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二千七百一十章竹老果然耐不住了

第二千七百一十章竹老果然耐不住了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第二天才凌晨五點鐘,天剛蒙蒙亮。

葉老大正跟費青山在堡前的草坪上跑步,忽然一道宏亮而略顯陰沉的得瑟聲音傳來道:「怎麼樣,這銅賣廢鐵還值點錢吧?」

葉凡循著聲音望去,發現是從後山樹林子里傳來的。於是跟費青山快步進了樹林,發現一個頭髮全白的老傢伙正站在一顆樹丫枝上一臉狂妄的看著自己倆個。

「李竹,果然是你。」費青山淡淡說道。

「我堡門前的銅獅子是你給搞壞的吧?」葉凡看了李竹一眼,冷冷哼道。

「當然。」李竹很乾脆地就承認了,而且,相當不屑的看了葉凡一眼,哼聲道,「你是他的徒弟?這各廢物師傅拿來幹什麼?」

「算是吧,他是我師伯。」葉凡點了點頭。

「費青山,坐地老虎,有種的跟我來。」李竹再沒二話,眼神滑過費青山臉上,一轉身彈身而去。

葉凡跟費青山也不慢,反正藝高人膽大。幸好太早街上人也不多,再加上三人跑得都快。

一直飛跑了一個小時,以三人的腳力的話葉凡估計應該有一百多公里了。

李竹停下了身子,葉凡發現已經到了一個沒人的山谷。

什麼地方葉老大也不清楚。

「李竹,你玩神秘玩夠了沒有。把我們倆個帶這裡來就是為了找回以前的氣嗎?」費青山一臉平和。問道。

「幾十年了,我李竹無時無刻不在想著從前的那場羞辱。當年,我李竹不是不如你費青山。而是因為我受了傷,你這勝利也是勝得不光彩。」李竹選好一塊大石頭站在了上面而冷冷哼道。

「那是你的事,明曉得受傷了還要過來跟我比斗,只能講你是自取其辱罷了。

這能怪我費青山嗎?當年如果你提出受傷了要改期的話我費青山二話不說會立即點頭的。

而你執意要決鬥,這只能講你是糾由自取。現在居然還有臉擱在這裡講,你欺負一個小輩光彩嗎?

不就是踩扁了人家的銅獅子嗎?你這人。肚量太小,難怪這麼多年下來都耿耿於懷。

做人要光明磊落,敗了就敗了,要拿得起放得下才行。」費青山一臉豪氣,說道。

「你還敢講這話?」李竹暴怒了,大聲的哼道。

「做事無愧於心,我有什麼話不敢講?」費青山一臉的大師風采。

「無愧於心。你也好意思講這話,冠冕堂皇罷了。」李竹譏諷道。

「什麼意思我不明白。李竹。你把話講清楚。」費青山一愣,緊追著問道。

「當年在比賽前一天不是你找人暗算的我嗎?現在倒是講話很硬朗得很。

別以為我李竹是傻瓜,你費青山根本就是一個欺世盜名之輩。還敢在這裡跟我大言不讒。

費青山,你還有羞恥之心嗎?我李竹實在是沒想到,堂堂的華夏六尊之首,坐地老虎費青山居然如此的無恥,無恥到了極點。你根本就不配稱之為坐地老虎。我看你連條蟲都不如。」李竹憤然說道。

「住口,不許你這老傢伙這樣子講我師伯。」葉老大生氣了。喝叱了起來。

「小子夠狂妄的,別以為有兩手就以為天下無敵了是不是?費青山。今天我要當作你的面先教訓一下你這不知羞恥的狂妄徒弟。」李竹氣得鬍子亂抖,老傢伙在石頭上一巴掌就往葉老大臉上煽了過來。

叭地一聲脆響。

李竹頓時震驚得差點掉了眼珠子,他摸著自己那已經有些紫腫的半邊臉頰,嘴裡悲憤的大叫道:「不可能,不可能!」

「有什麼不可能,這世上一切皆有可能。就你李竹這點三腳貓功夫也敢在我師伯面前叫囂。什麼玩意兒?趁早給老子滾蛋去,當然,在你滾蛋前得把老子門前的銅獅子給弄好了才行。」葉老大收回了手,臉上極盡鄙視和囂張神情。

「不可能!」李竹狂爆了起來,整個人身子一彈躍起足有四米高從空中一腳劃破空氣往葉老大腦袋瓜上招呼了過來。

「不可能,小爺今天要讓你長長見識什麼叫不可能!」葉凡陰笑一聲,費家的虎鷹之功加上蝠王南陵候的水功,一下子跳起,居然跳到了竹老的頭上。

嘣……

好像是兩截木棒相撞的聲音傳來,竹老被葉老大一腳踢得表演了一個狼狽的空中飛人直接就砸撲在了三十米開外一個爛泥草地上。

老傢伙整個身子都陷進了草地里,就露出了一個屁股。肯定是葉老大故意使壞。

這貨一腳之下還隨手一划剛好一個圈把人家竹老的褲子給劃破了愣是扯掉了半截下來。竹老同志自然光彩的露出了他整個後屁股。

「老傢伙毛還真不少,居然從屁股丫邊冒了出來。」葉老大淡淡的譏諷道,不過,費青山卻是皺了下眉頭,看了葉凡一眼,訓道,「你打斷他的腿都行,但是,不準這樣子侮辱他。大梵谷手最重名節,這比你直接殺了他還恐怖。李竹,也許他也是受害者。」

「可是他踩壞了我的銅獅子,銅獅子是我紅葉堡的象徵,他這是公然的挑釁我葉凡的權威。我這也是還他一報。不然的話滅了他也不算過了。」葉凡反駁道,「師伯,對這種人沒必要太仁慈。」

「唉,算啦……,扯平了。」費青山擺了擺手,臉色也不怎麼好看。

「年輕人,還有些手段。」就在這時候,一道有些蒼啞的聲音傳來,葉凡轉頭隨聲望去,發現在右側一個獨立著的巨大石頭上什麼時候居然多了一面鼓。

這鼓跟普通的鼓相比也沒什麼奇特之下,似乎是羊皮蒙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