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二千六百一十九章亞東麗珠島

第二千六百一十九章亞東麗珠島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島山上到處生長著茂密的熱帶森林及其它的木本作物,如咖啡,葡萄種植則廣泛地分布在整個亞東麗珠島上。

因為紅拍天真集團不但是皮製品大鱷,而且也是葡萄酒大家。所以,在亞東麗珠島上除了樹林之外就是葡萄最多了。

葉凡一行人下了車後坐的是豪華遊艇,居然叫『朱娜號』。看來,朱家特別的疼愛這個女兒了。

「朱娜,這島遠望去並不小嘛。」藍存鈞擱下永遠鏡後問道,這貨最近跟朱娜的關係又進了一層。

貌似朱娜面上還是很冷,不過,葉老大覺得這只是朱娜帶著的假面具罷了。

私底下葉老大還問過小藍同志是否有梅開二度,不過,藍存鈞卻是有些鬱悶的說是除了那次在三毒教因為中情毒之後來了霸王硬上弓之後就再也沒能有機會把朱娜弄上床了。

而且,朱娜雖說對小藍同志的態度緩和了一些。不過,貌似也沒啥進展。

後來為了聯繫朱娜小藍同志也見過她幾次。聽說每次都是不冷不熱的。

「跟日本這樣的大島相比我們朱家的亞東麗珠島當然小了,但是,作為我們朱家私人財產的亞東麗珠島卻是不小。方圓足有接近四十來千米範圍。

而且。島上人口近年來發展迅猛。聽家父講是今年人口已經達到了8萬。跟你們華夏國一個大鎮也差不了多少了。可是我們面積廣大。

葉先生,你看,咱們的島猶如鑲嵌在蔚藍大海上的一顆綠色寶珠。

天空是多麼的藍,島是多少的碧。這裡已經成了遊客們神往的旅遊之島。只不過家父不同意開發旅遊一塊。

說此島是我們朱家的祖宗發跡之地。要永遠保持著祖宗的風格。島上每一座房子的建設都要經過家族委員會的批准才能建。

不然的話島上早就人滿為患者了。如果葉先生願意過來長住的話相信家父會熱誠歡迎,還可以免費奉送一座具有著中世紀法眾國風格的莊園。

可以把莊園範圍五六里之地的地盤都劃歸葉先生作為私人專屬領地。」朱娜轉爾跟葉凡聊起天來,貌似不理小藍同志,這貨有些鬱悶的咂巴了一下嘴巴哼道,「島再大有屁的用。咱們大哥才不稀罕這裡呢?

咱們家大哥有錢,不差你一處房產。而且,這裡地處如此的偏僻,估計連鳥都不願意來拉屎。

哪個人還喜歡住在這樣的原始島嶼上,對現代人來講就是沒勁!倒是適合野人住的地方。」

藍存鈞講話還真是絕,把人家這美麗的島都講成野人的地盤了。

「原始,什麼叫原始。這叫保護生態環境懂嗎藍存鈞先生。咱們這島上可是一點污染都沒有,你小藍想來我們朱家還不歡迎你這種披著現代文明外衣的狼。」朱娜那嘴可不是蓋的。差點把藍存鈞同志批判成了北方的色狼。

「我啥時成狼了。我藍存鈞可是一個最文明的現代人。咱們華夏有著五千年文明歷史,是禮儀之邦。我藍存鈞用為華夏人民的一員,我很驕傲的。」藍存鈞可是不服氣了。

「華夏是禮儀之邦我承認,不過,不包括你。你嘛,是另類一個罷了。」朱娜冷冷哼聲道。

「我哪點不禮儀了?」小藍同志可是有些惱了,當作這麼多人面被你朱娜一再貶謫。再貶下去那就成原始野人了。

「你還好意思講,你想想你都幹了什麼。這是一個現代文明人會幹的事嗎?我看你比狼還要狼得多。」朱娜憤憤然。

「你……不早跟你講過了嗎。都陳年舊事了。再說那個時候我是身不由已。」藍存鈞被揭了傷疤,這貨惱怒的講著。看了葉一眼,說道,「生態再好我們也不稀罕,你說是不是大哥?」

藍存鈞轉爾想搬出葉老大來找塊遮羞布來。

「嘿嘿,那可說不定了。沒準兒到島上一逛盪,我還真喜歡上這裡了。」葉老大可是不賣小藍同志面子,干起落井砸石的騷包事來了。

「對頭,這裡環境優美,又有著美麗善良的法眾國金髮姑娘,我王仁磅都捨不得回去了。好地方呀,朱姑娘,能不能也送我一個莊園?算啦,莊園我不敢想,給一座小房子有空時能來渡渡假就是了。」王仁磅跟著來湊熱鬧了。

「你們願意來我都送小房子,只不過,這艘船上就他不行。我們不歡迎野蠻人。」朱娜一句話下來徹底激怒了小藍同志,這貨吼道,「掉頭,我要回去。這鳥不拉屎的地方有啥好來的。」

「我可是沒邀請你。」朱娜也是**的頂了過去。

「嘿嘿嘿……」王仁磅在一旁乾笑還眨巴眼睛。車天是一聲不吭。

「你眨個毛球的破眼睛。」藍存鈞逮誰哼誰了。

「眨巴下眼睛也犯的哪門子的法律,小藍同志,你給老子講清楚。不然的話,咱們就在這海上玩幾手助助興。」王仁磅還捏了捏拳頭一臉的得瑟著還看了看遊艇上朱家派來迎接貴賓的幾個漂亮得能讓男人打雞血的法國姑娘們。

朱家算過人馬,人手一個。個個都是千挑萬選出來的。個頭高挑,鼻子高翹,有著典型的法國風情的姑娘。

「玩就玩!」藍存鈞火了,往海上一跳,在法眾國姑娘們的尖叫聲中這貨踩著水就跑了起來。

小藍同志還不能做到內息外放多少,不過,這貨踩水功底子好。那海水也僅僅沒到他小膝蓋上。

「這個也拿來顯擺!」王仁磅不屑的哼了一聲也是跳了下去,不過,這貨那水僅僅沒濕了鞋子。兩人以鞋子當滑板在海上跑滑了起來。

「呵呵呵,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