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二千六百四十八章妙手解決

第二千六百四十八章妙手解決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志天,你跟傾娍馬上過去把玉玲請來。這話,就說是我講的。」鳳老想了想作了決定似的。

「嗯,檢查一下也好。」鳳朝峰也點了點頭。於是,鳳志天跟鳳傾娍匆匆而去了。

「咱們沒事幹喝茶吧。」鳳老擺了擺手說道,轉爾看了葉凡一眼,說道,「你晚上過來估計是有事吧?」

「這個,事也沒多大的事。一來鳳委員高升了,小葉我好久沒到鳳家了也來恭喜一下。

二來也想順道過來看看鳳老的腿的情況是不是一直良好。如果有變化的話就要再次扎針了。

三來,聽說交通部新上任的常務副部長練平山同志曾經是鳳委員的同事。」葉凡隨口說道。

「嗯,我在安東時平山同志是常務副省長。」鳳朝峰喝了口茶說道,「莫不是你們同嶺有什麼項目落在了他手上是不是?」

「嗯,本來京銀高速是沒有考慮同嶺市的。不過,咱們同嶺最近爭取到了遠東電力集團50個億的火電項目。而同嶺高速的建設也提上了日程。我們想把同嶺高速併入京銀高速之中……」葉凡也就把事和盤託了出來。

「那是有些難度了,你們同嶺高速併入進去投資可是要不少的。雖說神路集團已經答應了下來,但這其中的事也牽扯不少。你們的**是不要交通部貼錢,這個**根本就站不住腳的。這麼大的工程。而又是同嶺高速跟京銀高速又合并在了一起。

無形中交通部已經出錢了,再則說交通部也有自己的考量。」鳳朝峰說著,不過,葉凡看出來了。

鳳朝峰是不會出嘴為同嶺爭取下這條路的。而鳳老只是聽著也沒多大的表示。

葉凡也曉得,你沒有利益給別人,別人也不可能為你爭取如此大的項目的。

更何況,估計鳳朝峰也看出了其中的道道來。如果要出嘴就得考慮估計要得罪練平山同志。

這種事鳳朝峰即使是國家政治委員會的委員也需要度量一下的得失的。

再說了,鳳朝峰剛進去。這屁股還沒坐熱也得考慮這其中牽扯著的厲害關係。

再則,練平山能高升到交通部任二號人物,其背後的引路人絕對是不簡單的。估計跟鳳朝峰也是同一個層次的人物。

既然鳳家這態度,葉凡也就不再談這事了。後邊只是喝茶聊一些無關痛癢的事。

不久,鳳志天帶著幾個人進來了。

「童司令,你也來了?」一見後邊那個身著立領中山裝,山東大漢樣子。一雙眼特別有神的中年人,鳳旭國馬上打招呼道。此人就是空軍第一副司令員童海風。是鳳家要婚盟的親家。

「聽說鳳委員回來了。好久不見了。過來看看老朋友。」童海風笑著,轉爾問候起鳳老道,「鳳老身體還好吧。」

「還不錯,劇烈運動不行,散散步偶爾爬爬山還是行的。」鳳老微笑著說道。

「這位是?」童海風看了葉凡一眼,就此人不認識,於是問道。

「童司令好。我是晉嶺來的葉凡。」葉凡上前打招呼道。

「呵呵呵,是葉助理。剛才聽志天講過了。著實沒想到比我想像中年輕得多。

年輕人,你是前途無量啊!」童海風爽朗的笑著跟葉凡握了握手。說道,「聽說葉助理不但是政府官員,而且從小還學得一手的好醫術。

小女的事就拜託葉助理給看看了。拜託啦葉助理唉……」

童司令講到這裡看了身側的女兒童玉玲一眼,眼角閃過一絲憂傷。

這個也難怪,如果女兒的病好不起來,那童家想跟鳳家聯姻的事基本上就給黃了。

這對童家的事業來講是一個非常大的打擊的。這也是童司令對葉凡如此熱情的原因之一了。當然,對於葉凡的醫術童司令也是半信半疑。

「傾娍跟我是朋友,而玉玲姑娘又是傾娍的朋友。算起來都是朋友,為朋友能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是我葉凡很高興的事。童司令請放心,我會儘力的。」葉凡的態度是略顯恭敬。盡量給人留下一個謙虛的好印象。

「要不要傾娍陪你們一起到樓上檢查一下?」童司令有些心急了。這個也難怪,女兒的事牽扯太大了。

「不要了,就在這大廳吧。」葉凡搖了搖頭,看了童玉玲一眼,問道,「聽說你前段時間去灕江遊玩過是不是?」

「是的葉助理,當時我們幾個朋友一起去的。應該是三月一號那天吧。」童玉玲臉有些微紅著說道,畢竟當作這麼多人看病也著實有些羞人。

「在遊玩中有沒遇上什麼比較突出或奇怪的事,你要詳細給我說說。」葉凡問道,令得廳里人都感覺有些莫名其妙,你檢查就檢查嘛,幹嘛問人家這些私事兒了。

「本來志天說是陪我們一起去,不過,後來他有事脫不開身就沒去了。

而我們一幫朋友就自駕出遊的。要說突出的事,我想想。好像還真沒有,我再想想……」鳳玉玲沉吟了一陣子才說道,「要算較突出的事就是4號那天張東、李蓮兒,葉玉我們幾個為了搶位置跟人爭了起來。

就是在翠華飯店,當時我們本來先到店的,不過,遊客很多。整個大堂桌子全滿了,因為有幾個旅遊團帶隊在這裡吃飯。

而我們就到了樓上,運氣還不錯,先佔了一張桌子。不過,當時我們幾個去廁所,回來後桌子就被幾個人給佔了。

張東氣不過說這桌子是我們先坐的,那伙人還譏諷笑著說是先佔著的怎麼會沒人。

張東這人脾氣也比較暴,硬要那幾個人把桌子還給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