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二千六百二十二章你個無恥之徒

第二千六百二十二章你個無恥之徒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朱娜氣得滿臉通紅,當然感覺到了藍存鈞那猥瑣的狼爪子絕對在自己的『山峰』上來了那麼一把。

於是,朱大小姐伸手一巴掌就甩了過去。不過,手腕卻是被小藍同志給抓住了。

這貨舔不知恥而皮笑肉不笑的說道:「怎麼,要恩將仇報?」

「你……無恥……」朱娜氣紅了臉指著藍存鈞罵道。」

「為了救你,無恥一下也正常。朱大小姐,你說,救人要不要碰著你。

只是碰你一下就是無恥的話哪我剛才就不該救你,那樣子我藍存鈞就是一個高尚的人,一個英俊的騎士。

不過嘛,那樣子一來你這高貴的朱大小姐可就沒了小命了。再說,咱們早就哪啥過了,啥地方沒過,你還擔心啥的。實話告訴你,這就是葉老大傳給我的無恥之道曉得不?你還沒到這境界,境界懂嗎朱大小姐。」藍存鈞居然一臉莊重的談著無恥之道。

葉老大還真是無語了,狠狠的瞪了這貨一眼差點被噎住了。哼道:「我啥時跟你研討過無恥之道?」」

「這個,不是,前不久,你不是也對某高貴的女子講過要為人民而無恥嗎?咱們是殊途同歸,你是為人民我是為救人嘛。彼此彼此都差不多是不是老大。」藍存鈞乾笑了一聲,葉老大徹底被這二貨給雷倒了。

「葉先生是個高尚的人,哪會像你這種人,根本就是一個披著文明外衣的人渣。」朱娜譏諷道。

「你了解葉老大嗎?你懂什麼。某些人人渣起來比俺要渣得多,厲害得多。如果你能有幸的領教到,哪恭喜你中彩了。」藍存鈞今天存著要氣死朱娜的心思了。

空中竹葉散盡之後,葉凡發現天車跟亞叔兩人居然抱成一團像一對情侶一般從空中滾落到了竹林中。

一陣子噼里啪啦的刺耳聲傳來,兩人像是兩個潑婦打架一般在竹林子里撞著亂踢亂打著。兩人倒沒多少事兒。只不過衣服全給扯破了。

亞叔那高貴的騎士服也成了破抹布片片。而小藍同志來時定製的高檔西服也可以拿來作掃把用了。

不過,遭殃的卻是那片竹林。倆人撞打到什麼地方就能撞斷一片過去。

「好了,算平手怎麼樣?」葉凡突然中氣十足的喊道。

「不行。進行到底!」想不到亞叔大喊著不肯歇手。

「給老子停手!」葉老大火大了,費家的虎鷹之功施展開來瞬間到了兩人根前。啪啪幾巴掌下去,嘭地一聲。倆人被葉老大硬是扯開了。

亞叔被葉老大幹了幾巴掌老傢伙如夢初醒般站了起來。看著滿地狼籍的竹林,亞叔心痛的大喊道:「我的竹林!」

「唉,也差不多了亞叔。你們倆個都差不多,再折騰下去估計這片竹林能給全毀了。到時你可是要心疼著了。」朱由笑嘆了口氣勸道。

「車先生,不錯,有實力。」亞叔這人也相當的豁達,轉爾就忘了疼似的豎起了大拇指。

「呵呵呵,你也不賴,咱們彼此彼此!亞叔。我們是來幫助你們的。如果真傷著了可就失去一員戰將了。點到為止怎麼樣?」車天也是豎起大拇指笑道。

「嗯嗯,咱們回園喝茶!」亞叔雙手一擱居然行了個華夏武士禮,這對車天來講是亞叔對他的最高尊敬了。

「好。喝茶!」車天反倒來了個不倫不類的騎士禮。逗得葉凡等人都大笑開了。

要知道。車天從來都是不拘言笑的。能做出如此動作來說明這傢伙心情極度的爽勁才是。

回到莊園後換了衣服,雙方再次坐回堂廳。這過。這次卻是在堂廳里擺上了大圓桌,自然是先填飽肚皮了。

飯吃得很隆重,而且,主人的態度那是大變。跟先前的冷漠不信任完全仿若兩人一般。

吃完飯後稍事休息過後眾人坐在了堂廳里,這次是正式聊事了。

「葉先生,對於你們的能力我很佩服。不管後面的事成與不成,我都會安排集團相關人員到風州去考察一番。

當然,在商言商,如果要我們集團貼錢的事我朱由笑是干不出來的。

集團公司不是我朱由笑一個人的,他關係著我們集團所屬的幾萬職工的利益以及相當多的大股東。

不過,在一定的條件下我們會妥善的相助的。」朱由笑這回的話講得相當的誠懇而實在。

「放心朱董,真要你們賣面子亂砸錢的事我葉凡也干不出來。更何況,那種形式只有一次,我們需要的是跟紅拍天真集團長期的合作。

尋求的是共贏共同發展,尋求的是一個真誠的合作。而不是一些捐贈性質的投資。

到時還請朱董到風州一行,我們會讓朱董看到一個即將充滿活力,能達到朱董要求的風州。

朱董是皮製品一塊的大家,是世界知名企業。但是,風州的皮料子製品雖說沒有紅拍天真集團那樣子有名氣。

不過,風州的皮產品卻是歷史悠久。而且,有些企業作出來的皮產品擁有著獨特的魅力。

風州還是曾經的華夏古代王朝提供御用皮產品的地方。只要朱董肯到風州,必不虛此行的。」葉凡笑道。

「我很期待著風州一行,等這邊的事了結後我會抽空到風州去看一看。」朱由笑點了點頭,神情相當的專註著。

「那我們將熱誠歡迎朱董的到來。不過,既然朱董也提出了要了結朱家的事。這次我們來是帶著誠意來的。還請朱董把事情的原為先講一講。雖說先前我們有聽朱娜小姐講過了,但是,真正的具體情況我們並不怎麼清楚。我要求朱董要把事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