥留下來,咱們兄弟倆干幾杯吧,兄弟我給你陪不是了。」

「齊天,你這話什麼意思?」柳月兇巴巴的盯著齊天質問道。

「你想什麼意思,你說?」齊天怒了,騰地一聲就站了起來,雙眼灼灼的盯著柳月說道,「真以為我齊天是軟蛋是不是?你柳月是豪門千金,這一點我齊天比不上。

這些天下來我齊天尊敬你,那是因為你父親柳司令員而並不是你。說句實話,拋開柳司令這一節的話我齊天根本就不想鳥你。

你還真以為自己是個人物是不是?今天我齊天把話擱在這裡了,誰對我大哥不敬就是我齊天的敵人,包括你柳月和任何人。

你要走可,以現在馬上就走,我耳根子也清凈一些。至於說你回去怎麼樣去柳司令面前哭訴,隨你便吧。天要下雨娘要嫁人,我齊天候著就是了。

至於說柳董的萬勝集團,真以為這晉嶺你們就能怎麼樣了是不是?這晉嶺,還有我老子齊振濤在。」

齊天是什麼也不顧了,完全拋開了一切。乾脆當面鑼對面鼓的敲開了。

「呵呵,齊師長,這晉嶺萬勝集團算不了什麼。但是,齊省長上面還不是有位羅書記嘛!至於說我們柳家,也還是有幾位有些份量的人的。」柳生通也不得不站出來講話了。因為柳月給氣著了。

「呵呵呵,講得好。要講份量的話我葉凡也認識幾個。要不都攤開來講講。用稱稱稱,看看哪邊重一些。」葉凡譏諷樣子笑著哼道。

「叔,不給他們講。都是瘋子,瘋子!」柳月氣得奪門而出,。柳生通看了看搖了搖頭轉身追了出去。

「大哥,乾杯,干。這事搞成這樣,都是兄弟我的不是。我的不是……」齊天拿起桌上酒杯連干進去了三杯。噴著酒氣,喊道。

「別擔心,柳信東也不能拿你怎麼樣?如果他真敢對你動手的話,我葉凡就是捅破軍界委員會的天也得找回公道。再說了,梅家也不是盞省油的燈。」葉凡的話鏗鏘有力,擲地有聲。

「我不是怕他們報復。這個我倒看得開。我是感覺對不住大哥你。柳月這小娘們太翹皮了。太翹皮了,豪門貴女就了不起啦?我齊天好歹也是一公子哥。她這樣子對大哥就是不行。不行!」齊天氣得一拳頭砸在了桌上。當即砸碎了好幾個盤碟子。

「太不識相了,什麼東西?」柳生通一出門,終於憋不住了發了句牢騷。

「早跟你們講過,那傢伙就是茅坑裡的臭石頭疙瘩,怎麼洗都臭。還不相信,這下子好了,這臉也丟盡了。

我當初就不同意爸的看法的。這種事就要強制性壓下來才是。只要叔肯打聲招呼。多點出擊,一審計一調查。同嶺還能扛得住嗎?

到時,葉凡擦巴屁股還來不及。哪還有時間去管柳暢的事了。」柳月憤憤然的說道。

「別埋怨他了,他也有難處。這審計雖說可以整,但是,也需要時間不是?就怕柳暢到時頂不住進去了。人一旦進去了要弄出來就麻煩了。更何況,王朝那傢伙的脾氣跟葉凡差不多,都是同性人。」柳生通冷哼道。

「姓王的還真是油鹽不進?」柳月倒是有些吃驚了,看了柳生通一眼,說道,「我就不明白了,一個副廳級的副局長憑什麼這般強硬。叔講的人給別份量都比他大得多。」

「還不是抱緊了葉凡的大腿,以為有個喬家大院在撐著就什麼都不怕了。我看也未必。」柳生通搖了搖頭,打起了電話。總得把這事即時的跟柳西河勾通一下再商量對策了。

葉凡掛了電話給鐵哥。

「看來,要徹底讓柳家服輸是有難度。我看這其中也並不是幾千萬的問題。柳西河有錢,不差這些。還不是一個面子在作怪。柳家雖說服軟了一點,但不肯『太軟』。不過,老弟,見好就收算啦。」鐵占雄勸道。

「收不了。」葉凡說道。

「怎麼講,以你所講的來看。即便是出一個億你們也有賺頭是不是?我就不明白了怎麼又收不了?」鐵占雄問道。

「我們根本就拿不出一個億的現金來,而且,我也不想拿出這麼多來。

既然是柳家在紅谷電站的買賣當中違法了,就得付出代價來。不但不能付一個億,就是七千萬的上浮百分之十也不給。

剛才我還看在齊天面子上給上浮了百分之十,從現在開始,就七千萬,不然,一個字兒也甭想再多。

不然,咱們就『鬥法』到底。這個,我也是考慮到財政部那筆拔款。給風州硬性的挪走了四千萬,就剩下六千萬了,盤下電站都有難度。

我有計劃,想用這筆錢盤下紅谷電站。轉手一折騰就能賺上一個億左右。

到時,有了一點六七個億的錢款,這對於為紅谷寨的致富添了大基礎。」葉凡分析給鐵占雄聽。

「嗯,很有道理。你這可是大手筆啊,居然是用財政部改造田的錢來賺錢。

估計,這世上只有你敢幹這事了。別的幹部顧這顧哪的哪敢去冒這個風險。

而且,一般的幹部在柳西河柳家的相逼下早就服軟了。哪還有多少利潤可得手了。

不過,你的承諾可是漸漸迫近了,就剩下十幾天了。到時,你總得想個輒出來才是。

不然,你這一關就過不去了。要不我直接插手先把柳暢給抓了再說。倒要看看柳家能扛到什麼時候。」鐵占雄也給激起了昔日雄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