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二千六百三十二章拿下

第二千六百三十二章拿下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再穿上他們的衣服,除非是他們的人中也有鷹眼還差不多。

唐信天澤坐在竹椅上由人抬著,而唐珠愛在前面帶隊。一行六十人直奔主島而去。

納西米族人的渡海工具就是木船,還是有人劃的那種。不久到了主島維基斯島。

守島的暗哨們一看是唐珠愛帶來的人,而且一個個還扛著打來的野狼野獸等,還以為是來上供給大酋長。

因為按規矩每個月主島所屬分島都要上供一定的食物或其它什麼東西給主島。

「嗎的,我們全成了搬運工。」天通扛著一野豬忍不住在王仁磅耳旁嘀咕了一句。

「搬運工光榮啊,咱們是超級搬運工。你看葉老大不也扛著一山羊。」王仁磅呶了呶嘴笑道。

「他本來就是彼著人皮的狼嘛,哪有不喜歡羊的。聽說剛才唐珠愛那娘們差點被葉老大就地『法辦』了?這傢伙,居然也會耍欲擒故縱那一套。明明想搞那娘們這邊又假惺惺的像個聖者,我呸。他葉老大是聖者的話這天下就沒有聖者了。」天通乾笑了一聲。

「就差『入門』了,可惜了,要是拿下了那娘們豈不是更好。

我說葉老大也太傲氣了,說什麼不喜歡的送上門來都不要。

這個時候不是顯傲氣的時候。一旦那娘們有了葉老大的種,再從國內派出一兩個高手過來壓陣。這什麼維基斯群島還不是改姓葉了。

咱們嘛,也能沾點光是不是?至於說聖者不聖者,那都是屁話。就你天通來講吧,難道不喜歡那個?」王仁磅頗為遺憾。

「要不你上,聽說這納西米族人可以同時擁有多個娘們的。

像唐酋長不是聽說有著六房。你王仁磅還是情中聖手,到時一使眼神,再一露拳頭,咱們的納西米族姑娘們還不投懷送抱的。

作個快樂的島主多好。這納西米族姑娘任你糟蹋,這日子,多好啊。」天通用一種挪喻的口氣說道。

「就我,勾搭幾個姑娘還是不成問題的。不過嘛,要講拳頭,我還不如唐信天澤。

想在這裡搶『生意』,有難度。倒是你天通同志不是說不求什麼。這個快樂的島主應該由你來干。

怎麼樣,考慮一下。葉老大是總島主。你天通可以是分島主嘛,反正有好幾個,加上小的來講有十來個島主是不是?再說了,這裡雖說姑娘多,但太原始。老子可是過不慣這種生活。」王仁磅搖了搖頭。

「好像,也蠻有道理的。」天通居然露出一絲心動的神情。

你丫的平時說不喜歡娘們,看來。這貨也是一道貌岸然之輩了。王仁磅在心裡頭鄙視了某位同志一句。

這島上最寬的路就三米左右,聽說平時是用來跑馬的。像運一些什麼生活必須品就是用馬馱的。

整整走了一個小時才望見了掩映在半山叢林中的一大片寨子。

全是竹木結構的簡單房子。而寨子周遭都立著許多的高大的木頭竿子,竿子上掛著一些獸頭獸皮之類的玩意兒。

有些獸皮上還描著許多亂七八糟的圖案圖騰。而木頭竿子都是血淋淋的,走近後一股血腥味兒能把人給熏死過去。估計是納西米族人信奉的神靈什麼的了。

「你們不是有信奉神像嗎,到底是什麼神?」葉凡抽空子湊近唐珠愛身邊問道。

「雷神。」唐珠愛講道。

「雷神,長什麼樣兒的?」葉凡問道。

「全身通紅,有點像是你們華夏神話里描述的四大天王形象。

傳說我們的維基斯島就是雷神用一道巨雷把大海劈開硬生生提上來的島群。

而島上也有許多雷的象徵。比如雷石就是雷神降下的聖物。

而我們被朱家人騙去的神像就是一整塊的血色的石頭磨出來的。

石頭高達三米,全身通紅如血。似乎這石頭會流血似的。而雷就是火,火也是顯紅色的。

傳說更有一怪事,每當天上打大雷時就會劈到雷神像身上。怪的是這塊屹立維基斯島的雷神像從來沒被大雷劈壞過。而且每次大雷過後雷神像上的血色更為濃郁。似乎是雷神在用鮮血布施於我們納西米族人。

鮮血其實是個好東西,也是動物身上的寶。鮮血並不是代表可怕,而是一種火烈勇敢的象徵。

我們納西米族人信奉鮮血,熱愛鮮血。」唐珠愛說道。

「哈哈哈……」突然一道宏亮的粗獷聲音傳來,震得人耳膜都隱隱發痛。

「唐老酋長自從十幾年前一戰之後就再沒踏上過維基斯島,今天唐老酋長攜同六酋長親自送來供品。納東勒布甚是感到榮幸。」隨著聲音葉凡終於看到一個塊頭高達二米的傢伙走了過來。那路走得是虎虎生風,就連這石板鋪的地板都在震顫一般。

此人長相實在是怪異,居然有點像是豹子頭。那嘴唇估計是沒有發育完全,居然外形像貓嘴。不過,話講來可是不透風而正宗。

「老了,唐信天澤天天只能戀在床上了。哪能像納東大酋長如此的生龍活虎四野都可以為家。」唐信天澤摸了一下下巴,說道。

知道納東勒布有羞辱自己的意思,唐信天澤也忍住了,面是上不露聲色。

「紅霜島六酋長唐珠愛跪見大酋長。」唐珠愛嘴裡講著,整個人跪倒在地,樣子非常的虔誠。

聽說這是納西米族人對強者的尊敬。下屬見到上級都要如此的。

「六尊長起來!」納東勒布伸過去了一隻腳,唐珠愛伸手在其獸皮鞋子上虔誠的摸了一把。等納東勒布收回腿後才敢緩緩的站了起來。

「六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