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二千六百一十章好翹皮的娘們

第二千六百一十章好翹皮的娘們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3更到!

不過,孔端人家都講到這個份頭上了。作為同嶺市一把手當然也不可能見死不救了。再說嘛,都是為了同嶺人民,又不是干私活。

葉凡沉吟了一陣子才說道:「你剛才講有聽到一些小道消息,先講來聽聽。咱們倆個再合計一下看看能不能拿出個行之有效的辦法來?」

「是這樣的,聽說宋登雲董事長的父親宋茂林先生一年前就得了不治之症。」孔端說道。

「既然稱之為不治之症,更何況以著宋家的財富來講什麼樣的好醫生請不來。還沒辦法,這不症之治看來是真的不治之症了。不過,孔市長可以講講這不治之症到底有什麼不治,就當是聽一個故事了。」葉凡說道。

「聽說嘴巴一直合不起來,按理講下頜骨開了後有經驗的醫生一拍就能接上了。

就是一拍接不上如果裝了骨架後也能慢慢治好。不過,奇怪的就是他的嘴合上後就會掉下來。

這嘴巴一直合不上來那是口水直流又不能言語,還真是糟罪了。

宋家當然請了不少的名醫來,外國也去過,就是沒輒。看著父親這般的難受,宋登雲開出了五千萬的懸賞。

不過,一年下來了也沒人拿走這五千萬。」孔端講道。

「你的意思如果咱們能找到醫生治好他的病咱們的事就有希望了?」葉凡問道。

「八成有戲,只不過這醫生太難找了。我也動過這方面的腦子,而畢市長跟遲書記都想過辦法。只不過你能請到的醫生人家早請到了。這世道有錢啥辦不成事來是不是?」孔端眉頭皺得緊緊的。

「那還有什麼輒子,以著宋家的財勢,那是當然什麼樣的名醫都能請到了。」葉凡有些不理解孔端講這話什麼意思。

「也不一定,聽說最有權威的就是中海衛生保健局。這些里所有的醫護人員均經過嚴格挑選,被認為是『思想上靠得住的』的同志。

這些人專門負責黨政軍領導人的醫療保健工作,並成立專門醫院——華夏人民軍總醫院?」孔端一臉興趣的講道。

葉凡心裡是嗤之以鼻,心說軍總醫院老子進去當進廁所般容易。

不過,葉老大不會講這些的。臉上卻是有些難色的講道:「講這些還有什麼用,估計就是以著宋家的能力也不好請動這些醫界的權威吧?」

「那當然,聽說宋登雲使出了渾身懈術也沒能請到其中一位來。看來。錢在某些時候也成了雞肋了。有錢也並不是萬萬都能的是。」孔端哼著居然略還帶著些許興哉樂禍神情。

「哪咱們不是也沒輒了,這事,還真是相當的棘手。不過……」葉凡講著看了孔端一眼轉爾又陷入了沉思。這貨自然是在吊孔端的胃口了。

「葉助理是不是有門道?」孔端盯著葉凡,似乎覺得這事應該不可能吧。

「可以試試。不過,就不曉得有沒作用罷了。」葉凡淡淡講著,孔端的表情自然是盡收眼底了。

「哎喲,看來,我還真是撞對頭了。不曉得葉助理跟哪位專家熟悉。如果真能成的話我們也好先準備一下。可以跟宋家接洽一下看看他們的態度。我想。在這個節骨眼上倒是個好機會。」孔端眼中閃過一絲興奮。

「行,孔市長可以先跟宋家接洽一下,看看他們需要什麼樣的專家。」葉凡講得輕描淡定的樣子,倒是令得孔端覺得這傢伙是不是有吹牛擱不下臉子的嫌疑,心說老子就先跟宋家打聲招呼,到時弄不來人你丫的就先丟面子吧,於是。孔端講道,「那我先跟宋家通口氣了。」

「嗯。」葉凡再次點了點頭。孔端是帶著疑惑走的。

下午快下班的時候孔端又來了。不過,他身側還有好幾個,葉凡是一個都不認識。

不過,其中一個女子身穿著華貴的裘皮大衣,臉蛋兒只能勉強算得上是上成之選。

不過,葉老大有點感覺到了。這女子的氣質相當的逼人。而且,逼人中又略帶著一種令人難以說出明狀的怪異的溫媚兒。

「葉助理。這位就是神路集團老總宋香君女士。」孔端一臉熱情的介紹道。

「你好葉助理。」宋香君倒是先伸出一隻手來跟葉凡握了握。不過,表情並不是十分的熱情。給葉凡的感覺這女人好像是公事公辦好像她才是領導來接見下屬同志一般。

「宋總。咱們進去喝杯茶。」雙方都寒暄過後葉凡伸手側了側笑著,不過,擺出的也是一幅公事公辦的邀請道。自然,你不鳥咱咱也不鳥你了。葉老大從來都是有傲氣的。

「葉助理,宋總的意思是不是去天涯樓坐坐。現在也到飯點了,一邊坐著喝點小酒填飽肚子後一邊聊天也相當不錯是不是?這叫工作生活兩不誤嘛。」孔端笑著又說道。

「那行,就到天涯樓吧。這事,孔市長,你安排一下。」葉凡看了看錶,說道。

「我們早安排好了。」宋香君講道,貌似有點霸道了,葉老大心裡很不爽。你安排好那是應該的,但你要以邀請的口吻而不是以命令的口吻。好像老子一定要來蹭你的飯局才是的架勢,那豈不成了老子要來舔你的冷屁股。

「你們是客,我們算是地主吧。這事,應該由我們安排才對是不是。有客自遠方來不亦樂乎嘛。」葉凡淡淡的笑著,轉爾沖孔端說道,「這樣吧孔市長,我看同嶺酒樓就不錯,就定哪裡了。」

「這個……」孔端一愣不曉得怎麼樣講了,隱晦的感覺到了葉老大心裡不痛快。

但這宋大財神爺好不容易才請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