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二千七百一十九章關於蝠王南陵候

第二千七百一十九章關於蝠王南陵候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在大廳里有三個人,好像是南雲剛的弟弟南雲茂德正向哥哥談一些雜七雜八的事兒。

而南雲剛身側的椅子旁坐著一個婦人,估計是他老婆了。

「天眉也真是,都三十的人了還不找個婆家。整天把自己關在院子里也不怕憋出病來。」南雲茂德喝了口茶講道,葉老大一聽談的居然是南雲天眉。

這貨頓時耳朵一豎更是來了興趣。因為南雲天眉不但功底子高,而且葉老大覺得這女子有些神秘。

直到現在葉凡也沒真正搞清楚南雲天眉跟南雲剛到底啥關係來著。

嗎滴,才30歲居然半先天,比老子踩的狗屎還要多,葉老大不由得在心裡憤憤然的嘀咕了一句。

「怪了,前次不是聽說她出去過一段時間。莫不是去會男朋友去了?這現象擱她身上有些古怪啊。」南雲剛講著轉頭看了老婆一眼,問道,「林秀,你不是講她有給你講一聲是不是?」

「嗯,前段時間她說呆家裡太悶了,所以出去逛逛。不過,有沒男朋友這個我不知道。

你也曉得你那妹子那脾氣,倔得很。而且也沒幾個閨蜜。平時都呆家裡一聲不吭的。

除了喜歡練武好像沒見過她喜歡什麼?以前我也張羅著給她處對象的。像劉家的二小子,賈家的那個賈丁都不錯。

不過,都給她拒絕了。有次她煩了起來。說是要處對象行,要求男方能打過她。」林秀輕點頭講道。

「打過她,這世上哪去找這種人。即便是能找到估計也是七老八十的了。

她那身功底子聽說還是祖爺親傳給的。並且祖爺特別的疼她。她剛一出身祖爺就相中了她。

所以,從嬰兒時代祖爺每天就用最精純的『息液』為她洗浴。」南雲茂德講這話時居然有些醋味兒,估計是覺得祖爺有些偏心了似的。

「是啊,我雖說是她大哥,但祖爺好像對我並不怎麼待見。要不是父親讓我掌舵,說不定還輪不到我。

不過。祖爺也很少能見到他本人。就是我這個重孫子中的老大也僅僅是見過他兩次真面目。

祖爺太神秘了,而且功底子其高,我想,他在江湖中應該有名頭罷。

可惜的是祖爺從來不講。以前只是給我的手掌上按了個蝙蝠印記罷了。難道他的名頭跟這蝙蝠有些關係不成?」南雲剛有些鬱悶的講道。

「我還以為是你的胎記呢?原來是祖爺給你的。」林秀插嘴笑道。

「不是,那是祖爺給的。我們幾個兄妹中估計就我跟天眉有。茂德因為身體不怎麼好,所以,功力不高。

因此也沒能討到祖爺的印記。不過。這印記拿來有什麼用?」南雲剛有些疑惑,反倒是葉老大一聽。頓時差點瞠目結舌了。

心裡暗道難道這南雲家就是老子那便宜師傅的家?不過。我的蝙蝠印記是無形的融入手掌中,沒有內氣逼著是不會出來的。既然南雲剛的是印記,老婆還認為是胎記,說明她都能瞧見,那說明就是在手掌上的。應該不是南陵候了。

「傳說江湖中有個大高手的印記就是蝙蝠,他們叫蝠王南陵候。我想,他姓南。莫非是祖爺在外頭創出來的名號?不然,不會這般巧合吧。他也姓南。」南雲茂德問道。

「這個不清楚了,不過。咱們家是南雲。而那個蝠王只是姓南,並沒有一個雲字。」南雲告搖了搖頭,看了弟弟一眼講道,「這事,父親肯定知道,不過,父親一直沒開口。以前我還問過,不過,父親很生氣。大聲的訓叱我,說不該問的不要問。後來我就不敢再問了。父親那脾氣,也是火爆得很。」

「雲剛,『息液』是什麼,難道是高營養的像長白山參王那種東西嗎?

如果能找到的話咱們也去找些給告宏洗洗身子。告宏這身子也不怎麼好,天天又跟那些公子哥們喝酒打牌。

我怕他身體會越來越差,要是把身子喝壞了怎麼辦?」林秀一臉擔心的說道。

「不是山參王那種東西,怎麼講吧。人體有自身練成的的氣,我們叫內氣。

而內氣越來越濃之後在丹田內形成濃度更高的半液化的氣體,我們叫它『內息』。

內息是練功者精純所在,比內氣的質量更高。而『息液』的質量比內息還要高,息液是完全液化了的內息。

而武者九段時才能逼出內氣,而內氣完全半液化成內息之時就達到了半先天的境界。

一旦練功者內息完全液化之後變成了息液那就是『先天大能者』的段位了。

這種人世上極少,祖爺在幾十年前就達到了傳說中的境界。所以才能把丹田內的『息液』硬性的逼出來摻和了一些特殊的藥材給天眉洗浴的。

這種事只要祖爺回家時都會幹,一直幫天眉洗到了六歲才收了手。

不過,後來每隔一段時間都要傳功給天眉,祖爺是把自已那精純的息液化成內氣逼給天眉的。

不然的話,這世上哪能有30歲就突破到半先天的強者。天眉根本上就是祖爺個人創造出來的一個神話。

當然,天眉的根骨也是奇佳。如果是換作你我估計會因受不了那強大的壓力而死亡。

所以,茂德你也不要在心裡對祖爺有什麼怨恨。那是因為咱們家就天眉一個人能承受得住祖爺那強悍的息液的。

如果給你是害了你。」南雲剛講道。

「那我們家告兒沒希望了是不是?」林秀有些喪氣。

「就他那破根骨,就是內息洗浴都受不了,就更別說息液了。這小子一點不爭氣,天天就懂得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