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二千六百四十三章交情

第二千六百四十三章交情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呵呵,人家連孔部長的面子都不賣了我估計也是沒輒。雖說以前在中辦工作過,但是我當時也只是督查室主任。

咱們這些小廳級哪會擱在人家正部級眼裡。不過,試試也行,咱們如果都不行的話哪只能向省里彙報了。

不過,這事還沒到期限前咱們先壓著。不到萬不得已先別跟省委說這事。

有時候峰迴路轉也講不定是不是?」葉凡給了孔端這貨希望。

「那行,我在這邊安排好等著你過來。」孔端說道。

葉凡應著這邊交待好後馬上飛京城了。

在機場候機時葉凡打了電話給張衛清,張衛清現任中辦副主任。

雖說在中辦副主任裡頭排名墊底,但好歹也升副部了。張衛清聽了後二話沒講就答應先聯繫一下練平山。

而葉凡走下首都機場一開機時就接到了張衛清電話,說是練平山答應晚上在皇城根大酒店吃頓飯。

「張哥,你有沒跟他提提我們同嶺高速的事兒?」葉凡一邊走著一邊問道。

「沒有,我想,這事乾脆晚上直接就在桌上聊聊了。」張衛清笑道。

「那行。」葉凡點了點頭後直接又給孔端打了電話,交待駐京辦的同志馬上把這事安排好。

當然,葉凡也曉得。張衛清有擔心,怕先提了這事兒後練平山不肯過來吃飯。人家隨便的找個借口不出來你也沒輒了。

主要是張衛清跟練平山也沒什麼交集。

回到紅葉堡洗了把澡後葉老大換了衣服打的直奔皇城根而去。

老遠就看見孔端正跟一個頂著個酒缸肚皮的中年人東張西望著。估計在找自己到了沒有。

一見葉凡下了車子,酒缸肚那速度還真不慢。緊跟著孔端大步過來了。

「葉助理,他就是咱們同嶺駐京辦負責人向衛明同志。」孔端指著酒缸肚介紹道。

「葉助理,您好,我是駐京辦的向衛明。葉助理到同嶺快一年了,從來沒來過駐京辦。

本來一直想來拜訪葉助理,不過,一來是駐京辦事務多。最主要的原因就是偶爾回同嶺一趟剛好遇上葉助理出外公幹了。」向衛明一臉恭敬外帶著滿臉的歉意。說道。當然,這貨這些肯定都是裝出來的。

「沒事,你干好本職工作就是了。」葉凡跟他握了握手眼神不由得在這貨的啤酒肚上滑過,心說這駐京辦主任沒幾個不是天天泡在酒缸裡頭的。

駐京辦其實就是一個地方跟首都各部門聯繫的單位罷了。實際上就是方便地方上的領導到京後去『搞活動』而設置的。

因為地方上的領導到京城後往往也是兩眼一抹黑啥都不清楚。而駐京辦在這裡頭就充當了一個橋樑跟紐帶的作用。

這些人天天到外活動著,打聽消息接交各部門朋友。真等到領導來時就能派上用場了。

不過,駐京辦的同志想接交上夠份量的部門領導那難度就相當的大了。

像正司長及副部級以上的京官們都是相當難攀上交情的。當然,駐京辦也是會級別的。

像晉嶺省政府也有駐京辦。那就是一個正廳級的單位了。而同嶺市駐京辦只能是個處級的框架了。

轉爾葉凡問道:「都安排好了沒有?」

「安排好了,本來是想要一號間的。不過。已經給人訂走了,所以就改成了二號包間。」向衛明微躬著身子說道,能見到同嶺一號人物向衛明同志當然心情激動著了。

「嗯。」葉凡點了點頭也站在了停車坪上等著張衛清。

「葉助理,不曉得今天來的是什麼客人。這個,向主任也好根據客人口味兒適當的調整菜式是不是?」孔端扯出個理由來想打聽葉凡今天能請到的是什麼人。

「呵呵,中辦的張主任和交通部的練部長要過來吃飯。」葉凡淡淡的笑了笑,果然。孔端雖說隱藏得好,但那驚訝還是在葉老大的鷹眼下被發現了。至於一旁的向主任早咂了下嘴才發現失態了。這貨趕緊閉上了嘴。

「唉,這層次不同能見到的人就是不同。我孔端跑斷了腿兒連交通部一個正司長都見不到。還是葉助理有辦法。有辦法。」孔端嘆了口氣苦澀的笑了笑。

「那是,葉助理可是從京城下到咱們同嶺的。以前在京城時葉助理這個督查室主任可就是鼎鼎大名了。」向衛明趕緊給貼了一記馬屁。

不過,葉凡發現孔端卻是皺了下眉頭,估計是心裡有些不滿。你葉助理有能耐我孔端成『稻草』了。

「呵呵呵,孔市長,啥時這麼謙虛了。怎麼能講層次不同,咱們倆個可都是處於同一個層次的。

只能怎麼說來著,正像衛明同志所講的,我以前在中辦工作過。要論交情當然也有一點。

不過,大部分同志都算是混過臉熟罷了。又正好遇上張主任是我的領導,這下子沒辦法了,只好扯著這張老臉皮給他講了一下。

想不到老領導還真給面子,居然馬上聯繫上練部長。不然,就憑我,哪能請到人家練部長這尊『神仙』。」葉凡當然也謙虛了一把,不然,孔端還不得鬱悶死。

「葉助理說笑了,如果葉助理不是深得張主任交情人家怎麼可能馬上就跟練部長打招呼。而且,相信張主任也會跟練部長透透底子了。人家練部長當然也要看葉助理面子是不是?」孔端笑道。

「這點你錯了,張主任先前還真沒跟練部長談起我們同嶺的來著。只是講吃頓飯,到時咱們都是陪同張主任的。」葉凡搖了搖頭。真真假假的令得孔端也分不清楚。

正講著。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