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二千五百三十三章你來我往

第二千五百三十三章你來我往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欄杆上全都雕刻得有精美的圖案。估計是摸的人多了,時間也長了,所以,顯得很光滑。在路燈下還會反光。

估計是周昌中事先有打招呼,所以,剛走近石橋就發現橋那邊匆匆而來一群人。

其中打頭的那位長瘦臉,身穿清朝時商人的那種降紅色,帶有花紋的皮袍子。其人頜下留著長長的鬍鬚,一幅滿清北方商人的架勢。

而後面的其它人倒都穿的現代夾克或羽絨服等,葉老大一看就知道了打頭的就是花東成這老傢伙了。

「葉助理到了,花某沒遠迎,失禮失禮得很!」花東成一邊雙手抱拳上下顛動著一邊講著客套話。不過,葉凡在他臉上可是沒看到一絲歉意的神情。

「有勞花當家的了,葉某事先沒下貼子而冒昧拜訪,倒是我失禮了。」葉凡也客氣的抱拳搖了搖。覺得跟這老傢伙客套還真有些演古代電影的荒唐感覺。

雙方客套寒暄過後一群人過石橋往花家宅子而去。

「花當家,你們這月湖保護得很好嘛!」葉凡笑道。

「保護?」花東成看了葉凡一眼,好像有些不理解似的。旁邊一個年青人趕緊解釋道,「爸,葉助理是講咱們的湖水很乾凈清澈。」年輕人講完後看了看葉凡又說道,「其實,這湖水根本就不用保護。因為,花家祖宗有規定的。所以,花家後輩們都遵守著。這月湖就是花家的聖地。沒有任何一個人敢往裡扔東西和排放污水等。

連洗澡都不行,所以,一直以來,幾百年了,月湖還保持著原有的風貌。

這在現代社會是很少見的。即便是我們花家作坊有些時候下水道堵了後有有提議把水抽進月湖再排放出去。

不過,家父從沒答應過。寧願弄來長長的管子和大型號的抽水機把污水抽到很遠的地方也要守著月湖。」

「花當家的上心了,如果人人都有花當家的保護之心,哪咱們這個世界恐怕會幹凈得多了。」葉凡感嘆了一句。說著話就到了花家大宅院。

遠看不知道,近看嚇一跳。

這花家宅子的確大,外邊全是用一種顯白色略帶點花紋理的石頭砌成的。高足有六米,院牆四角還有四個小角樓,聽說是防土匪用的炮樓。

而院牆並不是單牆,而是像城牆一樣寬達一米五左右。

「花當家,你這院子可是銅牆鐵壁。」葉凡笑道。

「不敢不敢。不過,還是很堅硬的。解放前。有一次瓦山土匪頭子陳雕帶了是百人想到我們家來搶東西。最後是攻了二個小時還是放棄了。

而且,土匪被我們花家護院的打死了十幾個。葉助理,你看,這石牆上可是有許多的子彈砸出來的小坑坑。

以前這四個角樓上還裝得有小炮。院子里有水井,常年存得有半年的米糧等生活用品。

即便是被圍半年都沒事。」花東成略顯得意的摸了一把鬍鬚,笑道。

圍牆裡頭有幾井院子,環環相扣著。葉凡等人跟著進了一個大堂。廳堂很高大。中間橫樑是用巨大木頭橫架上去的,堂廳里擺著幾十把的太師椅。

花東成把葉凡讓進了客坐。而葉凡帶來的同志全都坐在下首一側。花家的族人全都坐在另一側,彼有股子談判開會的架勢。只是中央沒有會議桌罷了。

這排場還不小。葉凡在心裡冷哼了一聲。輕輕拿起茶碗,掀開碗蓋子在碗邊上輕輕的颳了一下。發出輕微的一聲哐後才湊到嘴邊喝了一口。

「花當家的,你們花家人丁興旺,生意場上又是財源廣進啊。真是值得可喜可賀了。」葉凡當然得先給這老傢伙戴戴高帽子了。

「呵呵,我們花家做生意可是有著五百多年的歷史了。哪年皇宮內不來我們花家訂製一批精緻的皮製品。

就是以前晉嶺巡撫有時為了求得幾套皮衣袍子還會專門的登門拜訪。

不過,當時有嚴格的規定。什麼樣成色的皮衣袍只能給什麼樣品級的官員穿,不敢亂來。不然,就違規了。那可是要殺頭的大事。

所以,有些人,即便是有錢我們花家也不敢給跟皇宮一樣料子的皮衣袍給他們的。

不過,即便是成色微差點的衣袍我們花家產的也是供不應求。有些杭州商人特地從那邊趕過來就是為了求得花家的皮袍子。」花東成還真不曉得客氣,略顯老氣的講道。

那都是過去的歷史了,你老傢伙還活在過去老祖宗們創造的輝煌之中,還顯擺個屁呀。葉老大在心裡腹誹了這老傢伙一句。

這貨嘴裡卻是一臉微笑著,點了點頭說道:「從古代到解放前的花家生意都紅極一時,相信到了現代,花家生意更是蒸蒸日上,百尺竿頭了。花當家,可喜可賀啊!」

葉凡自然是在挖坑逼花東成了,對於現在的生意,花東成應該有清醒的認識的。

「這個,葉助理。說句實話,我們花家的生意並不差,我們現在提供的皮料子原材料雖說比別的商家貴上一倍左右,但還是供不應求。

不過,從市場佔有份額,相對來講是減少了。現在有些皮料子廠粗製濫造,嚴重的敗壞了我們風州的皮料子信譽。

按理說政府分管皮料子市場這一塊的工作人員應該加大對這種狀況的管理。

把那些亂七八糟的皮料子廠全都給取消掉,還我們風州皮料子的真面目才對。

不然,長期下去,外邊的客商會對咱們風州的皮料子失去信心的。看到這些,我花東成很心焦啊。」想不到花成東居然講出這麼一番話來。從其人這些話中葉凡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