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二千五百三十二章這小子太霸氣

第二千五百三十二章這小子太霸氣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他們倆個隱忍許久早就有些按捺不住了,不過,以前沒有人給他們倆個機會。

現在葉凡的到來使得他們看到了希望。不過,兩個人要區別對待。林強是行署專員,作為地委二把手行署一把手,他當然想抗爭一番。不過,二年下來他都沒討到什麼好。不光是在地委委員會裡他只是一個孤家寡人,就是他的地盤行署來講還得看你張專員的臉色吧,呵呵呵……」

講到這裡蔡亮笑了笑喝了口茶接著講道,「還有,沒的有哪位同志願意一直當個擺設的。

而周昌中就不一樣了。他是土生土長的風州人,老傢伙年歲也大了,估計想在退居二線前嘎嘣一下,他是真想為風州幹些事。

不過,這老傢伙思想上有問題,我蔡亮就不想為風州幹事了嗎?只不過幹事的風格不同罷了。

咱們可以好好勾通一下嘛,我蔡亮並不是蠻不講理是不是?居然想附上葉凡搞幺蛾子。

老傢伙,你不是講歲數大了沒有希望了嗎?那就好,咱就讓你早點退吧。退退更健康,早點回家抱孫子去吧。」

講到這裡,蔡亮又陰陰的笑了。

「葉凡點名叫他晚上作陪客了。」張杳講這話時神情有些複雜,其實,其中還夾雜有點妒忌味兒滴。

其實,當然有些酸味兒了。畢竟葉凡是省長助理嘛!而且旁邊還有一個省委副秘書長萬達成。

此人才是省委羅書記的親信。能接近萬達成就等於在向羅書記的圈子靠近。這種好事兒傻瓜也想分上一杯羹的。

「他以為咱們風州的幹部全是吃乾飯是不是?花家哪么好拿下的話老子早拿下了。那老古董根本就是一塊思想上還活在清朝時期的破頑石。沒開化。這人的腦子可是定格了的,一旦形成某種思想,你想開發出來,難度比拿下一個國家還難。」蔡亮淡淡哼道。

「蔡書記,對於葉凡的引資,咱們到底想以什麼態度對待,你給個指示。」張杳說道。

「他想為風州引資我們不反對,不過。不能在風州折騰。」蔡亮說道。

「我明白了。」張杳點了點頭。

「我看他就是想折騰出什麼來?」蔡歸搖講到這裡看了蔡亮一眼,有些擔憂,說道,「我不明白省里叫他下來幹什麼?齊振濤肯定希望他能折騰出什麼來,而羅書記的意思就有些耐人尋味了。」

「耐人尋味,講得好。不然,也不會把萬達成叫來了。」蔡亮臉色一下子又陰沉了起來。

「咱們就要讓他們來得了爬回去才行。」蔡歸搖咬了咬煙蒂頭。捏了捏拳頭。

晚飯蔡亮宴請了葉凡跟邁達成一行人,雙方在酒桌上光聊閑話。看上去是其樂融融。

晚飯過後休息了一陣子。葉凡在萬達成跟周昌中等人賠同下直奔花家而去。

「葉助理,花家就住在月湖。」在車上,周昌林說道。

「月湖,聽這名就曉得是個不錯的地方吧?」葉凡笑道。

「的確是個不錯的地方,如果拋開花家作坊的老舊之外的話,花家住的地方很美。

並且,正是因為花東成有著一成不變的思想。所以,從清末到現在。花家住的地方基本上沒有改變過。

還保留著清朝時民居風範。當然,除非萬不得已。花東成是不允許家裡人隨便動花家的老房子的。」周昌中笑道。

「聽說花家的地盤很大是不是?」萬達成插嘴問道。

「嗯,方圓足有四五里之地。中央就是美麗的月湖,因為湖的形狀呈月亮形,所以稱之為月湖。

其實,以花家為中心已經聚集了幾千人形成一個小鎮一樣的格局。其中百分之九十都姓花,而不姓花的以前都是給花家打雜工的工人。這些花姓人家多多少少都有些親戚,如果追溯到幾百年前,估計都是同一個祖宗出來的。

後來後輩們開枝散葉,家族也是越來越大。加上到外邊發展的花姓後代子孫的話花家的人不下二萬。」周昌中說道。

「那花家在你們風州城肯定相當有勢力了?」米月忍不住問道。

「那當然,以前的花家就是風州府的官老爺到任都要先來拜訪他們家。因為,花家有御賜的帝王鑒。官老爺們到了都得大禮參拜。而且,花家正是因為皮業有名,有錢,也出了一些有作官者。」周昌中笑道。

「現在的花家人中有沒在體制內,級別較高的幹部?」葉凡隨口問道。

「有,此人叫花滿良。他是花東成的大兒子,今年還不到40歲,估計就38左右。他是農業部農村水利司的副司長。至於說廳級以下的處級級別的幹部也有幾個,不過,這些份量都不怎麼樣,我也不怎麼清楚了。」周昌中說道。

「那不正好了,天風渠不正也屬於農業水利設施範疇,近水樓台先得月。花滿良作為一個土生土長的風州人,他出一把子力氣弄上些錢應該沒問題了。不曉得他給了多少?」葉凡笑道。

「一個子兒都沒給。」周昌中哼聲道。

「那也太過份了,難道離開家就忘了家鄉?」米月插嘴說道。

「倒不是這個原因。」周昌中微微搖了搖頭,看了米月一眼,說,「最近他沒空,倒不是不給弄。聽說部里人事司的常務副司長突然得病死了。所以,他最近一直在弄這個事。」周昌中說道。

「那也是,人事司不管在什麼部門都是要害部門,都是部門裡所有同志都盯著的部門。這人事權嘛可是大得很,就像組織部一樣。你們也夠倒霉的,居然攤上花滿良這種事。人家自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