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二千五百二十四章攪攪局

第二千五百二十四章攪攪局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嗯,王局長剛好路過,所以也聽說了一些事件。其實這裡頭都是些誤會,那邊的事跟柳漫公司是一點關係都沒有。也許是王局長還不了解事情的真相。」柳生通說道。

「如果真沒關係的我得跟他講講了,別什麼事都插手,給累著了。」葉凡淡淡說著,看了柳生通一眼,說道「不過,最近太忙了。這審計廳的同志還在同嶺檢查工作。我實在是抽不開身,等他們一走,我有事會到京城親自跟王朝聊聊。」

「是啊,葉助理很忙。這麼大一個市,還有省里的事。葉助理可別給累著了。不過,葉助理的意思是只要審計廳走了就有空了是不是?」柳生通還感慨了一下。

「那當然,你不在體制中估計是不清楚審計。這個,非常的嚴格。事事都要應付,如果我離開到京城,他們需要什麼我不在又弄不來。而且,人家會講我葉凡輕漫他們。這些人,說句實話,得罪不起的。」葉凡嘆了口氣。

雙方又閑扯了幾句,葉凡馬上招集了臨時頭的常委會。把紅谷電站的事跟大家說叨了一遍下來。

「七千萬買回來那是絕對不虧,不過,我有些不明白。據可靠資料顯示,今年的紅谷電站絕對值1.5個億。

這還是保守估計,沒準兒上二個億都有可能。這萬勝集團的柳西河腦子絕沒燒糊塗,他怎麼肯轉賣給我們。

這其中又沒附加任何的條件,彼為令人費解啊……」想不到車軍第一個就跳出來講話了,葉凡曉得,這傢伙沒安什麼好心。根本就想引起大家注意,爾後把事繞到柳西河身上再打開口子搗騰出一些事來沒事扯事了。

「嗯,是有些怪異。不過,這個跟咱們也沒什麼關係。這筆買賣咱們絕對划算。」遲浩強說道。

「划算,我是怕今後咱們會麻煩的。」車軍冷冷哼道,顯然對老遲的講話不苟同。

「麻煩,有啥麻煩的。人家柳西河頭腦發昏想做善事罷了。人家有錢,不像咱們拿點小工資當然覺得幾千萬這數目驚為。但在人家柳董眼中就幾千塊錢的小事罷了。這善人也是做人,做名氣嘛!你看當今那些億萬富翁,哪年不拿上幾千萬甚至幾億的去做善事。人就那麼回事,善有善報嘛!」遲浩強也是不客氣的回擊了過去。

「善人,我看未必。以前他是死也不給水給紅谷寨,現在一下了就變成大善人啦?

人的思想如此好轉變的話咱們這些搞思想工作的那也痛快得多了。我是懷疑這其中肯定有問題。

如果咱們現不能想到,到時就怕出問題時想到就太晚了。」車軍講到這裡發現大家都在聽著,這貨略顯得意,摸了一把沒毛下巴,清了清嗓門又說「同位想想,前次不是發生了谷溪壩子閘門斷開的大事故。

這好端端的閘門聽說才換了幾年又壞了。要是遇上大雨閘門一下子全崩盤了那豈不是要造成大亂子。下游可是有著幾十萬的老百姓啊!

我在想,紅谷電站是不是有重大的質量問題,現在的紅谷電站已經成了一個爛攤子。柳西河自己都整不下去了,不得不轉手了。

咱們接手過來的話根本就是在為柳西河『貼爛』。到時搞得不三不四的怎麼辦?那可也是七千萬,不是七十塊錢。」

「這只是意測罷了,閘門被水壓一直壓著突然崩斷也正常。紅谷電站能有什麼問題,最多就是咱們每年要往谷溪中排水而減少一些收入罷了。只要咱們能做到節約用水,合理的調度,這些損失根本上就是小事。而且,也能一把就解決掉紅谷寨幾千寨民們的用水問題了。」王龍東說道。

「你怎麼能肯定我這意測不正確,做什麼事不都是先有一些預兆的。而不是一點都不顯現,萬勝集團如此的詭異表現,事太反常你說難道沒有『妖精』出現?而且,如果不查清楚咱們冒然盤下紅谷電站的話出了問題怎麼辦?到時,這責任,哪位同志來負。」車軍今天是下定了決心要挑事兒的,所以,那是一臉嚴肅的奔著王龍東就噴話了。

「呵呵,車〖書〗記,你講的也有點道理。不過嘛,如果咱們不及時的購下電站,這紅谷寨子用水問題就無法解決掉。

那豈不是要陷葉助理於不仁不義之中?這可不行啊,我是絕對贊成馬上跟萬勝集團簽定合同拿回電站。

咱們都是葉助理的手下,為領導辦事是應該的。」畢雲理這一招還真不是一點的『陰」馬上就把車軍推到了葉凡的對立面上。

而且,購下電站是因為葉凡答應還水於民的事。如果因為其中出了質量問題的話那葉凡豈不成了千古罪人。

「那是兩碼子事,我懷疑這其中有問題,咱們完全可以先叫專家來評測一下。

如果專家通過儀器以及什麼特殊手段推測完覺得電站沒什麼質量問題的話咱們還是可以大量的盤下來嘛。

為領導分憂那是應該的,不過,質量問題可是不能忽視了。更何況,這不是在買一件小商品,而是一個電站。

一旦有質量問題將對下游幾十萬的老百姓造成重大的損失,咱們在這件事上一定要謹慎處理才是。

不能因為什麼而忽視什麼?不然,到時出了問題後悔就太完了。而且,本著對黨和國家以及對人民負責的態度,咱們現在是在開市委常委會議,本身就是一件很嚴肅的事。」車軍當然曉得畢雲理的心機,但是,車軍自個兒認為也沒必要服輸。

看起來好像還是中了畢雲理的圈套似的。不過,車軍講話也委婉了一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