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二千五百四十八章門主出馬

第二千五百四十八章門主出馬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打得好!」唐城帶頭大叫了一聲,劉強等人也叫好了起來。

「三環吞月!」蓋飛揚怒了,大叫了一聲。三個長老迅速的背靠著背,三把寶劍頓時就豎起來了。

從劍上劈出一股能震人心魂的劍息之氣融合在一起往空中的四象天雷轟擊了過去。

轟隆一聲巨響。

天雷碰三環之氣,潭中之水激起了高達三十來米的水柱。三位長老被水柱騰得到了空中。而王仁磅四人卻是被水柱之氣給壓得全掉進了潭水裡。

「好!」華山派弟子們大叫了起來。

而叫好聲剛落,一道劍爆之氣又分成四道分別往水潭中的四人分擊了過去。

這就是奪命連環三絕陣的厲害之處。這三招殺招是最可怕的。環環相扣,不滅了你是會不停止的。

「用最後一招,天雷滅世。」王仁磅一看不行了,一邊閃著掙扎著比了個手勢。四人在水中四面排開。雙手一陣涌動。四把兵器全都糾纏在了一起。

從水中唰啦一聲劃破水柱騰到空中。四把兵器旋轉著,一道太陽光照射在四把兵器上。

一道乒乓球大的火球形成。瞬間,在柔極刀的放大作用下乒乓球大變成了排球大。往空中的三把寶劍融合體飛去。

瞬間就到了根前。

滋啦啦,火星冒出。

接著就是一聲震天動地的轟隆聲傳來。潭中頓時騰起足有四五米高的水柱。

水柱大如水桶。接著不斷湧出了七根水柱子。在水柱子的邊緣散炸開了一顆顆如手雷樣的水彈。

轟隆隆的爆炸聲不斷升騰而起,潭中只能見到一片巨大的水滴子。已經不見了七人的身影。

良久,潭水才落了下去。令大家大跌眼鏡的就是居然不見了七人身影。

「去哪了?」唐城嘀咕道。

「在水下。」葉凡哼道,鷹眼早透過水麵到了水下。潭水翻騰開了猶如噴泉一般的嘩啦響著。而潭面猶如煮沸的開水咕咕翻湧著不斷。

不久,七人全都浮了上來。

蓋飛揚剛衝出水面,現場的人全都差點笑起來了。因為,這老傢伙那一頭披揚的頭髮居然不見了,估計是給那詭異的火雷給剃了個光頭。在陽光下猶如一個上千瓦的大號燈泡反射著太陽光特別的顯眼。

老傢伙滿臉漲得通紅。他是徹底的怒了,拔水而出一把寶劍狠狠的扎向了王仁磅。

「慢著,這局我們認輸!」葉凡突然大叫了一聲,不過,蓋飛揚顯然不肯放過天通四人。那寶劍旋轉著還是往四人身上不要命怕扎了過去。

「哼!」車一刀突然一揚手,哧溜一聲怪異聲響起,蓋飛揚整個人連帶著寶劍都給抓到了空中。

車一刀再狠狠一甩手。蓋飛揚整個人像一個破麻布袋子一樣被甩得往上百米遠處的石壁撞了過去。

蕭歲松來不及震驚了,趕緊伸手一抓。隔空一股大力傳出去把蓋飛揚硬是扯了回來。

剩下的像邱林和古峰見蓋飛揚都吃癟了自然也不敢再有動作。只是獃獃的看著車一刀。不曉得這老傢伙到底什麼功底子。居然連蓋飛揚在他手中猶如玩具一般,太厲害了。

而華山弟子跟唐城幾人也早就瞠目結舌,一個個獃獃的看著車一刀,石岩上頓時就多出了幾十尊的活人化石。

「唉,還是輸了!」王仁磅有些喪氣,這貨耷拉著腦袋上了岸,一屁坐在了一塊石頭上連濕衣服都懶得換上了。

「不必氣餒。實力差太多。」葉凡走過去拍了拍他的肩膀,說道。

「閣下好身手!」蕭歲松看了看車一刀。淡淡哼道。

「彼此彼此罷了。」車一刀面無表情,說道。

「閣下。既然你是主帥,那行,下一場咱們試試。」這時,蕭天得看了葉凡一眼。

「請!」葉凡沒再二話,作了個請的手勢。

「哈哈哈……反客為主了,好好!」蕭天得狂笑了一聲,雙腳往地下猛力的一踮,在雙腿反震之力下一個鷹展長空伸開雙臂往空中而去。

滑行足有二十來米後往下滑落再延伸,到了潭的中央。雙腳落地後踩在水面上。鞋子只是微微往潭裡沉了二三厘米後又往上浮了上來。

嗎的,a組的情報還真是老掉牙了。這蕭天得早就突破十段位了,組裡居然說人家才九段頂階。真是要命得很,葉老大不由得在心裡發了句牢騷。

不過,葉凡也沒什麼好怵的。在鷹眼的生物雷達波探測之下覺得蕭天得的氣勢最多就是十段位第一個層次左右。葉老大自個兒第二個層次了,當然也沒什麼好怵這傢伙的。

而且,葉老大有鷹眼加『幹將』飛劍,更是勝了一籌。當然,葉老大也不敢盲目樂觀,人家蕭大少作為華山派的掌門,沒點絕活或秘術的話那豈不成了笑柄?

「呵呵呵……」葉凡也是一展雙臂,費家的虎鷹之功施展開來。躍起足有五米之高,在空中一個滑行幾十米距離瞬間就到了蕭天得的對面。落在潭面時水波絲毫不驚。

蕭天得表現得居然非常的平靜,看著葉凡,說道:「閣下年紀輕輕居然有如此身手,不錯。」

「你也差不多。」葉凡淡淡說道。

突然,蕭天得往後猛地一退滑漂到了四十米開外。葉凡卻是冷靜的盯著他,不曉得這傢伙突然滑開是想玩什麼把戲。

「想不到這個年輕人如此的不簡單,看上去不滿三十吧?」邱林看著葉凡,有些驚駭的講道。

「絕對是個天才。天得38歲破十段門檻,我們認為他已經是天才了。

想不到世間還有比他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