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二千六百二十六章四大殺器

第二千六百二十六章四大殺器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車一刀甚至講自己好像有看到踏入半先天門檻的希望了。

但是,車一刀也講了,希望是有。但真正能踏足這個門檻的機率微乎其微了。

不過,車一刀也很看得開。說是這輩子能多活上幾十年就已經值了。

一旦身體全完健康,等葉凡進階第12段位大圓滿之時,利用他身上的素質,除非是三毒教的宗無秋突破到半先天,那兩人聯手招集一伙人完全可以平了三毒教。

2005年4月23號晚上。

風州地區一個偏僻的山野峽谷里,車一刀跟葉凡正在調息。

而車天跟李強則是分東西兩邊在遠處潛伏著擔護守護工作。洛飛盤腿坐在葉凡跟車一刀中央。

「準備好沒有洛飛?」葉凡問道。

「準備好了,可以利用丑無端的《婆羅門莎葯經》施展開寶志禪師的『大般若轉息法』療傷了。」洛飛點了點頭,這個法子還是葉凡想出來的。

因為丑無端的《波羅門莎葯經》也算是老丑這個藥草界的老前輩的專著。

葉凡研究幾天後終於找到了一絲辦法。調配好草藥湯讓洛飛喝了幾次,洛飛說是效果很明顯。

於是,今天晚上葉凡讓洛飛又喝下了一海碗的藥草。爾後就是聯手車一刀用大般若轉息之法把兩股內息融為一體,再施展金針穿穴之法把洛飛身上被丑無端搞傷以及點戳堵住的經絡給疏通開去。

想法當然好。不過沒經過實踐的檢驗。葉凡心裡也沒多少底,搞不好還會反傷著洛飛了,造成傷上加傷的結果。

不過,維基斯島必須拿下。就剩下幾天了,如果能讓洛飛的右腿完好的話他跟車一刀將成為葉凡真正的左膀右臂的。

「車前輩,開始吧。」葉凡說道,兩股大力頓時就衝擊到了空中。隨著跟車一刀配合時間越長,葉車兩人的配合也是越來越默契了。

基於這一點葉老大才敢大膽的嘗試。不然的話打死葉凡也不敢拿洛飛的生命作試驗的。當然,洛飛自己要求如此的干也是相當的重要。

內息在空中緩緩的糾葛著,半個小時之後終於感覺融合在了一起。而兩股大力在葉凡的控制之下往洛飛受傷的右腿經絡而去。

開始力道很小,不久,感覺洛飛能適應,葉凡是逐步的加大了力度。

隨著力道加大,洛飛的痛楚感覺也越來越大。不過。洛飛在咬牙的堅持著。豆粒大的汗珠子在臉上如雨般的往下淌著。

「通!」葉凡以化音迷術吼了一聲,洛飛突然感覺右腿一陣子火灼般的疼痛。整個人一下子好像失魂一般。不久。豁然開朗。

「通啦!」洛飛大叫了一聲。

葉凡馬上放緩了速度。跟車一刀的內息融合著再次緩緩的給他全面的疏通著。半個小時後葉凡叫車一刀停手了,而葉凡則是施展開了『水功』。

那一條如毛髮樣的水線極柔至及在洛飛的右腿上環繞著,不久,如一條小蛇樣的鑽進了洛飛的經絡皮肌之中。

當初蝠王南陵候就講過,水是天下至陰至柔之物,陽剛時可以開山裂石殺敵滅候,但柔和時又能感化萬物柔情似水。用來療傷是最好不過了。

只不過葉老大也只是頭次試用,結果是費了大力氣效果也僅僅只有一點點。葉老大的鷹眼發出的生物雷達波雖說不能穿透皮肌看到經絡。

但葉凡有種奇怪的感覺。似乎自己的感知在加強。能通過生物雷達波的掃描模糊的感知到洛飛右腿經絡的存在。只不過是一種感知而不能講是看到了。

等我達到半先天境界之時不曉得能不能用鷹眼看到肉裡面的經絡了,葉凡心裡激動的想著緩緩了收起了水功。

二個小時後。洛飛緩緩的站了起來。這貨也很激動,囉嗦著右腿試著走了走,開始慢,不久還真能走了。

「洛飛,慢慢適應。相信不用幾天你的雙腿都能如普通人一般的走道了。當然,也要加強其中的鍛練。而且,現在只是剛剛恢復,動作幅度不能過大。」葉凡叮囑道。

「我明白先生。」洛飛沖著葉凡跟車一刀就深深的來了個彎腰禮表示感謝。

除了給車一刀跟洛飛治病以久,葉凡這些天來都在琢磨那個僅有鉛筆頭粗,雕刻著一隻青龍的所謂當初雍正時血滴子組織的四大殺器之一的青龍血滴子。

以前施展開內息之氣僅能讓這血滴子那蓮花樣的瓜瓣顫慄一下,但是,還是沒能打開。而且,在內息鼓注之下也沒能漲大。

這東東如果就這麼小還有屁的用。恐怕不要講抓人腦袋瓜奪人首級了,就是要扯下臉上一塊肉也有難度。

不過,晚上回到家裡一看都凌晨三點了。反正白天在辦公室還休息過,葉老大反倒因為興奮而沒有絲毫睡意。也就隨手從手腕上摘下了那個青龍血滴子。

這次還是緩緩的從環扣之處注入內息之氣,隨著內息之氣越注越猛烈,那瓜瓣顫慄了一下。不過,還是沒能打開就更不要講是漲大了。

葉老大不死心,無意中一生氣居然把毒丹田中的內息逼入了環扣當中。

滋,這次居然發出一聲微微人耳難聽到的響動。葉老大趕緊看去,這貨頓時有些呆了,發現那青色的瓜瓣居然緩緩的張開了。

好像電影中在表演蓮花開放的慢鏡頭一般,隨著瓜瓣的打開,葉凡終於看清楚了裡頭的廬山真面目。

這瓜瓣外面是青翠色的,但裡面卻是血紅色的。瓜瓣上有許多的細小到如頭髮絲樣的倒勾毛刺。葉凡伸手輕輕的摸了摸。覺得相當的詭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