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二千六百零三章痰也能傷人

第二千六百零三章痰也能傷人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爺爺,我就是咽不下這口氣。以前這小子沒有出現時我跟菲菲多好。

我們倆從小就認識的,打小我們就情投意合。這小子就是要橫插一扛子,是他騙了菲菲。

他能給菲菲什麼,一個政府的小幹部,工資一個月不到二千塊,能養活菲菲嗎?

菲菲過的是什麼生活,她是一時糊塗了,我要給她幸福。絕不能讓她被這小子迷惑住而後悔一輩子。」南雲告宏指著王龍東兇巴巴的大叫道。

又是叭地一聲,南雲告宏也給南雲笑笑煽了一耳刮子。葉凡清楚的看見南雲告宏掉了兩顆牙齒飛砸進了土裡。

葉老大不由得心裡有些扒涼。南雲笑笑家法嚴厲,估計後面的事自己難解決了。

這種人,治家過後肯定就會嚴懲對方的。既然能對自己人下狠手,難道還會善待敵人。

「以後記住,南雲家頂天立地在這金陵都一千多年了。什麼樣的女人沒見過,什麼樣的女人不想進南雲家的大門。

那只能講她們眼瞎了。我們南雲家要的是光明正大的娶媳婦,今天算是給你們一個小懲。

下次給我記住了,南雲家的家風不是寫在書里的,而是要記在腦子裡。」南雲笑笑站起來嚴厲的訓叱了一番過後突然雙手一展。

葉凡感覺一股大力傳來,身子居然不聽使喚的朝著南雲笑笑飛去。

這貨趕緊死命的想穩定住身子。不過,身子還是在動,只是慢了一些罷了。

而車天一看趕緊扇著他的『歡喜佛蝶跳』騰到空中,雙手往南雲笑笑直劈了過去。隔空兩股凌厲的內氣如風刀一般的劈向了南雲笑笑。

「今天,我南雲笑笑要讓你們看看。皇清園好進是不好出的,凡是跟我們南雲家作對的,下場那就是殘廢。

年輕人,我不會要你們命的。不過。今後,你們將一輩子在床上渡過。

這就是找我們南雲家麻煩者下場。南雲家在菲菲的事上作得不對,但是,也輪不到你們這群小年輕來指責。

來吧,今天拿出你們全部的力氣來。不然的話,你們就得躺著回去了。」南雲笑笑那臉如寒冰一般,此一刻好像突然間變成了一個冷酷的魔神。

只見他話一完。一隻手往空中一拳破天而去。

啪……

一聲脆響,車天連人帶翅膀被南雲笑笑一拳給捅得直往天上飛去。

那當然不是車天自願飛的。而是倒退著飛的。直到飛到了五六十米高度時下邊又是一股大力扯來。車天像發重磅炸彈直往土裡砸將了下來。

葉凡急得不行了,拚力想撲過去接住車天。不過,南雲笑笑只用了他的另一隻手愣是把葉凡給扯得難進分毫。

「拚啦!」葉老大大吼一聲,十幾把飛刀甩了出去。

「這個不夠看年輕人!」南雲笑笑淡淡的笑了笑手掌一轉,十幾把飛刀全到了他手中。

老傢伙還故意的看了看手掌一捏。再展開時葉老大那堅硬可堪比最硬的合金剛的柳葉飛刀早變成了一堆細粉末。

因為這柳葉飛刀是一種特製的骨頭製作的,所以,南雲笑笑張口一吹。那骨粉飛走了。

一道鈴鐺沙啦一響,一條細繩直衝車天而去。一下子就套中了車天的假翅膀。自然是雪丫出手了。

「你是雪家人吧。」南雲笑笑淡淡的看了雪丫一眼,不過。手卻是沒停。

一道柔和之力傳了過去,一扯之下雪丫跟車天同時被扯到了空中往遠處砸去。

王仁磅跟藍存鈞以及天通幾人想撲過去救人,不過,顯然南雲剛不會讓他們如願的,出手給阻住了。

「雪姨!」雪紅一看,趕緊撲過去想撈人。

「哼,三人一堆更好!」南雲笑笑臉一板一卷之下,空中頓時颳起一陣狂風,如龍捲一般卷著雪紅往樹上砸去。

「你敢傷我家小姐的話雪家要滅了你們金陵南雲家。」眼見雪紅就要撞樹上了,空中正跟車天糾結在一起無法施救的雪丫一看,拚命的掙扎著大叫出聲了。

「雪家,又怎麼滴,老夫南雲笑笑隨時候教雪青紅。」南雲笑笑根本就不賣面子,連雪紅的媽媽雪青紅的名字都叫出來了。看來,南雲家消息一點不閉塞。而是對國術界的動態是很清楚的。

滋啦一聲,雪紅給南雲笑卷帶著擦著樹丫掛在了樹上。而人好像也受了重傷生死不明樣子。

「老匹夫,我跟你拚啦!」空中的雪丫突然詭異的一動,一顆紅色圓珠子砸向了南雲笑笑。

「雪紅,哥來了!」葉凡一股悲愴湧上心頭,覺得很對不起兄弟姐妹們。

這貨雙手一陣子亂舞,幾十把飛刀砸了出去。不過,還是沒用。就連藏在飛刀中的幹將也給一種無形的氣場給擋住了根本就近不了南雲笑笑的身側。

在隔著他一米距離就停在了空中,任葉凡拚出全身內息都無法前進絲毫。這個,當然是因為內息差太遠倒致的。這就是實力,真正的硬體實力。硬體不行軟體再強也不行。

「這小刀還不錯,控劍之術,好!正好可以給剛兒用用。」南雲笑笑冷酷的一笑,手一搓葉凡的幹將就到了他手中。

他順勢的在幹將上一擦巴,葉凡頓時有種心被人糾住的感覺。自然是心愛之物給人破壞了。其實,像此劍用了如此的長久。自然跟葉凡有了一絲感覺罷了。

滋啦……

就在這時候,一道布帛破裂開的聲音傳來。

「好小子,還留有一手。」南雲笑笑頓時臉色相當的難看,因為,他身上的袍子居然被葉凡的落寶金錢給劃裂開了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