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二千六百四十五章夜探鳳家

第二千六百四十五章夜探鳳家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而且是要走了張衛清的電話,至於練平山的,人家老吳沒興趣。其實,葉凡也能感覺到練平山有些心氣兒波動。

估計是吳正風一冒頭也讓練平山聯想到一些什麼了。畢竟吳正風的位置在首都這樣的地方也是關鍵位置。

這年月誰家能講沒有個什麼事兒的,到時要真落人家手中的話那就有些麻煩。當然,這飯吃得也是草草收場了。

張衛清有車子,走的時候葉凡坐的張衛清的車子。

「嗎滴,擺明了不給解決嘛!我葉凡在他面前是沒什麼份量,但張哥你呢?這個,也太那個了。什麼東西!」一進車子屁股剛坐穩當,葉凡是憤然的罵了一句。

「別急彆氣,他不給我面子也正常嘛。人家是正部級了,咱這個干雜事的只能是牽線搭橋一下。

不過,這事,我看練平山好像很堅決。我看這事你們八成是沒戲了,你回去後就要著手準備一下在沒有這條路的情況下如何的說服遠東集團的相關領導繼續火電項目才是。

再折騰下去也是白白浪費精力不說還消耗了你的時間。你們火電項目等不起啊。

這事,張哥沒把事辦成辦好,不好意思了。要不,實在不行你去喬家一趟怎麼樣?」張衛清倒是平和著臉講道。看來,在中辦的同志關係方面都處理得不錯。

「那邊我不去。」葉凡搖了搖頭是鐵青著臉。看了張衛清一眼,哼道,「我實在是想不透,練平山我跟他是八竿子也打不著.

屁關係跟糾葛都沒有,他憑什麼要把同嶺高速給擱置了。又不要他們部里一分錢,只是審批一下。

這是擺明了要刁難我。既然此人如此的不給面子。我想,也絕不能讓他好過的。」

「老弟你又來了,何必為了公家的事把私事給扯了進去。有些事也不能事事都順意是不是?

你總不能講一輩子之中任何事都能擺平或干成。幹不成的事太多了。這個,也要看咱們自身的能力而定。

力有所不及時就要果斷的放棄或改變思想另外想輒子。著實想不出輒子解決這事的話就要果斷的放棄。

不要太過於計較於別人怎麼樣了。再說了,練平山能從常務副省長位置一步就到了交通部任二號人物。

此人的關係也絕對不淺。你現在要跟他硬碰硬,根本還沒達到他那個層次。

喬家大院雖說能幫你一些,但不可能回回都幫你。而且,老哥跟你講句掏心窩子的話。

你以前也跟我講過了,好像喬家大院對你有時還不怎麼感冒。而且。你好像也沒去他們哪邊求過幾回。

我知道老弟你硬朗,既然如此了這事我看就此算啦。」張衛清趕緊勸道。曉得葉凡的性格。

「既然張哥都如此的講了那就算啦。我直接趕回同嶺跟大家商量一下如此的改動這事了。不然的話這項目估計真得給黃了不可。」葉凡講著下了車子打的而去。

「唉……」看著車窗外的葉凡遠去,張衛清不由得皺緊了眉頭嘆了口氣,爾後想了想拔通了鐵占雄電話,說道,「鐵部長,葉凡的心情估計不怎麼好。

你打個電話跟他好好聊聊,有些事不能太過於糾葛著。葉凡翅膀還太嫩了一些。要幹事就要等翅膀硬的時候再出手是不是?我怕他在翅膀還沒完全成熟之前會傷著自己了。」

「噢,張主任趕緊說說到底怎麼回事兒?」鐵占雄趕緊問道。於是張衛清把事講了一遍下來。

不久,葉凡接到了鐵占雄電話。當然。老鐵這說法跟張衛清的也是大同小異,都是勸他就此打住了。

「不行,這事沒得就此了結了。我倒要查查為什麼練平山為如此的針對我們同嶺?」葉凡憤然道。

「沒準兒人家只是公事公辦,難道你提的要求上面不答應都是刁難你。

那個不一定。也許,部里也有部里的難處,你是站在同嶺的角度。而練部長卻是站在全國的高度。

你們的起點不一樣,範圍不一樣眼光自然也就不一樣了。你要體諒一點。更何況,前次碰上齊天。

他跟我講過了,你最近的關注點要放在風州那邊才是。老弟啊,你如果整天糾葛在這件事上那可就得浪費精力。

而風州那邊要是荒廢了對你來講是很不妥當的。畢竟,晉嶺還是羅坎成同志在主持著。

你要順合他的意思才是。不然的話,你在這邊即使是把高速拿下來了而荒廢了風州的事業,你幹得再好也是一場空。

而且,反倒是不招人待見了。咱們做事就要做到節骨眼上才行,浪費精力的事還是少干一些。

我知道老弟你有一顆全心為民之心,但也要在不傷及自身的基礎上才能出手去干是不是?

不然,你最後搞得是灰頭土臉的還怎麼能為民辦實事是不是?

有的時候就需要變通,變通其實也是一種妥協的人生態度。人哪,哪個不妥協過,妥協並不等於認輸是不是?

而是以另一種更好的生存方式跟態度幹下去。」鐵占雄苦口婆心了。

「放心鐵哥,風州那邊我會盯著的。紅拍天真集團過幾天就要過來了。

不過,高速項目不是爭一口氣的問題。一旦高速落戶同嶺,那將惠及幾百萬同嶺人民。

而高速公路也是拉動同嶺經濟發展的輸液管。這次機會難得,因為有投資方,就審批一關被卡殼在了交通部。

我說過,凡是有利於老百姓的事我必定。誰要攔著我跟誰急。既然練平山如此的不給面子,那我要跟他磕到底。

鐵哥你也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