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二千七百四十八章進賬四個億

第二千七百四十八章進賬四個億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咯咯,大手筆啊。咱們的計策安排得好。還是塔爺有辦法,居然安排了個人給咱們演了一齣戲。

塔爺講這是『苦肉計』。不然的話估計里爾那邊的下注總經額也不會高到哪裡去。

現在他們那邊猛漲到了二個億。咱們是不是可以全面拋出去了?」喬枘無輕看了看大屏幕問道。

「這個,我有些不踏實啊。不如就一個億算啦,少賺一點來得穩當一些。

如果全部拋出去就怕到時血本無歸。至於你講的那個計,華夏人是叫它『苦肉計』。

當時是三國時周瑜打黃蓋的故事。」胡峻銓祖上是華夏人,當然曉得這個典故的。

「你不壓我壓,我相信塔爺能行。」喬枘無輕有些生氣了,小聲哼道「你到底壓不壓,這樣吧,如果你不壓的話我就壓自己那一份。到時賺了錢你可別眼紅嚷著要分紅。」

「這個……」胡峻銓猶豫了一下,最後還是搖了搖頭,說道「你跟塔爺通一口氣,就說他壓的那一個億作為咱們三方合股壓的。

後邊我們莊周集團不再下注了。當然,你們要下注的話可以以私人名義而不能以合伙人方式再下注,我是不再下注了。

不過,事先要講清楚,如果一旦輸了的話我只認付那一個億我所佔的二成,也就是二千萬美金。

你們自已壓的我不會承認的。」

「人說你是『眼神」我看也就一膽小鬼。你這『眼神』這次估計得瞎了。」喬枘無輕冷哼了一聲,爾後一按按鈕個人下注了5000萬美金。而那邊唐城也把信息傳給了擂台上正坐在圍欄邊休息的葉老大。

「唐城,你來下注。把底牌全都拋上去。」葉凡交待道。

「剛才喬枘無輕壓了五千萬,而你又壓了一個億。咱們總計四個億就剩下二點五個億了。而這其中還有五千萬是胡峻銓的。他那部分不允許咱們動用。哪只能壓二個億了。」唐城講道。

「哼,把三酋長給的那一個億也給壓上,算是我葉凡借的。」葉凡講道。

「恐怕這筆錢組裡盯得緊,你一挪動的話那邊就會知道的。因為這個組裡估計在監控著的。」唐城皺了下眉頭講道。

「你給『大酋長』講清楚,我葉凡借的。我的家底子他清楚,我用人品保證一旦有誤會馬上補到卡里。」葉凡講道。

唐城去辦理了,不久回復說是大酋長同意了。不過,只能是你塔爺私人壓的,不算『部落』的錢。

「老頭,看來你還是太老古董了。老子想為『部落』賺些錢你居然不領情。」葉老大心裡嘀咕了一下。

還真是水漲船高,葉老大交待唐城的錢一下注下去屏幕一顯示里爾羅斯那邊馬上就有人跟進。

最後當地一聲鑼聲響起下注完畢,雙方的經額都達到了四個億左右。

而葉老大這邊九成的錢都是自己這方壓的。

「**,等下有得你後悔的。」喬枘無輕譏諷著笑道。

「我從不打沒把握的仗。」胡峻銓一臉淡定,看了看喬枘無輕,譏諷道「我倒是擔心某人會大聲的哭鼻子,這牛所賺點錢也不容易。估計這幾千萬已經是你的全部家當了吧?到時這錢全賠了,估計你喬枘無輕就得回到部落挖野菜掰玉米棒子了。」

「絕對不會,我相信他。」喬枘無輕很堅決的搖了搖頭。

當……

比賽開始。

葉凡跟里爾羅斯互相打了聲招呼後雙方拉開了十米距離互相對視著。

足足二分鐘過去了,下邊有人不耐煩的叫道:「怎麼還不動手?兩丫的大眼瞪小眼就能決定勝負啦?」

「又不是談戀愛還興那個脈脈傳情?」

「里爾,上去,一拳打趴下這個狂妄的部落蟲。」

「土人也敢到這裡來找事,打死他。」

「呼……」

里爾羅斯一聲大吼,拳頭一伸縮整個人像是一發剛從迫擊里衝出來的炮彈樣撞向了葉老大。

來勢非常的兇猛,在擂台上似乎都突然颳起了一道人為的旋風。

叭地一聲刺耳的聲音響起。

後邊就是嚓嚓嚓幾聲怪音響起,葉凡跟里爾都被撞擊得後退了三大步才穩當住身子。

這個,其實葉老大僅用了三分力氣。當然,這貨也很會演戲,表情是一臉的震驚。似乎是里爾的強大令自己心裡有點發虛了起來。

「看到沒,勝負難為啊。喬枘無輕,小心你那幾千萬的家底子吧。」胡峻銓臉上閃過一絲幸哉樂禍。

「你也有幾千萬。」喬楓無輕譏諷道。

「你比我多得多……」胡峻銓氣得甩話了。

「我願意你管得著嗎?」喬枘無輕一語犯傻的話下來令得小胡同志是徹底沒聲音了。

而里爾的臉上也是一臉的震驚,不過,是不是裝滴葉老大就不清楚了。

而擂台下這些下注者全都沉靜了下來,而壓里爾羅斯獲勝的那些傢伙都是心底里往下一沉。

因為他們在猛然間發現這個狂妄的傢伙好像有著跟里爾羅斯同檔次水平的能力。

那這場格鬥豈不是勝算僅有五五之數了。這些傢伙當然就擔心起自己的鈔票來了。

啪啪啪啪……

雙方照準對方猛擊開了,就是硬碰硬的猛擊。兩人頓時狠斗在了一起。都是往對方腦袋或身上要害部位招呼。

不過,令里爾羅斯相當鬱悶的就是自己那般剛猛的拳頭砸在對方身上好像砸中了一堆肥肉似的。

軟綿綿的有些不著力道。並且,似乎每次縮回拳頭時都感覺到對方的身體上似乎有吸力似的不怎麼好扯回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