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二千七百三十四章眼神

第二千七百三十四章眼神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跟在俄羅斯賺錢相比快能頂上一年的收入了。

而且,胡峻銓還有個習慣。有時你給他踩得高興時隨手就會甩下一疊錢來。

自然這些習慣托米斯拳會的妞們都曉得,只要胡峻銓胡大少一到,各位妞都在心裡默默念叨他能挑上自己。

不過,這次胡峻銓專註於跟柏德講話,倒沒砸錢下來。俄羅斯小妞不由得有些鬱悶。

這妞乾脆把胸峰子拚命的往胡峻銓那赤裸的腳底板下頂去擠去。希望能引起這位『眼神』的注意。

「沒錯,我有時也覺得有些怪。這傢伙每次真留有力氣了,不然的話短短的時間居然升到了四星拳王位置。

每次下來這傢伙好像戰得辛苦,其實我看他很輕鬆。」柏德也點頭道。

現在的柏德不但是莊周集團的名星拳王,而且也獲得了公司一定的股份。

自然要為集團公司拚命了。對於有潛力的同志柏德也不會怎麼樣吃醋了。因為這些人暫時還不能影響到他的地位。

「大家眼睜大點,這次很可能就是對銅金的最後一次考察。如果下決心的話這次就要簽下他了。不過,傭金方面,你說多少較合適。」胡峻銓問旁邊一個老傢伙道。

「這個,我看二百萬就可以了。」老傢伙答道。

「等看過這場比試再作定奪了。」胡峻銓微微點頭。

「銓少。要不要考察塔布斯?聽說這傢伙也相當的厲害,一拳就打暈了鞏馬。」老傢伙提議道。

「鞏馬有什麼用,老子一腳就能蹬得他回姥姥家去。沒有潛力的人湊一堆自然也沒什麼看頭了。」柏德覺得老傢伙好像有懷疑自己的眼光,自然有些不高興了起來。

「柏德,也許你會錯滴。」想不到胡峻銓突然一轉臉淡淡的笑了笑,爾後把雪茄擱在了旁邊桌上。這貨微微一閉神。

「難道銓少也認為這個塔布斯有潛力不成?」柏德彼為有些不服氣。

「咱們雙方賭一場,我壓塔布斯50萬,你敢不敢應?」胡峻銓似笑非笑的張開眼盯著柏德。

「成交!到時我勝了請你去九月樓一行。」柏德臉上閃過一線淫蕩。

因為九月樓可是美眾國相當有名氣的高檔享受會所。裡面經常能淘到那些歌星影星伺候你。當然,這些歌影星在好萊塢只能算是三流名星了。

雖說是三流,但要價也不菲,進去一次的話你要歌影星相陪的話一次估計就得十萬美金打頭了。

「好啊,柏德請客我當然去。」胡峻銓笑道,雙眼在葉凡身上滑動著,好像一個淫蕩貨正在觀賞著一個脫光了衣服的美女。

葉老大居然隱隱的感覺到了胡峻銓眼光。不過,這貨鷹眼餘光掃去。心裡頓時一驚。暗罵道:娘滴。比老子還會玩。這作派,太那娘的誇張了。

因為他能感覺到胡峻銓好像腳指頭正在地下兩個姑娘身上蹂躪著。

當地一聲響,全場頓時安靜了下來。

比賽開始。

葉老大還是淡定的走向台中央跟銅金碰了一下拳頭表示禮節,爾後兩人拉開了距離。

「嗨!」

想不到這次銅金居然不按常理出牌,手一彎一個彎拳掄起往葉老大腮幫子旁砸擊而來。

雖說沒有內氣劃破空氣,但這拳風首先就到了葉老大的臉腮旁,好像火灼一般。

這傢伙這力氣跟六段身手有得一比。完全可以去爭取到六星拳王稱號了,葉老大心裡想著。估計這貨也是想干扮豬吃虎的騷包事兒。想不到兩人居然『撞車』了。

葉老大面上掛著微笑,順手伸開五指一把抓了過去去。

咔嚓……

似乎是兩拳相撞的聲音傳來。不過,銅金的拳頭被葉老大五指給牢牢抓住了。

銅金頓時一震,這貨漲紅了臉往回一收拳頭,不過,一扯之下居然沒能扯動。

「扎!」銅金臉快成紫青之色了,而胡峻銓跟柏德早就瞪大了眼一臉駭然的看著葉老大。

「怎麼個狀況?」胡峻銓問道。

「不清楚,好像是銅金那剛猛的拳頭居然被人給抓住了,扯都扯不掉。」旁邊一個老傢伙眼神還相當的好,講道。

「看來,咱們的培養對象要換人了。」胡峻銓說著瞄了柏德這貨一眼,發現這貨臉色有些鐵青色了。

這個,一個是推測失誤丟臉子,二個自然就是肉痛自己的五十萬美金了。

「啊……」銅金拚出吃奶的力氣見拳頭被扯住脫不開身,乾脆一腳狠礪地踹向了葉老大。

「滾你娘的球!」葉老大突然一抬腿踢在銅金的腳上,而這邊又一鬆手再一推,銅金慘叫著飛了出來,直接就飛過幾十個腦袋砸向了胡峻銓的包廂。

噼啦一聲巨響,遠隔五六十來米遠的包廂被砸中。那相當厚實的玻璃都給砸得碎了。

胡峻銓雖說被柏德拖了一把側身滑過幾步,但還是慢了點,手臂被玻璃砸得紅腫了起來。

「對不起銓少。」柏德嚇理趕緊說道。

「沒事,這年青人,我們一定要搶到手。」胡峻銓居然毫不再意的摸了一下紅腫的手臂,哼道。

發現腳下兩個美的妞比較慘,居然被飛人銅金給壓著了四條腿兒。

估計,兩妞的腿要殘了。兩妞自然早暈過去了,而銅金被柏德一把拎起叭地一聲就給扔到了下邊擂台旁。

那貨早就一身的鮮血,不過,葉老大力道拿捏得好。銅金骨頭肯定斷了不少,但生命無憂。

跟他無怨無仇的葉老大也不想動輒就要人命。

「好哇!」杜千草大叫了起來,狼破天居然也在狂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