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二千六百八十九章我不跟小娃娃玩過家家

第二千六百八十九章我不跟小娃娃玩過家家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大哥,莫非這貨也會大喊一聲,對著這茅草屋子來個1.劈腦袋2鬼剔牙3掏耳朵三斧頭不成?」費一度裝得一臉的疑惑狀,就是葉老大都差點忍不住笑了。

哐當……

兩人趕緊看了過去,頓時啞然。原來是小天同志一斧頭劈在了柱子上。

居然發出金鐵想撞的刺耳聲音來。而在小天的斧頭之下那柱子終於露出了廬山真面目。

外邊的硬木頭皮子被斧頭上的那尖利的內氣給劈散之後露出了裡頭那鋼鑄的柱子來,葉老大目測之後笑道:「怪不得吳俊如此的鎮定,原來這柱子裡面還另有玄機。這精鋼鑄的柱子估計有水桶粗大。小天同志一腳是踢不斷了。

不過,小天同志這一斧頭著實不凡。估計是鼓足了這貨吃扔的力氣了。就連那鋼鑄的柱子也給砍出了個深達淺半尺的傷口來。

而小天的斧頭在沒有防備之下也給反震得彈到了五米開外一頭扎進了泥土裡。

「***,我說怎麼踹不斷,原來如此。什麼東西,看爺的鬼剔牙!」小天一聲吼叫,頓時是氣勢高漲。

這貨一個迴旋內氣外放把斧頭給吸回到了手中。再次在騰空轉了一個圈子,這次是頭上腳下,那把斧頭上那可怕的內氣振動得厲害,就是遠隔五六十米外的葉凡跟費一度都能感覺到小天的煞氣。

「小娃子。給老子滾!」屋裡的人終於坐不住了,隨著吼聲從屋子裡彈出一道身影來。

那人雙手中拿著的居然是一對銅錘。銅錘在空中一撞,發出鐺地一聲能讓人耳膜震聾的聲響來過後從空中呼嘯著往小天的頭上砸了過去。

「哈哈哈,隋唐第一好漢李元霸的一對擂鼓瓮金錘居然出顯身了。」費一度再也忍不住狂笑了起來。

轉爾,小費同志講道,「大哥,今天這場戲演得還真是有味道。傳說李元霸是隋唐第一條好漢,手持兩把大錘。縱橫天下。後來因違反師訓,殺死了本有三載龍命在身的宇文成都,被九天應元雷聲普化天尊復仇,死於天譴。」

費一度講完後居然似笑非笑的看著葉凡。

「你小子心腸大大的壞滴。」葉老大沒好氣的哼聲道。

「啥意思大哥,我可是沒講半句話的。」費一度狡辯道。

「還想蒙我不成,你估計是把我葉凡幻想成李元霸了吧,不過人家李元霸是隋唐第一好漢。除了天雷之外根本就沒人能戰勝他。

我葉凡還沒到這種程度,你看到沒。就是在華夏也出現過好幾個高手我葉凡只能是望其頸背了。

所以。這個,寫書人要李元霸死也只能讓天雷出動了。不過,人有的時候神經錯亂之時也有此舉動的。

不過,我葉凡命不會如此短的。至於說程咬金是隋唐四絕之一。

那是註定戰不過李元霸的。不過,今天的歷史將在這裡改寫。」葉凡神秘一笑說道。

「大哥的意思天通肯定能戰勝吳俊,不過,吳俊到底段位達到多少。大哥能從他出手的氣勢看出來嗎?」費一度問道。

「你看,他跟天通暫時戰成了一團。從目前的氣勢看兩人也差不多份量。不過。天通剛才踹那柱子花了許多力氣。要緩一緩。」葉凡笑道。

茅屋前的草地上哐哐哐鐺鐺鐺的聲音不斷傳來,在幾分鐘之內天通跟吳俊那手腳相當的快。居然交換著來了十幾招了。場外只能看到一片斧影跟雙錘的晃動。

有時連人都看不清楚,費一度儘管有著費家的鷹眼,但是他沒有葉老大的運氣好,沒有葉老大的奇遇。

這費家的鷹眼雖說是一種觀察方面的技藝。但也僅比普通武功者的眼睛敏銳了一些罷了。

而葉老大因為兩次服食了幾百年的巨蟒之血以及先前的太歲等一系列原因造就了葉老大鷹眼已經不能稱之為鷹眼,它完全的變異了。可以講是人體生物雷達波了。

普天之下估計這個只能是屬於葉老大自個兒的獨門絕技了。就是葉老大想再造一個擁有生物雷達波的朋友來也是不可能的。

鐺……

這一次聲音特別的刺耳,果然,兩人的兵器都給對撞得反彈到了幾十米開外。

而兩人都迅猛的往後一退,手往兵器一招。兩股大力傳出去,兵器回到了手中。

「吳俊也能做到內氣外放了,估計跟天通的階位差不多了。不過,兩人都因為剛進入十段位,所以內氣外放的能力不是特別的強大。如果距離太遠的話就不能把兵器隔空拿回來了。」葉凡暫時當了一句解說員,而聽眾就費一度一個人。

「小子,打得痛快,再來!」天通興奮得很,那張娃娃臉漲得通紅,大聲的叫著。此刻的天通像極了一個頑皮的孩童。

「你不是小孩子,身手如此的高。閣下叫什麼?是不是童司令請來的高手?」吳俊此刻也收斂了囂張,一臉慎重的盯著天通問道。

「打過爺爺再說。」天通居然囂張了起來。

這貨一講完隔空把那個斧頭往空中一拋,斧頭在空中快速的旋轉著,發出嘶嘶的刺耳聲響來往吳俊頭上旋轉著殺了過去。

「連名都不敢報,什麼玩意兒。」吳俊的高傲也上來了,雙錘也是往空中一扔,在空中呼嘯著直直的夾擊向了天通的斧頭。

兩人此刻都是用內氣在硬拚了,雙方相隔著二十來米用內氣控制著兵器在空中哐哐撞著追著互拚著。

這樣的比拚比直接的用兵器相撞還費力氣,因為,兩人畢竟內氣不是特別的足。短短的兩分鐘過後,兩人都濕透了,額角都冒著豆粒大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