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二千七百零四章典型人物

第二千七百零四章典型人物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呵呵呵,葉助理可是你們省電視台現階段正在大力宣傳的典型啊。」朱部長笑著,幾人進了包廂。

「好像是的,就是風州那個跟紅拍天真合資的世界百強企業的事吧。能把紅拍天真拿下來,全省人民都受到鼓舞了。世界百強企業進駐風州,著實不簡單啊。現在這風在全省都颳了起來了。」邱台長貌似在讚歎道。

「引了幾個億而已,不算什麼。」葉凡笑了笑,轉爾說道,「不過,你們省台可是把我塑造得太『正點』了。我葉凡可沒這般的正點。」葉凡開始拋出話題了。

「噢,正點。葉助理,你這話可是有些模糊了。到底是什麼正點,說出來聽聽。」陳部長一臉笑容,她喝了口茶問道。

「就是形象太正點了,也就是在6月15號那天上午剪綵完畢後晚上就播出的新聞以及關於風州引進世界百強企業紅拍天真的電視專題報道。

當時羅書記齊省長田省長都在場,省委三大巨頭都到了。他們才是全場的中心是不是?

而且,關於風州引資一塊工作三位巨頭隨時都在關注著的。時不時還會指導一番下來。才使得紅拍天真集團順利進駐咱們風州。

這要宣傳的話也得大力宣傳三巨頭是不是?我只是配合他們工作罷了。

而且我是下屬,這是本來就是我份內的事,給省台這些高手們一塑造,我葉凡成了典型,而且還是主流型號大帥形象了。

我從來沒這麼風光過,我得感謝邱台長給了我這個機會。想想真是感嘆啊,羅書記露出的半邊臉龐可是襯托得我葉梵谷大得很。

這輩子我都不會忘了省台這些高手的塑造風格真是迥異,讓羅書記當了一回綠葉凡卻是成了紅花。

感謝感謝!邱台長。(最穩定,我敬你三杯。」葉凡講到後面雖說口氣沒變,但陳秀珍可是一愣,眉毛輕輕的動了動還看了看邱台長一眼有問詢的意思。

「這事我還真不知道怎麼回事,台里是有些高手在塑造人物一塊是有些特例的風格。

也許是那天的專題是以葉助理為主。當然得宣傳葉助理了是不是?

而且,前幾天我也不在台里,到美眾國考察電視設備項目了。

因為我們台里最近要更新設備,那邊的設備比較好。」邱台長臉色沉了沉自然也聽出味兒來了。而且是馬上就把這事往外推了。

「呵呵呵。塑造人物也是電視宣傳的一種手段嘛。」朱天明笑著在打圓場。

這事,朱天明是不會發表意見的。因為。主管領導陳部長在場嘛。要敲打要管理也是她出來。如果朱天明發表意見就有些撈過界了。

爾後就沒再談這事,四人都是喝酒聊天。不過,這話題已經埋了下來,自然會生根發芽了。

一走出東亭閣,陳部長剛回到家裡不久就接到邱長水要求彙報工作的電話。

「你還有臉過來,明天早上到辦公室。」陳部長那臉一板哼了一聲就擱下了電話,因為。在車裡她已經了解過這事了。自然,陳部長也明白了人家朱部長出頭來也是想問詢一下這事的意思了。

有人明擺著要整葉凡可是令得陳部長心裡直冒火。因為。這事還牽扯著省委羅書記,陳部長心裡像貓抓一般。

一回到家裡秘書不久就把那天省電播放的錄像帶拿了過來。陳部長是越看這臉色越陰沉。

自己不過到京城一段時間居然『後院』就起火了,這還了得,真不拿咱陳部長當部長了是不是?

第二天早上8點,陳部長一到辦公室就發現邱台長一臉綠色站在辦公室門口正候著的。

「進來說話。」陳部長哼了一聲進了辦公室。

「你說說,到底怎麼回事,這搞什麼搞?」陳部長也沒招呼邱台長坐,直接一屁股坐下手指敲著那盒帶子問道。

「陳部長,這事我了解過了。事情是這樣子的,台里其實不是這個意思的。不過,即時的製作完後拿去審批沒通過,工作人員馬上改了,不過,還是沒過。最後,這事,經有人提醒才過的。」邱台長滿臉漲得通紅講道。

「誰提醒的?」陳部長一臉嚴肅,問道。

「這個……」邱台長有點猶豫。

「不想講就不要講。」陳部長臉一沉揮了揮手要趕邱台長滾蛋。這個可是明擺著領導生氣了,你再不講後果肯定嚴重。

「是宣傳處的劉言處長,不過,這事分管領導卻是韋功明副部長。」邱台長腦袋一橫講出來了。

「韋部長,是他親批的嗎?」陳部長臉色更沉,因為韋功明是韋伯笑的堂弟,韋家在晉嶺可不簡單。

即便陳部長是省委常委也得掂量一下這事的輕重。而且,作為陳部長來講也不想無端的卷進這種事。

只是這事牽扯到羅書記,如果回來後不管不問的話那羅書記心裡會怎麼想。沒準兒還會認為是自己默許的,那自已是跳進黃河也洗不清了。所以,這事,肯定得向羅書記作個交待才行。

再則說了,『債主兒』葉凡找了朱部長,朱部長的面子總得給。

而且,聽說葉凡還是齊省長的親信,齊省長雖說暫時沒張嘴,但這事齊省長肯定心知肚明。

這事牽扯太大了,居然牽扯著省委一二號巨頭。現在又冒出個韋家來。陳部長心情頓時倍感沉重了起來。估計不管怎麼樣搞都將落了個『下乘』了。

「我看過,的確有韋部長的批示。」邱台長硬著頭皮講道,這傢伙現在後悔得直打跌,額角都是汗。

真想沖回去把省台那些個騷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