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二千五百五十五章因禍得福

第二千五百五十五章因禍得福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雙方頓時拳來腳往一下了就拚了上百招,密室中的箱子器具全都砸得碎屑滿天飛舞著。

「小子,咱們趕緊聯手,不然,你小子肯定沒命!」那黑影突然開口叫道,聲音好像有些沙啞。

葉凡一看,覺得也只有這種法子可行了。辜切不論這個黑影是何居心,首先就不能讓丑無端勝了。

不然,自己鐵定變成**木乃伊。所以,葉老大甩出了飛刀,不時的干擾一下丑無端。

這樣子一來,再加上丑無端先前耗去太多內氣,倒是打了個旗鼓相當。

三個小時過後,三人力氣都快耗盡了。

丑無端突然乾笑了一聲,兩股大力傳來,頓時就鎖定了葉凡跟那道黑影。

葉凡感覺丑無端的內氣好像有粘性一樣,居然把自己的內息扯得粘住了不得不被他抽走。而那黑影估計也差不多狀況,他也在拚命的反拒著丑無端抽取內氣。

「來得及時啊,老夫就快突破先天大尊者了,有你們倆個相助,今天就是老夫突破到傳說中境界的時候。」丑無端狂笑了起來。

葉凡一直在尋找著機會,一看時機到了。手腕一動,幹將終於飛了出去。

滋啦……

「你小子幹了什麼?」丑無端憤怒的大叫了一聲,因為,老傢伙在狂笑的時候手臂上著實的挨了一刀。

叭地一聲。葉老大被丑無端幹了一巴掌,整隻手臂頓時就腫脹了起來。

「小子,等下抽干你時再好好整治。」丑無端冷笑了一聲,加大了對葉凡的吸抽力度。

而那道黑影居然也在這個時突然張口噴出了一個怪怪的像乒乓球大的東東直奔丑無端而去。

「在老夫面前玩毒球,你還嫩著了。」丑無端冷笑了一聲一巴掌抓去。

隔空就用內氣把那球狀物給包圍住了根本就不讓這東東有爆炸的機會。

不過,令丑無端沒想到的是那東東根本就不會爆炸,而且,突然感覺一股巨大的冰涼傳來。一下子居然能透過內氣隔空循著,瞬間就到了丑無端的手掌上。那股冰涼一下子就鑽進了丑無端的手掌穴位經絡之中。

「什麼東西,快說!」丑無端臉色非常的難看,盯著那黑影。

「哈哈哈……」一道猖狂的笑聲傳來,那人哼道,「怎麼樣,你不是要找血滴子毒藥嗎?這才是雍正爺手下四大滴王親自配製的。合四人之力配製的正宗的中性血滴子毒藥。你不是要中性的嗎?現在讓你中性個夠。」

「老子要你命!」丑無端爆怒了,根本就不管不顧。內氣猛力一抽。想一下子就把那人抽幹了。

「你中大毒了,如果不逼毒你就得死!」那人陰笑了一聲,丑無端知道他講的是實情,只能逼出一部分內氣去逼毒。

這樣一來,在葉凡跟那人以及毒藥三者相助下,老丑的全身都濕透了。

漸漸的,丑無端感覺好像快不行了。知道那毒太厲害了。老傢伙爆怒了,看了葉凡一眼。哼道:「你小子不是要自爆嗎?好,老夫成全你!」

丑無端的話剛落地。葉凡突然感覺兩股大力傳來。知道是丑無端把自己跟那道黑影的內息都給扯在一起逼向了自己丹田。

不久,肚皮又是像大鐵鍋一樣的倒扣著了,而且,正在以肉眼能見的速度快增長著,眼見就要爆裂開了。

「啊……」丑無端突然大叫了一聲,一掌**的擊在了黑影身上。黑影被打得轟隆一聲撞碎了許多山石。

「乾死你!」丑無端好像是瘋了,撲過去抓住黑影是又咬又踢又打。而黑影也在拚命的反擊著,就這樣,兩人居然滾打成了一團。兩個大高手居然在玩近身肉搏那玩意兒。

痛啊……葉老大慘叫著,眼前一黑,暈了過去。

也不知過了多久終於醒了過來,睜開有些迷糊的雙眼。發現地下是一片狼籍。

基本上原先能看到的東東就沒有整件好的了,全成了碎指頭大的小屑渣。

就連洞壁好像都半塌了,亂七八糟的。

葉凡掙扎著爬了爬,發現一堆山石之上正趴著那個黑影,而丑無端卻是在他的對面,不過,好像死了,兩人都一動不動的。而且,兩人的衣服都給打鬥扯得像破布條一樣。

丑無端整個屁股跟大半個胸脯都露在外邊。而那人也差不,腿跟手的袖子等都沒了,鮮血染紅了整個人。

老丑也差不多,全身血乎乎的一片都是。跟衣服粘在一起,洞中瀰漫著一股子令人噁心的血腥味兒。

不過,葉凡用鷹眼探測了一下,發現兩人居然還都有微弱的氣息存在。

嚇得這貨趕緊拚命的掙扎著往外一翻滾,就這樣連連的翻滾著想直接就滾到洞外去。

「年……年輕人……」黑影突然叫了一聲,嚇得葉凡一下子停住了身子的翻滾。

「前輩想說什麼?」葉凡問道。

「你過來吧……」那人說道。

不過,見葉凡沒動靜,那人又講道:「人之將死其言也善。我有好東西留給你。」

「呵呵,多謝前輩厚愛,好東西後輩不敢有這想法。」葉凡輕聲的笑了笑。

「我知道你不會信我,不過,我只拜託你一件事。」那人講道。

「前輩請說。」葉凡說道。

「先前你們在破廟外是不是有兩個黑影在攻擊你們?」黑影講道。

「沒錯,不過,好像那兩個人都給丑無端給打死了。」葉凡趕緊一耙子把這事先擱到丑無端身上了。

「唉,他們命該如此。不過,還有一個沒死,他是我小兒子。不過,全身都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