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二千七百二十一章她動情了嗎

第二千七百二十一章她動情了嗎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哼,不放你又要怎麼樣?」葉凡臉色陰沉得能滴墨了,那是盯著南雲笑笑。

「那你試試,如果你今天能走著離開具有千年歷史的南雲府的話,我南雲笑笑這四個字倒著寫給你看。」南雲笑笑也是怒極了。

「南雲天眉,你怎麼講?」葉凡冷冷盯著她問道。

「南雲家是不可能讓任何人隨便侮辱的,包括你葉凡,也不行!不然的話,我父親的話就是我的意思。」南雲天眉口氣平靜。

「馬上放人,我數十下。如果你再不放人,後果,你會想得到的。」南雲笑笑兇巴巴的逼了過來。

「你們不仁我也不想義了。」葉老大再也忍不住了,口一張對準南雲剛就來了一下,頓時,黑紫色的毒霧升騰把南雲剛整個人瀰漫其中。霧中頓時傳來南雲剛的劇烈咳嗽聲。

「你……你放毒,小兒,今天定要將你碎屍萬段。」南雲笑笑指著葉凡腳一彈就要動作。

「不想要南雲剛的性命你就上!」葉凡以化音迷術施展開來攻擊過去的一句話,頓時使得南雲笑笑微微一停,不過,老傢伙旋即居然不顧兒子生死一掌往葉凡臉上拍了過來。看來,老傢伙愛面子到了極點。

「父親,大哥中毒了。」南雲天眉一掌抬起一卷就把父親南雲笑笑的掌勁拍散開。而且一扯愣是把南雲笑笑整個往前撲的身子給逼得停在了原處。

「毒咱們不怕。以著咱們南雲家的臉面,我可以親自去五毒教一行,有他們出手什麼的毒解不了。倒是這小子,今天老夫要拔了他人皮。一隻手已經不夠了,我要他一輩子在床上渡過。」南雲笑笑自有算盤,不然,他也不敢冒然出手。

如果葉凡一掌想拍死南雲剛也不可能,因為南雲天眉在此。相信葉凡也不可能傻瓜到拿自己小命開玩笑的地步。

螻蛄尚且貪生。更何況是人。而且還是有著大好前途的一個政府高官。

南雲笑笑相信自己幾十年的判斷力以及經驗。他在用兒子的生命作賭。

「本人曾經去寮國那邊的三毒教兜過一圈子,三毒教的教主宗無秋跟五毒教的秋老大是同路數手人。你如果認為五毒教能解開我下的毒的話你可以賭一把。」葉老大此刻倒是出奇的冷靜。一臉玩味似的盯著南雲家的人。

「這種小把戲騙三歲小兒還差不多,就憑你到跟五毒教齊名的三毒教去兜了一圈子,這話,三歲小兒也不會信的。」南雲笑笑突然笑了,他看了葉凡一眼,哼道。「你以為我們南雲家的人整天就曉得躲家裡生孩子是不是?

江湖的事不要說全知道,但知道二三分還是有的。三毒教是起源於五毒教。因為兩大教主折騰不合而另一支遠走寮國的。

而如今的三毒教教主宗無秋一隻腳已經踏入到半先天境界。就憑你這身手。

不要講人家半先天,就是三毒教的毒也絕對能讓你去得了回不來的。

一談起這兩教其它門派都是敬而遠之,那是因為他們的毒防不甚防。

就是跟宗無秋齊名的高手也不敢輕易去三毒教找麻煩的,那就更別用說你了。

首先,你連我都打不過,還敢去找宗無秋,笑話。天大的笑話。」

「呵呵,信不信由你。接著。摔死了我葉凡不包賠的。」葉老大居然詭異的笑了,一把拎起南雲剛扔了過去。

南雲笑笑趕緊把人給接住了。老傢伙也不講話開始檢查了起來。不久收了手,還輕聲的問了南雲剛幾句。

「你下的什麼毒?」南雲笑笑兇巴巴的問道。

「有飛刀的話本人馬上解毒,沒有的話本人無可奉告。既然本人敢把他交還給你們,自然也不怕你們耍任何手段。

死又有何謂,你們有什麼手段儘管使出來就是了。

今天我葉凡已經打算把這一百五十斤擱你們南雲家了。」葉凡的話講得大義,其實聽在南雲家根本就是一無賴嘴臉。

「你……老子要讓你求死不得求生不能……」南雲笑笑差點咬牙切齒,身子一騰就要進擊葉老大了。

「慢著父親。」這時,南雲天眉又擺了擺手。

「天眉,你想幹什麼?對這種人還有什麼可客氣的。你放心,他下的毒再厲害也不可能超過五毒教的。

相信爹,雲剛絕對沒事的。就憑著咱們家,五毒教也得買點面子是不是?

更何況,老太爺子去外邊這麼久了也該回家一趟了。到時有他在,什麼樣的毒有用嗎?」南雲笑笑擱不下這張老臉,決定賭一把了。這人哪,有時面子好像比命還要來得重要。

「萬一解不開呢?父親,這江湖上的事你不是不清楚。一把鑰匙開一把鎖,要是解不開怎麼辦?我們不能拿大哥的命去賭這事。」南雲天眉還是很重兄妹情的,是以懇求的語氣講這話的。

「絕對解得開,解不開我南雲笑笑不要這張老臉去求五毒教。」南雲笑笑對葉老大那是恨到了極點,居然不顧兒子的性命了。

「父親,這事不能這麼解決,你交給我來解決。」南雲天眉說著,她看了葉凡一眼,此女此刻是一臉的憂鬱,哼道,「你真要以我哥的性命想逼嗎?」

「不是我逼你們,是你們在逼我。我只是想拿回我的東西罷了。」葉凡哼道,也是瞪著南雲天眉寸步不讓。

「沒有其它解決的法子了是不是?」南雲天眉逼將了過來。

「除非你們還我飛刀,而且保證不準再次騷擾我以及我的家人。不然的話最多就是魚死網破。」葉凡態度空前的堅決。

「那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