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二千七百一十八章夜入南雲家

第二千七百一十八章夜入南雲家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是啊,某些同志剛才是站著講話不腰疼。什麼咱們的任務軍隊也能完成。

哪現在只不過去五毒教一趟,又不是安排某些同志去跟五毒教較量。

居然連去都不敢去了,這難道就是軍人的風格?我要想啊,要是a組真的解體了。

咱們英勇的某些軍人同志可怎麼辦嘞?」崔金同陰陽怪氣,差點氣得蘭遠金吹鬍了瞪眼了。

「去就去,我服從葉凡同志安排。」蘭遠金火大了,冷冷哼道。

「葉將軍,我一個大男人你安排我去峨嵋山是不是有些不妥當?雖說江湖的事我不怎麼清楚。

但是,峨嵋派可全都是女人。聽說還都是尼姑。我是搞思想政治工作的,難道叫我去給她們上政治課。

這個,能不能換位同志去。最好是咱們組裡的某些女同志去最好不過了。」楊國濤也是臉臭臭的講道。

「看到沒,有人怕毒,有人居然怕娘們。咱們新時代的軍人風格哪去了,連些娘們都擺不平還何談為國效力?

難道峨嵋山那些尼姑們會把某些同志整個給吞了不成?開河同志,你看看,你剛頒布了任務,某些同志馬上就站出來推了。這是典型的撂挑子行為,咱們不能只要求葉凡同志要接受這個艱巨的任務而咱們就可以推三擋四的不想干。

這叫什麼,只許州官放火不給百姓點燈是不是?更何況葉凡同志還不是普通老百姓。他也算是州官嘛。

而且是班子集體任命,一致通過的這次任務的主帥,開河同志,我講的可有道理?」李嘯峰把話題引向了龔開河。

而且,當面就直言批評起楊國濤來了。楊國濤咂巴了一下嘴,可是還沒開口,龔開河一臉嚴肅,講道。「這次任務最重要點在葉凡身上,由他挂帥這是班子集體決定的。

現在葉凡同志下達的每一個命令就是軍令。

哪位同志不服從的話我龔開河同志絕不會手軟的。到時上軍事法庭的話別講我龔開河同志不留情面。」

「我堅決服從葉凡同志的安排,堅決完成任務。」楊國濤氣得雙眼瞪得老大,唰啦一聲站了起來還衝著大家來了個標準軍禮。爾後,老傢伙補了一句道,「就是死在峨嵋我也要完成任務,我是共和國的光榮軍人。馬革裹屍是我的夢想。」

這後頭一句話當然就是氣話了。老傢伙還真是英雄得很架勢。

「呵呵呵,我希望國濤同志還是能全身而退的。而且。我相信峨嵋派這些尼姑們還是有法律意識。還是有國家概念的。畢竟,都是華夏人嘛。這峨嵋派是咱們自已國家的峨眉派,並不是戰場。國濤同志難道還要跟這些尼姑打仗不成。所以,這話講來是嚴重了,嚴重了。」龔開河轉爾又一臉微笑著講道,算是安撫一下老楊同志了。

「其實,我覺得還有一個地方被咱們忽略了。」這時。蘭遠金一摸下巴,講道。

「噢。還有什麼有實力的門派給咱們忘了。遠金同志快提出來嘛。」龔開河示意道。

「羅浮宮。」蘭遠金說道。

「嗯,羅浮宮應該有實力。咱們的王老就是出身羅浮宮的。雖說這幾十年下來羅浮宮都相當的低調。

基本上不見有什麼弟子在社會上出現。但是,羅浮宮從來沒有停止過派弟子到咱們社會中來歷練。

而且,王老如此的高手就是出身羅浮宮了,那宮中應該還有高手。」龔開河點了點頭,看了蘭遠金同志一眼,問道,「那老蘭你認為派誰去較合適?」

「王老出身羅浮宮,其子王成澤同志去最合適不過了。」戴成搶先講道,「畢竟,自家人嘛。」

「不妥當,正因為王老出身羅浮宮。這關係估計到現在還沒斷了,還挺親密的。

大家都清楚,辦事的時候最怕遇上熟人了。因為,你拉不下這臉子來。

到時熟人給一說叨,你就心軟了。就怕成澤同志到了羅浮宮反倒不好意思開口講這個了。

白忙活一趟不講還讓人家成澤同志心裡落下個不痛快了。至於誰去嘛……」蘭遠金講到這裡看了戴成一眼,戴成那臉一僵,狠狠的瞪了蘭遠金一眼,還沒等他開口搶先講道,「大家都有地兒去就我沒地兒去,我心裡有愧。

我戴成是一個忠貞的愛國者,在國家有困難的時候就應該挺身而出。

不像某些同志還在這裡講七講八,話講得可是冠冕堂皇的,其實全是屁話,說白了,就是怕有危險嘛。

這些武林大派的,有些不是按常理出牌的。真的不小心傷了人就是國家來講也不好跟他們計較是不是?

所以,羅浮宮再可怕,我戴成向葉將軍請令,我願意去羅浮宮一趟。相信羅浮宮不會是戰場,還要跟幾個娘們打仗什麼?」

戴成這搶先發言是慷慨激昂,差點氣死了蘭遠金跟楊國濤。知道戴成搶先下嘴就是要封自己的口。

而且,反倒給了他一個表現自我的好機會。老蘭同志鬱悶啊,只恨自己剛才下嘴慢著了點兒啊。

「呵呵呵,同志們都領了任務,我看就在二天之內吧,一定要去一趟。

至於需要配合的人手方面你們自個兒問龔組長挑就是了。不過,剛才經蘭將軍一提醒我倒是想起一個地兒來。

就是咱們只把目標對準了實力強大的門派卻是忘了共和國中有些實力強悍的家族。

也許他們真正實力比某些門派還要強大。比如葛東嶺那地兒就有一家,主家姓雪。

當初我也去過一趟,居然給我碰上一絕頂高手。那個娃娃臉的女子一巴掌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