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二千五百三十六章峰迴路轉

第二千五百三十六章峰迴路轉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花滿良,有點道理。不過,你不是講花東成準備把班讓花向北接。花滿良雖說是老大,但他在政府官場,是不可能接花東成的班了。按理講花滿良更不應該知道帝王鑒的下落。」葉凡有些疑惑,看了周昌中一眼。

「不一定。」周昌中搖了搖頭,說道,「我研究過花東成這個人,此人雖說思想在某些方面很『老古董』,其實只能講是某些方面。

在做生意一塊他還是一把好手的。不然,這麼多年下來,花家早該關門大吉了。

不過,花東成雖說身在商場。但骨子裡一直存著一種官府至上的思想。

認為生意人比官員們要低上一等。在古代,商人的地位可是很低的,還不如秀才這些學子,就更別說官府的官員了。」

「不對啊,既然花東成有如此的思想。哪為什麼對你我講話時卻是一點客氣或恭敬味兒都沒有?」葉凡有些迷糊了。

「那是因為咱們惹他惱火了。因為,前幾次去已經讓花東成微微有怒氣了。

也許,這次咱們再去使得他著實是煩了。所以,態度才會如此的。並不是講花東成不尊敬咱們。

當然,花東成因為花家在皮料子一塊的成就,再加上他在風州商業的一些威望,有些傲氣也純屬正常。」周昌中講著,看了葉凡一眼,欲言又止。

「有什麼話你直講來。我這嘴還是很嚴著的。」葉凡說道。

「這裡頭是不是有人跟花東成講了什麼,才致使得我們去的時候人家明顯的帶有一絲敵意。」周昌中說道。

「挑拔離間?」葉凡臉陰沉了下來,點了點頭,說道,「不排除這種可能,好歹來講我也是從省里下來的,花東成居然一點面子沒給。就是他在商界摸爬打滾兒了這麼多年也不可能一點人際關係經驗都沒有吧。更何況,我們的目的是去幫助他的。他居然如此的甩臉子。矛盾一下子好像加劇了,這裡頭,是有些玄機啊!」

「所以,花東成這個人實際上是很喜歡自己的大兒子花滿良的。常常以他為榮,說他在中央部委工作什麼什麼的。

是花家的門臉兒,經常在跟人交往時會不時的漏出花滿良來。而且,花東成估計是認為。

大兒子在政府工作。以後花家的門臉兒就得靠他撐著了。只有這樣,才能讓花家的生意百世昌盛下去。」周昌中說道。

「那好。明天上午你們繼續安排人手。我去趟燕京。」葉凡說道。跟萬達成等同志交待了一些事務後連夜趕往了省城龍江市。

「走啦,怎麼這麼快?」蔡亮有些疑惑了。

「估計是怕白天丟臉,所以晚上連夜滾蛋了吧。」張杳在電話裡頭笑道。

「這不像他的性格,我不相信他會這麼快就服了的。」蔡亮有不同看法。

「也是,再怎麼說也得再折騰幾天裝裝樣子給省里的領導看看。不然,才來半天就灰溜溜走人,這個也太邪乎了。」張杳也是有些疑惑不解。

「他回同嶺是不是?」蔡亮問道。

「不是。聽說是去省城了。」張杳說道。

「搬救兵!」蔡亮冷哼了一聲。

「對了,應該是去搬救兵了。今天蔡書記您的態度他也看到了。在風州這塊地盤上他根本就吃不開的。反正打不開局面。不如去省里搬人過來再另圖它策了。這種人也太沒用了,才來半天就回去搬人。估計就是齊振濤也會煩這種軟蛋子手下的。」張杳不屑的講道。

「目前還不知道狀況。不過,也不排除這種可能。年輕人啊,呵呵,總是有些沉不住氣是不是?不過,這小子傲氣蠻足的,居然不過來拜碼頭。」蔡亮哼聲道。

「是啊,他完全可以選擇另一條路,向蔡書記屈服,取得蔡書記你的諒解。

今後也可以繼續呆在風州,你看林強剛來的時候不是也想翻水,後來折騰了一段時間後曉得沒用,自然就偃旗息鼓了。

而且,對於葉凡來講,看他面子,咱們還可以幫他想些輒子讓他把任務應付過去。

這種人啊,自以為是。以為搬個把人來就能壓住蔡書記你了嗎?真是笑話。」張杳哼聲道。

「沒事,花家的事他搞不下來了。紅拍天真就沒希望了。不過,紅拍天真不來還真是可惜了,唉……只要他肯點一下頭,我蔡亮不是個不通情達理的人。

我蔡亮難道不想把風州帶出去,難道不想風州大發展。我蔡亮是什麼人,這風州一把手,我比他葉凡更想把風州帶出去。

不然,每年開會到省里我這頭都抬不起來。我蔡亮不想風光嗎?有啥辦法,風州就這個樣子。

既沒多少礦產也沒多少資源可以利用,有的只是一些山坡草坪以及沒落的交通以及封閉的地盤以及陳舊的觀念。

可惜了可惜了。」蔡亮還真有些肉痛,而且,居然在電話裡頭發起牢騷來了,看來,蔡亮的心理壓力也相當的大。

剛好遇上有夜班飛機葉凡乾脆直飛燕京了,到燕京都半夜了。直接回到紅葉堡睡覺。

剛到堡里發現車天正雙手抱肩,像一根直立的標竿樣子立在大門旁側的銅獅子邊。

「車天,身上傷好些沒有?」葉凡問道。

「差不多了,有這麼多補藥加上我不間斷的練習,現在感覺差不多了。主公如果有事需要辦理的話直接給我講就是了。」車天抱拳來了個禮,一臉恭敬,說道。

「還真有事需要你去辦理,過幾天估計要去一趟法國。」葉凡說道,看了車天一眼,問道,「車前輩的傷情好些沒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