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二千六百七十九章獨辯省委群雄

第二千六百七十九章獨辯省委群雄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省里本來是打算明後天才動工的,今年只是先修補一下。而因為紅拍天真的到來要把這個計劃提前一到兩年實施。

而省財政本來就因為天風渠生態區的建設今年拔下了五個億,省財政已經是捉襟見肘了。

如果還要追加1.5個億,這個,省財政是財力難支,根本就辦不到。」胖子說道。

「萬廳長講得有理,不要說省財政廳受不了。就是我們交通廳現在也是囊中羞澀。

按照省委省政府的年初計劃是沒有把風州二級路考慮進今年的交通建設項目中去的。

葉凡同志你硬性要提前到今年,這錢從哪裡來。交通廳今年的項目全安排好了,而同嶺高速等方面都需要交通廳出錢的。」省交通廳廳長白曉禮講到這裡停了下來,他看了一眼老牌副省長韋伯笑說道,「韋省長,您是分管我們交通部門的省政府領導。我們的事您最清楚了。今年的確是安排不下這麼大的項目了。如果是修修補補給上幾百萬我們交通廳還能擠點錢出來。

一下子要我們出幾千萬甚至更我,我們哪去拿?」

葉凡經人一叫萬副廳長這時才想起來這個胖子傢伙原來就是省財政廳的常務副廳長萬有良,是同嶺市財政局長萬富才的親哥哥。難怪這傢伙第一個就跳出來反對這個項目了。

「嗯。昨天我剛到交通廳聽取過他們的彙報。今年所有大的項目工程全都審批完成。

並且,基本上的項目工程都實施了一半左右了。這交通廳的錢也用得差不多了。

在沒有餘錢的情況下再叫交通廳出錢,也著實難為他們了。而且,估計白廳長也拿不出錢來了吧。」韋伯笑證明樣子點了點頭。

而且,韋伯笑本來跟風州的蔡亮關係不錯。葉凡到風州儼然就成了韋伯笑要打擊的對象,老傢伙自然不會相助葉凡而讓蔡亮丟臉子了。

「哪還有錢,交通廳現在到處借錢給工程款子了。而且,交通部那邊因為同嶺高速項目又是臨時頭規劃併入京銀高速項目中的。

所以這一下子省交通廳還得貼錢。光是這筆錢我們都不曉得要從什麼地方去籌集了。

更何況。交通部的領導已經打了招呼了。說是今年部里給咱們省的交通建設款子止步於同嶺高速了。

其它什麼路啊什麼都不要再來要錢了。」白曉視一臉的苦大愁深樣子。

人說交通廳最有錢了,這老傢伙顯然在演戲,葉老大在心裡鄙視了一句。說道:「不管怎麼講,風州高等級二級路這麼大的工程難道省交通廳能視而不見嗎?

交通廳是主管全省公路建設的部門,憑什麼要把風州拋棄了。而且,風州的建設今年是省委省政府確定要大力扶持的。

而你們交通廳跟財政廳不支持,那豈不是跟省委省政府下發的文件相背離了。我相信白廳長應該能理解這些的。」

葉老大還真是陰。這一刀捅出去差點噎著萬有良跟白廳長了。

「葉助理,你講這話可就有些曲解意思了。」白曉禮廳長有些惱了。

「曲解。我不明白白廳長這話什麼意思。還請解釋一下給葉某解解惑。真不明白白廳長意思。」葉凡裝出一幅受教的樣子。就差『洗耳』一下了。

「在坐的都清楚省委省政府今年對風州的扶持。而我們交通廳這邊不是也下拔了一千萬用於風州路面的整修。

還有省財政廳的幾個億。這些都是包含在你們風州天風渠生態發展區中一併下拔的。

怎麼能講我們不支持風州建設。這支持不是掛在嘴邊上的,葉助理,要拿出實際行動來才能告訴大家你是怎麼樣支持風州建設的。

雖說葉助理在風州整合皮料子市場,但在其中遇上了紅拍天真集團,人家提出的條件太苛刻。

難道我們連這種無理的條件都要滿足嗎?這根本就是在漫天要價,這樣的投資商我們不要也罷。

不然的話,光是要滿足他們提的要求就能把我們省里相關部門推入負責的深淵。

就是我們能借來錢。那明年後年大後年大家都不要幹事了是不是?」白曉禮深得韋伯笑的支持,而韋伯笑又是羅書記的人。自然,老傢伙根本就沒把葉凡這個廳級的助理擱在眼中的。

甚至。白曉禮認為葉凡是齊系的人。能在這種會議場所打擊一下這傢伙那等於在向羅書記表功了。所以,老傢伙相當的氣勢。

「沒錯,天風渠建設主要資金還是由省財政廳直接補助的。葉助理連幾個億都看不見,居然還講我們違背了省委省政府的通知要求。

我不明白葉助理講這話什麼意思?到底是誰不得力,自已辦不成事居然賴到咱們頭上。

這在工作中明明就是推卸責任的一種表現。你葉助理負責的項目難道還要完全的攤到我們頭上不成?

如果拉不來紅拍天真就停了吧,何必要把全省相關部門都拉進這個泥潭當中。

力有所不逮之時自然就得果斷的選擇放棄,硬性上馬那是很不明智之舉。

說嚴重點,葉助理一意孤行的干那是在刁難省委省政府。這個,我萬有良是不是可以視作葉助理推卸責任的一種隱性的手段。

一旦完成不了任務,你可以說是省里不支持才倒致紅拍天真留不住?」萬有良當然對葉凡不感冒了,立即站出來配合白廳長加大力度攻擊起了葉老大.

「是啊,做事也要看能力了。如果能力不夠硬要上馬哪怎麼辦得成?

如果紅拍天真提出更無理的要求難道我們也需要滿足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