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二千六百章南雲家的實力

第二千六百章南雲家的實力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葉哥,你不了解菲菲。好雖說有時有些刁蠻,有時還有些蠻不講理,但大部分時間她很純真。

而且,脾氣很執拗。如果真發生了那種事,估計她會瘋了或什麼。絕不可能還樂滋滋的跟南雲家那小子結婚的。

因為,我王龍東相信自己的眼絕對不瞎。如果說真發生了那種事而她還結婚,那證明我王龍東眼瞎了。

這輩子,我王龍東就當一個永遠的『王老王』。絕不再談建立家庭這事了。」想不到王龍東居然如此的痴情,葉凡還有什麼話說,伸手輕輕的拍了拍王龍東肩膀,轉爾冷冷哼道,「如果賈家聯手南雲家真干出這餿事來,我葉凡會讓他們付出慘重的代價的。不管用什麼手段,欺負我兄弟者必讓他們圬之。」

「謝謝你葉哥,這輩子我王龍東都是你的跟班。」王龍東有些動情了,眼圈好像有點霧狀了。

「不是跟班是兄弟!」葉凡哼道,幾人進了賓館。

這時,包毅跟王朝匆匆從外邊進來了。

「打聽清楚沒有?」葉凡問道。

「打聽清楚了,今天晚上五點半在『皇清園』舉辦盛大的婚禮。

這皇清園也是賈家在金陵市開的大酒店。在金陵相當的有名氣。聽說還是仿照『大觀園』的一部分建起來的。

聽說賈府跟曹老筆下那個《紅樓夢》中的賈府還有些遠親。這個賈府並不簡單,經商一塊擁有著幾百年的歷史了。

在金陵這地兒賈府的名聲那是如雷貫耳。」包毅說道。

「南雲家呢?」葉凡哼道。

「這個家族倒是不顯山不露水的,金陵人也沒多少人知道他們。不過,這個家庭就是因為出了一正三副四個部級幹部而出名。

正部級高官叫南雲定周。應該是正省級的,在某省任省長。南雲松江跟南雲居浩是副部級大員。

而南雲天河是我軍某少將副司令員。就這四個人在南雲家是最顯赫的。

南雲定周當之無愧的成為了南雲家如今的掌舵人。今天結婚的南雲告宏還得叫南雲定周一聲叔爺。

而南雲笑笑就是今天結婚的傢伙的親爺爺。大兒子叫南雲剛。也就是南雲告宏的老爹。」王朝具細的講道。

「這個南雲笑笑莫非是武林中人?」葉凡問道。

「沒聽說過,南雲家我們都沒備底子。好像不是武林人士。」王朝也有些疑惑,講道。

「這倒是奇怪了,難道是他們請的高手對龍東下了陰手?」葉凡有些不明白了。

「估計是。對賈家來講,砸錢請到高手來我看也不是沒可能的。而且,賈勇就有著五段身手。

像賈府這種擁有幾百年經商歷史的大商人。以前花錢請高手護院也純屬正常。

因此,他們估計一直跟武林人士有著聯繫的。比如賈勇的師傅是誰?

此人絕對有著**段身手。完全可以對龍東進行暗算了。」王朝講道。

「下陰手的那人不止八段,至少10段頂階。」葉凡搖了搖頭。

「10段頂階?」就是王仁磅都有些吃驚了,因為這種高手還是很難找到的。

「嗯!」葉凡肯定的說道。

稍事休息,大家換上一身的行頭一行人直奔皇清園而去。這個。既然是去皇清園找事干,自然大家都得穿著光鮮一些。也是為王龍東掙面子去。

皇清園外邊的停車坪上今天可是熱鬧非凡。停滿了世界知名名車。

什麼勞斯萊斯。賓利、寶馬跟賓士在這裡都變成普通車子了。至於葉凡等人坐的奧迪,更是那介旮旯角落都擠著的都是。

外邊早已張燈結綵,那一個個巨大的紅燈籠直徑足有二米寬大。隨風搖動著,還在那迷幻的彩燈早將皇清園襯托得華貴無比富麗堂皇。

來的賓客基本上都是金陵市的名流美眷紳士大家之流。

搞得很有華夏特色的皇清園大門聽說是按照大觀園的門臉兒複製的。

而且顯得更大更氣派得多。大門前的側旁一字排開了幾輛警車,十幾個警察同志站在兩邊側邊不遠處估計是來當保安的。

門口一字兒排開有兩排人馬,一個個戴著墨鏡一身標緻的利郎。

而且,選取的人全是1.90米左右。全是空哥們的標準身材兒。而那些身披彩裝旗袍的漂亮姑娘們也是喜笑顏開的站在大門兩側迎賓。個個比空姐們還要靚得多。

「有錢啊,連保鏢穿的都是世界名牌。這一身。估計沒有幾萬塊是拿不下來的。」王仁磅同志乾笑了一聲伸手指頭指指點點的。

「就差臉上沒寫著『老子不差錢』五個字兒了。」王龍東略帶點酸味兒冷哼了一聲。

「那老頭是誰?」藍存鈞指著一個頜下有幾根鬍子,一身古代商界名流打扮的老傢伙問道。

「南雲剛嘛。金陵南雲家掌舵的頭兒。也是南雲家主脈一支,老傢伙也是今天要結婚的南雲告宏的父親。看到沒,老傢伙精神頭十足。神彩飛揚,雙手抱拳樂呵呵的一幅古代大家架勢。旁邊站著的那個一臉蕩漾的傢伙就是今天的新郎官南雲告宏小子了。」王朝淡淡哼道。

「怎麼沒見新娘子賈菲菲出來一起迎客?」費一度是哪壺不開提哪壺。這傢伙知道王龍東心裡不痛快,居然還是提出來了。一般來說有刺jī龍東同志的意思。

「估計是被關押在房間,等下拜堂時才會出來。」葉凡說道。

「嗎的,都什麼時代了居然還興強婚這一出?」王仁磅罵了一句。車天卻是像個啞巴一樣一聲不吭的。

「龍東,把請柬拿出來,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