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二千六百三十四章鳥刑

第二千六百三十四章鳥刑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因為,大家都看見了。摩林卡胯下卵蛋側東邊的確有些奇特,居然還長著一個黑黑的肉蛋蛋,肉蛋蛋上一根毛都沒有。而且相當的大,有雞蛋大。老遠的人眼力好都能看清楚的。

「看到沒,真是摩林卡。納東勒布,你現在還有什麼話說。剛才唐某來上供時就發現此人就站在你的身側有說有笑的。這麼多人都可以作證。這說明什麼,摩林卡跟你是朋友,你們是時常在一起。

而且,估計這次來又是商量著怎麼樣暗害部落人。爾後勾結拱陰教把咱們教中的雷石全部拿去賣掉吧。」唐信天澤自然不會放過這個機會。

「姓唐的,你也不是什麼好鳥。剛才這麼多高手難道是你們唐家紅霜島的族人嗎?

不可能。這些人格鬥時施展的根本就不像是狼術。而是外邊的技藝。

為了報當年你技不如人癱在床上之仇,你居然勾結外人想奪大酋長位置。

難道不是把咱們部落拱手讓給別人嗎?別以為本人是傻子,你雖說躺床上,但是,你一直在裝傷罷了。

其實你這腿老就好了,一直在積蓄力量,一有機會就要搶奪我的位置。

現在機會到了,居然跟咱們的世仇朱家人混在一起。那個不是朱家稱呼的亞叔嗎?

咱們納西米族人的叛徒。以前祖上滅了他們亞家一系而漏網的魚。

後來跟朱家搞在一起專門跟咱們納西米族部落作對。別以為我不知道他。」納東勒布講到這裡突然用嘴呶向亞叔站的方向。

頓時,全場眼光都集中在了亞叔身上。

「他是亞叔沒錯。」唐信天澤居然承認了,他掃了全場幾百名部落人一眼,說道,「這次朱家是來跟咱們納西部落講和的。

咱們倆方也鬥了幾百年了,這鬥來鬥去的人也死了不少。而且還得隨時防著對手偷襲。

這樣子耗下去何時是個頭,這種局面不能再這樣子繼續下去了。朱家也看到了這一點,所以。特地派出亞叔過來跟我們商談。

如果能談得下來的話兩方面從此後將和氣過日子。我認為這一點很好,咱們不能讓這種流鮮血衝突再下去了。」

「哼,唐酋長,你這樣子干可是在勾結朱家想滅了我們納西部落吧。

朱家有錢,這個大家都是曉得的事。說吧,朱家給了多少給你們唐家。

到時咱們納西部落都將淪為朱家的奴僕。別以為我空化不清楚。朱家早就瞧上了咱們維基斯群島。

想在這裡搞開發辦皮廠。到時咱們部落的人全都得成他們的奴僕為他們賺錢。

唐酋長,你這想法很好。可惜。我們勇敢的納西米族人個個都是好漢,是絕不可能讓朱家的陰謀得逞的。

我實在是沒想到。當初競爭大酋長的兩個人居然都是同樣的貨色。

納東勒布勾結拱陰教。而你唐信天澤表面上是受害者,每天躺在床上裝可憐。

原來早就跟朱家聯繫好了的。這些高手,不可能是你們紅霜島出來的。

他們身上全都化妝過。不信的話用水洗一洗就可以現原形了。這些人,可以肯定是朱家請來的高手。

是來滅我們納西部落的。部落的長老,兄弟姐妹們,咱們絕不能淪落成為朱家的奴僕。

我們納西米族人是勇敢的,永遠是不怕死的。誰想搶奪我們的家園。我們一定要跟他們斗到底。

兩位長老,是不是要招集部落的所有青壯年到這裡來。他們就這麼些人。咱們還怕了不成?

還有,納東勒布已經不適合擔任大酋長一職了。而唐信天澤更不行。

這大酋長一職我空化暫時代替著。兩位長老,你們說能行嗎?首先我要申明一下,一旦等把外敵殺光了。

我會馬上卸下這代大酋長位置,由部落再競爭選出新的大酋長。」空化頓時來勁頭了,道貌岸然著儼然他就成了大酋長架勢。

「露出狐狸尾巴了是不是?什麼代替,你空化早就盯上了這個位置。

這一切,都是你空化跟唐信天澤兩人分別搞的陰謀。這摩林卡我根本就不認識,估計是拱陰教派到我們納西部落的姦細。

更有可能他本來就是你空化勾結來的。空化,你心還真是毒啊。

實力不如我納東勒布居然玩這種陰手。你這是要把咱們部落賣給拱陰教。

部落的長老酋長首領兄弟姐妹們,我以大酋長身份命令全部落青壯年都得集合起來把空化這叛徒以及唐家這勾結外敵的人全都給殺光了。

一定要殺光。」納東勒布見有機可尋又插嘴攪局了。

不過,已經成為監下囚的人是沒有資格再擺老資格的。其人講的話跟放屁也差不多。

的確如此,納東勒布叫完後居然沒有一個人理他。這個也適合『牆倒眾人推』的理論了。

「部落的兄弟姐妹們,納東勒布勾結拱陰教情況事實俱在。

大家都知道,拱陰教是我們納西米族不可調和的仇敵。十幾年前大舉進攻我們部落,我們死傷了上千部落的好漢子們。今天,血債血還,把這個可恥的叛徒押上祭刑台行使鳥刑。」這時,唐信天澤當機立斷馬上舉起了屠刀。

「對,作為部落大酋長居然勾結拱陰教。這是出賣部落的行為,理當馬上受鳥刑。」空化也是惡狠狠的講道。

「對對,鳥刑!」有人也跟著起鬨道,而紅霜島以及空化的手下們當然馬上起鬨了。

納東勒布雖說拚命的掙扎著,但他那聲音早就被淹沒在了如潮的『鳥刑』之中了。

不久到了村口的祭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