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二千六百五十三章求人不如求已

第二千六百五十三章求人不如求已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呵呵,車書記,那你這種說法就是在去年的海山煤礦事件事衛強同志還是有責任感的人,而且還是極強的責任感。

這樣有極強責任感的同志葉助理還點名批評了他。那豈不是講,呵呵,這個,我不說了……」畢雲理一句話塞出來差點氣黑了車軍的臉。

這傢伙臉一板哼道,「雲理同志,一是一二是二,兩碼事。葉助理點名批評衛強同志那是因為某些方面衛強同志處理得有點不妥當。

並不能全面的證明衛強同志在工作中不負責任是不是?該同志在某些方面是有些小毛病,但人無完人金無足金。

葉助理的批評跟衛強的責任感並不衝突是不是?你這要混淆一談的話什麼事都可以搞不清楚。」

「兩碼事,我怎麼都看不出來這是兩碼事。明明是一碼事嘛,在海山事件中明擺著是衛強同志太出格了。

這是葉助理下了定論的事。而你車軍同志卻是誇獎衛強同志有著責任感,還得加上『極強』。這是什麼意思?

難道經葉助理點名批評的同志就是因為有極強的責任感而被批評了。

這樣一擺,難道是葉助理批評錯了。不然的話,今後哪位同志還敢有極強的責任感。

因為有這個就要挨批評嘛!」遲浩強這句話像錐子一樣的戳向了車軍。很明顯的把車軍跟葉老大擺在了檯面上來論調了。

「浩強同志。你看你這根本就是在胡攪蠻纏。跟你講了這是兩碼事你硬要歸結在一起。

我車軍有說過葉助理批評錯了這話嗎?那完全是你在胡亂的意測。

浩強同志,這裡是什麼地方?這是市委常委會議室。怎麼能空口說白話。

講話,要有根據才行。不然的話,你這就是一種極為不負責任的表現。就沖著你這一點我就要批評你幾句了。」車軍要擺資格了。

「我倒覺得浩強同志講得沒錯,車軍同志,你問問在場的。哪個聽不出來,你這就是在隱晦的批評葉助理批評衛強同志不對嘛!

還硬是要把本來就是一件事的事分為兩件事來遮羞,遮什麼。不要講我們這些幹部,就是傻瓜也能聽出這就是一碼事。

雖說車軍同志你是搞思想工作的,但是,我孔端也不能不講你兩句了。

搞思想工作並不等於扯起思想工作的旗子整人。難道還興乾隆爺時代搞文字獄不成?

思想工作是要抓,但要也抓對才行。你自個兒搞思想工作了還分不清葉助理批評的事還搞什麼思想工作?」孔端更是擺老資格,直面的批評起車軍來了。

「我車軍搞思想工作還論不到你孔端出來指手劃腳的,怎麼樣干我車軍比你孔端懂得多。

我車軍再幹了什麼也不可能把50個億的大工程當兒戲。居然連省委都不彙報。

你這是幹什麼?難道這能證明你孔端同志英雄,明明自已解決不了的事還要擺著這張老臉去遮羞。

說句難聽點的話。你這是拿同嶺幾百萬老百姓的生計在開玩笑。

火電項目一旦失敗。將對咱們同嶺造成多大的損失。還敢大言不慚講什麼搞思想。

搞思想就像你這樣子搞法的話那整個國家不得全亂套了。簡直是亂彈琴嘛!」車軍也是牙尖嘴利。

「剛才這事葉助理已經有了定論,咱們不談這事了。現在討論的是衛強同志是否有能力擔任政法委書記這件事。

你硬要把剛才的事又扯出來,車軍同志,你到底想幹什麼?我實在看不出來你車軍同志想幹什麼?

葉助理批評了衛強,你說衛強極為負責任。現在葉助理定了調子的事你又要扯出來,你眼中還有沒葉助理。

還有沒省里領導?就拿向省里彙報一塊來講,葉助理就是省長助理。他已經知道了,怎麼能講我孔端瞞著什麼?

我看這胡攪蠻纏之輩是你車軍不是別人。」孔端那是舉起老槍就扎了過去。

「你看看。你又胡亂下定論了。我車軍有講過葉助理嗎?笑話了,明擺著是你孔端在胡說嘛。

孔端同志。你這種思想是要不得的。你這完全就是在胡亂意測,在這麼莊重的場合如此的意測是極為不妥當的。

搞不好下去是要犯大錯誤的。希望孔端同志能冷靜想想。不然,後悔也來不及了。」車軍冷哼道。

「好了,時間有限。咱們就不議了,直接舉手表決就是了。」葉凡講著,巡了大家一眼,說道,「不過,某些同志在講話時也得注意方式方法。

要注意用詞用語。別讓人誤會了兩碼事是一碼事,到底是一碼事還是分為兩碼事。

我葉凡不想跟人玩這些文字遊戲。不過,我葉凡好歹也是海大畢業的,也不會蠢蛋到連幾碼事都分不清楚。」

葉凡這是隱晦的在批評車軍同志想『玩』大家了。

車軍咂巴了一下嘴,最後終於是沒有再開口。這貨也曉得,今天跟孔端昴上了,如果再跟葉老大在常委會是直面發生了衝突的話這事一傳出去估計這同嶺自已是呆不下去了。

不管這事的正確與否,你跟當地的一二把手都折騰著了難免讓省里的領導心裡會有著怎麼樣的想了。

當然,高明棟同志的任命順利通過了。車軍跟陳大海以及鳳水玲都投了棄權票的。

第二天上午,齊振濤來了電話,詢問火電項目的事。

葉凡只好照實講了情況,轉爾說道:「要不齊叔你給鳳委員講兩句,只要有他發話了這事八成能成事了。」

「你小子想得倒美著了,這事是你乾的,為什麼不去找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