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二千六百六十章這寺有古怪

第二千六百六十章這寺有古怪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唉,還招來狼。就大姐我這個歲數還想什麼招狼不招狼。葉助理真是說笑了。」白曉虹轉爾居然在臉上淡顯出一絲失落。

「不好意思,這玩笑開得有些過頭了。對不起白大姐。」葉凡莊重的來了個彎腰賠罪禮。

「葉助理不到三十歲,我比你虛長上六七歲。所以,稱一句大姐也正常。其實,真正原因不在於此。」白曉虹講到這裡剎住了話語。

「真正原因,難道?」葉凡故意的講了半句,心裡著實的有些不明白曉虹這話啥意思了。

「葉助理,算起來咱們還有點小親戚,所以,基於這一點我才稱大姐。不然的話,打死我也不敢在葉助理面前稱姐的。這箇中原因你可能不清楚。」白曉虹收斂了笑顯得一臉的莊重了起來。

「親戚,我還真不清楚。不曉得我要叫你什麼?」葉凡問道,心裡也明白過來為什麼一來白曉虹就如此的相助自己。

「我跟傾娍有隔代的表親關係,傾娍一見到我就叫表姐。而且,我們關係處得還不錯。雖說這親戚關係相當的遠了,但是,我們走得還是相當的勤的。」白曉虹終於揭密了。

「你看見我跟傾娍在一起嗎?好像我跟傾娍也好久沒在一起過了。」葉凡有些不明白。

「傻瓜!」白曉虹突然叫出這麼一句能曖昧死人的話來。葉凡都給震糊塗了。雖說你跟傾娍有些親戚,但這樣的稱呼也太嚇人了。

白曉虹剛才是脫口而出,一下子醒悟過來,臉頓時有些紅了。頭也微微的垂了垂,說道:「你雖說好久沒跟傾娍在一起了,其實,你們倆是朋友我起先是不知道的。

後來你升了省長助理連風州都一起分管了。(最穩定,第二天傾娍就打來了電話,談起了你。

我才曉得你們倆個老早就是朋友了。而且。傾娍一直要求我多提醒你一點什麼。

如果說是叫我照顧著你一點那是不可能,你還是我的領導。不過,叫我提醒一點什麼還是可能的。

因為,畢竟我在風州也有幾年了。對於我來講這裡我比你熟悉一些。」

「唉……她為什麼不跟我說說……」葉凡嘆了口氣,心裡有隱隱的有些發酸。想不到傾娍對自己如此的好。在暗中相助著而從來沒有提起過。

「她有跟我說過叫我千萬別提起她,說你是喬家的准女婿,別因為什麼惹出麻煩事來。

我能感覺到。傾娍一直沒忘了你。而且,也二十三四了居然沒有男朋友。

這對於像她這種身份的女子來講是不可思議的。而且。每次到她的房間我都看見她會摸著一個木頭雕的人相。

這個。難道是葉助理你送給她的?」白曉虹嘆了口氣,臉上神情也有些複雜了起來。

「唉,傾娍……這個,當年在麻川縣時她過來玩過。所以就隨手雕了一個送給她。想不到這麼多年了她居然還留著的。」葉凡說道心裡更不是個滋味兒。想起倆人幾年前在麻川縣桃園樹上的一陣子瘋狂,葉老大心裡更是發酸發痛著。

倆人說著再拐了幾個彎終於到了香寨寺。

「這寺還真是粗獷啊。」葉凡不由得笑道,發現這香寨寺建得相當的大氣,彪悍。其實就是相當的粗糙了。

「這風格當年的土匪頭子陳雕是非常的喜歡。所以,嚴令手下的匪徒們到香寨寺去騷擾。

而且。陳雕很照顧這個寺廟,有什麼好的東西都會送些給寺廟裡的和尚們。

陳雕這個人很信佛。據說每個星期都會抽一個小時到這寺廟裡來聽大師講佛經。後來又出錢重修了寺廟,這寺廟更是顯得粗獷,豪邁。

其實,陳雕這個人雖說是大土匪,但是為人卻是相當的豪義。搶劫的目標是富人和權貴人家,但此人從來不欺負窮人。

有的時候遇上窮人時還會施捨一點糧食的。所以,有些窮人在背後還稱他是陳大善人。」白曉虹笑道。

「這世道就這樣,有些人表面上是道貌岸然的儼然一個大善人。其實是欺世盜名之輩。

而像陳雕這種人也是被逼落草為匪的人,其實是懷有一顆為世人的心。

可惜的是路走錯了,如果陳雕能走對路,他其實就是一個豪傑。」葉凡欣賞著嘆道。

突然,葉老大瞳孔抽了一下。因為他發現這香寨寺三個大字有些特別,好像不是雕刻的而是手寫的。

那這手寫之人功底子絕對不弱。想不到在這裡居然還能遇上高人,葉老大越發的來了興趣。

「走錯路!非也非也!」突然,寺廟裡傳來一道不同意葉老大的見解的聲音來。

往裡一瞧,不久見到一個身披黃色袈裟,這袈裟洗得都快變成白色的了。

其人腳底下蹬著一雙黑色的粗布鞋。臉圓耳闊,脖頸上掛著的佛珠都給磨得有些發亮了。

「天平大師你好。」白曉虹打了聲招呼,轉爾沖葉凡介紹道,「這位就是香寨寺現任主持天平大師,平時我有空時會到這裡來跟大師聊聊喝茶。大師學識相當的廣遠,涉及的方面也相當的開。一聊之下真能讓人大開眼界。」

「高人當然就是如此了。」葉凡笑道。

「大師,這位就是葉助理。」白曉虹介紹道。

「老納雖說頭次見到葉助理,但是,葉助理總給我一種有些奇怪的感覺。」天平大師笑道。

「噢,能不能說來聽聽。我倒是相當的好奇大師的感覺了。」葉凡笑道。

「豪義!」天平大師脫口而出。

「豪義?」白曉虹吶吶了一下,笑道,「嗯,葉助理有的時候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