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二千七百一十一章鼓血

第二千七百一十一章鼓血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那子彈音波彈射到遠達七八十米處的一顆樹上,滋地一聲就穿樹而去。

碗口粗的樹榦上頓時就漏出一個穿透的小孔來。而且,音波去勢還相當的兇狠,最後扎在樹後的岩石上還炸開了個毛線粗的淺坑。

「老傢伙,要不是小爺閃得快還不得被你這音波彈給直接幹掉了。」葉老大嘴裡憤怒的喊叫了一聲,手腕一動,小李刀炸然出來,以奇快的速度攻擊向了老者身上的大鼓。

既然老者以鼓為攻擊武器,只要破了他的鼓他還有什麼攻擊能力,葉老大善於審時度事,還真是抓住了『鼓哥』的軟肋。

「小年輕,沒用。」鼓哥輕描了葉凡一眼,伸手指頭在鼓上輕輕一彈,一道鼓氣像是利箭一般射了過來。

而且,在空中發散開去。葉老大那般凌厲的飛刀一碰上鼓聲咔嗒聲不斷,分斷成兩截墮落於地面。這鼓音的確厲害,居然能把飛刀這般快的東西都給震斷。儼然不輸給電視中演的『六指琴魔』了。

「來而不往非禮也!」鼓哥陰聲一笑,居然伸出五根指頭在鼓上一掌拍下。

頓時,轟轟的聲音響起,震蕩得四周山壁似乎都在顫慄了起來。而空中詭異的出現了一些紊亂的波紋。

「注意氣波煞機。」費青山一見趕緊大聲的提醒葉凡道,而且,老費那眉頭鎖得更緊了,想不到李竹居然能請到如此極難見到的專門用音波攻擊的高手來。

什麼叫氣波煞機。

是指空氣在某些動西的震動之下會像飛機解體前發出的一種震顫。解體前的震顫會發散出一些像霧狀的煞機來。

別看像霧狀。這霧狀的東東殺傷性非常的強悍。有點像是那種可以打出散開鉛彈的獵槍的攻擊。它是全面開花的,範圍非常的大,令你防不甚防。而且,這種氣煞是令人防不甚防。如霧一般而速度又是奇快。

葉凡的鷹眼早掃描到了,一下子在掃描線上出現了幾十個細如毛髮絲大的青色斑點。

而且,這東東來勢非常的兇猛。估計這隨便的一點青色斑點就能殺死一個普通人。

一見此等情況用飛刀估計是攔截不下來了,因為斑點太多。除非用盾牌。

於電光火石之間,葉老大作出了選擇。

手往前一旋一推。水功施展到了極限。空氣在瞬間降溫,毛毛細雨在眼前一晃瞬間就凝聚而成了一堵方圓高達三米厚一尺的水牆。而葉老大就在水牆的後邊持續把內氣逼入加厚水牆暫時當作盾牌抵擋紊亂之煞機了。

鼓哥擂得更帶勁頭了,他也要不斷的擂鼓才能把煞機給控制住快速攻擊到遠處的對方身上的。

不過,見此情景鼓哥面色一僵,是做夢也沒想到這傢伙居然能憑空搞出一堵水牆來。

這牆來得太突兀了,那些紊亂煞機會都扎進了水牆之中好像陷入了爛泥潭之中不見了蹤影。

喳喳喳……

不斷的聲音響起,煞機一進水牆居然又沒影了。鼓哥臉色難看了起來。剛才這紊亂煞機可也是他強力進攻手段之一。

居然被這小年輕的化解了,這要是傳到圈內去還不得被朋友們笑掉了大牙。

鼓哥眼珠一轉。手勢突然轉環。在鼓的邊緣以及中央地帶。貌似胡亂的敲擊了起來。

不過,這時候的紊亂煞機好像更為煞氣了。而且是紊亂著往空中而去。

並且在鼓哥那詭異手法的應用之下像是亂竄的蝌蚪一般四面八方全包圍著往葉老大身上而去。

「小子,看你還怎麼擋?」鼓哥得瑟的叫著,嘴角掛著一臉的勝利者之陰笑。

「擋不死你龜孫了的小鼓子!」葉老大怒吼著,手勢也是突變,往四周圍拚出吃奶的力氣搗鼓著。如出一輒,瞬間。周遭空氣降溫。

不過這次降溫更為明顯,那毛毛細雨覆蓋了周圍上百米範圍。

紅衣女子居然一臉欣喜的伸出纖纖之手來在空中摸了摸。嘴裡嘀咕道:「還真是雨嘞!」

空氣一動,空中形成一個龍捲樣的小黑洞。而再次眨眼之間葉老大居然詭異的一動身子鑽進了黑洞裡面。而鼓哥的紊亂之煞機也到了。

不過。令鼓哥暴怒的就是此刻在葉凡的周遭形成一個詭異的水牆桶狀物把葉老大全身都包圍在了裡頭。而自己的紊亂煞機會都鑽進水牆形成的桶中失去了效果。

而此刻緊捏拳頭準備隨時展開增援的費青山也鬆了口氣,心裡嘆氣道:「想不到這小子的花樣倒是很多,這蝠王南陵候的水功真是名不虛傳。」

「九毛!」葉老大一道冷哼,帶著他的『水桶』快速滾動著眨眼間到了距離鼓哥十米之外。

而『水桶』全面散開形成一道道飛箭扎向了鼓哥。鼓哥趕緊一擂鼓,發散開去的音波往水箭而來。

就在這時候,叮叮叮……

一道非常刺耳的聲音響起。

鼓哥的鼓聲微微一頓,而鼓哥的臉色也是微微一僵。在這關鍵時刻,葉老大張口了,一道毒痰快如子彈彈到鼓哥面前。

啪……

一股黑霧升騰而起,頓時就把鼓哥包圍在了其中。

「小子,居然敢玩毒!」鼓哥爆怒了。這貨吼叫著整個人抱起它的大鼓兵器從黑霧中掙扎著騰了出來。

不過,老傢伙好像是中毒了。面色已經有些發青紫之色。

「哥你沒事吧?」不遠處的紅衣丫頭有些擔心的問道。

「屁事,就這點屁毒能奈何老子鼓血,笑話!」鼓哥還狂妄的叫了一聲,不過,情況好像也有點糟,嘴裡居然噴出一口鮮血來。

叮叮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