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二千三百三十六章這傢伙是不是吃軟飯滴

第二千三百三十六章這傢伙是不是吃軟飯滴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誰幹的?」賈罩德豎起了眉毛,隨著喊聲,從門裡大堂後邊走出幾個年輕人來。

其中一個葉老大可以肯定,這傢伙功底子不弱。從他身上溢出的氣機可以斷定,此人有著四五段身手。

而牛指往四周的跑著,想找出砸東西的人。

「再砸再砸,還剩下幾個字全都砸了!」雪紅又拍起了手掌。不過,葉老大哼道:「夠了,走吧!龍東,你不要過來了,就陪吳局在這裡吃飯吧。」一講完,葉老大轉身就走了。最後,還是給了賈菲菲一點面子。

雪紅一看,撇了一下嘴也跟著走了。而唐寶兒跟李仙仙也跟著雪紅擠上了車子。方知白跟候文龍一看,兩人也是索然無味,叫了輛的士換地方吃飯了。

「方少,那個雪紅不簡單啊。」在車裡,候文龍一臉感嘆,說道。

「這丫頭我覺得怎麼有點神秘,還有那個葉凡,好像也有些神神叨叨的。估計,背後好像有高人在保護雪紅那丫頭片子似的。文龍,你怎麼看?」方知白問道。

「肯定有人,而且,此人不得了。沒看見人影就把金都給砸了。這個,好像只有電影中那些大俠能幹。」方知白臉上空前的凝重。

「不但是高人,人家也不怎麼『吊』金都。說砸就砸了,厲害。」候文龍縮了一下脖子。

「那也沒什麼,高人能高過槍嗎?」方知白有些不屑的冷哼道。

「賈勇。查到人沒有?」賈罩德氣得嘴唇都在顫慄,這傢伙,一臉的難堪,今天金都的招牌算是給人砸了。而且。令人鬱悶的是誰砸的都不清楚。

「賈叔,此人是個高手。如果我沒猜錯的話,肯定跟那個雪紅丫頭有關係。不然,怎麼會那麼聽話,說砸什麼地方就砸什麼地方。」賈勇眉頭緊皺著,看了大家一眼,又講道,「而且。那人好像也蠻聽葉凡的話。一聽葉凡哼聲就沒再下手了。這事,倒真是怪了。」

「小王,你給我講講,葉凡到底是什麼人。對了。到裡面包間去講。」賈罩德看了一眼,正想招呼吳正風局長。

不過,人家早跟著葉凡走了。賈罩德臉色更難看,氣得直進大堂而去。在二樓整了個包間就進去了。

「唉,賈總。我不早提醒過你。我那大哥不簡單,他很寵著雪紅的。好端端的你們惹他們倆幹嘛。」王龍東嘆了口氣,看了賈菲菲一眼,講道。「菲菲,你這脾氣也得改改。你左一口野丫頭右一口野丫頭的很不好。今天不就招惹了。你想想,暗中出手的那個人如果是招呼在你的身上。甚至臉上,那會怎麼樣了?」

「他敢!」想不到一旁的賈勇冷哼出聲了,他看了王龍東一眼,說道,「這事我們金都絕不會就此算了的,絕對是要一查到底。

高人就厲害了,我們賈家也不是擺設。文的武的都能過過招子。賈叔,今天的事如果不掰回來。

咱們這金都還有什麼臉面擱在京城之地,成人家的笑柄了。要不,這事,我們給南雲家講一聲。」

「就是!」賈菲菲也在一旁湊熱鬧。

「你少生點事。」王龍東沖著賈菲菲就哼開了。

「你這麼凶幹什麼?我賈菲菲又不是你王龍東的奴才?」賈菲菲小姐脾氣又犯了。

「你這樣講,那好,算我王龍東多事,賈總,告辭!」王龍東真火了,一講完扭頭就走。

「誰稀罕你,要滾就滾!」賈菲菲脾氣上來了,出嘴是毫不留情。王龍東轉身看了她一眼,再也沒講話,噔噔噔大步而去。

「早就該滾了,也不看看自己什麼貨色,居然癩蛤蟆想吃天鵝肉,想傍上我們賈家,什麼玩意兒。要不是看菲菲面上,我早打得他滿地找牙了。」賈勇在一旁哼聲著。

因為,那個介紹給賈菲菲男朋友的同志正是賈勇的鐵哥們,自然,賈菲菲逃婚,賈勇對王龍東這個第三者自然不感冒了。

「你放什麼屁,我的事你少管。那個南雲的也不是什麼好東西。以為我不曉得,你倆個串通一氣。」賈菲菲兇巴巴的朝著賈勇就吼開了。

賈勇砸巴了一下嘴,講道:「菲菲,我就看不出那個王龍東有哪一點配得上你。

要論家世,他有家世嗎?跟著那個葉凡混有什麼出昔。你看南雲家,人家要拳頭有拳頭,要實力有實力。

咱們賈家雖說有錢,但是,在官面層次跟黑一塊上是空白。要是跟南雲家結了親家,這兩方面立即可以補足了。有了南雲家,哪個敢來咱們賈府找事?」

「菲菲,賈勇的話也有點道理。我看那個王龍東也不怎麼樣,人沒本事脾氣還不小。你看,咱們家講的話他都不聽了,那個葉凡放句屁他當聖旨。」想不到賈總也是如此的講,言詞是還充滿了鄙夷。

「牛指,我們走。」賈菲菲顯然生氣了,一甩臉子就要走人。

「大小姐,你就不要走了。」賈勇往門邊一站,擺明了今天要攔人了。

「滾開!」賈菲菲朝著賈勇吼道。

「我已經通知你爸了,你哥快到金都了。」賈勇說道。

「你要死啊,滾開,我再也不想見到你這個叛徒!」賈菲菲咬牙罵著,一腳就踹向了賈勇。

賈勇硬挨了一腿,不過,他沒有動。賈菲菲一看,朴上去又踹又踢,不過,賈勇鼓著氣硬挨著,就是不讓開道路。

牛指一看,一把抱住賈勇想扯開人。不過,賈勇有著五段身手。伸手一推,叭嚓一聲,牛指那滾圓的身子就摔在了圓桌下。而且。還砸壞了兩張木椅子。

「你敢打牛指!我踹死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