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二千三百三十九章喬家大院的小底

第二千三百三十九章喬家大院的小底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這一對,大有正式迎客的架勢。..cm我葉凡微微一愣之後馬上就明白了,這是喬遠山在向自己發出信號。

喬報國攜老婆蘇香玲出來迎客,那就代表著他喬家正式接班人位置的墊定。別看這的一個架勢,裡頭可是內藏玄機的。

「哥,嫂了,你們倆今天真帥真靚。」喬圓圓樂滋滋的笑道。

「呵呵,你們倆也不賴。」喬報國破天荒的天了句玩笑,看來,這次葉凡能幫他大忙,這傢伙的氣消了不少。

而且,年紀輕輕能坐上德平大市的書記一職,也是喬報國滿面風光的最大原因了。這貨,自然心情不錯。

進到大廳,廳里已經坐了七八個人。

「哈哈哈,妹夫,好久沒在一起喝酒了,晚上咱們不醉不歸。」喬世豪哈笑著大步上前,擠開喬圓圓跟葉凡來了個當堂擁抱。兩人相互拍著對方的肩膀,親熱得很。

「老同學,幾年不見,你還是風采依舊啊!」這時候,旁側傳來一道聲音,自然是剛進入浦海市常委會的喬空成同志一臉熱情的笑著上來了。

「哪裡的話,跟老哥你比起來不行了。」葉凡笑著,見喬空成伸出的是二隻手,也伸出雙手緊緊的握在了一起。

「呵呵,笑了。我在你這個年齡階段,還只是個正處級的副市長。」喬空成笑道。

喬遠山正跟喬橫山分坐在主座左右兩側閑聊著,下首坐著一個留有點鬍子的中年人。

就在這時候,喬遠山招了招手,笑道:「葉凡,你過來。」

「爸,你叫我。」葉凡微笑著跟喬空成點了點頭走了過去。這一刻,葉凡當然成了全廳的焦點。

「這位是你堂叔,你可能還沒見過面。」喬遠山笑指著旁側那個留鬍子的中年人講道。

「堂叔你好修真世界.cm。」葉凡是不卑不亢,打了聲招呼。這貨心裡漸漸的琢磨出一點味道來了。

也許在這一刻,自己才算是真正的走進了喬遠山的心裡。不然。這位留鬍子的堂叔自己從沒見過,這次為什麼喬遠山肯介紹給自己。那意思已經很明了啦,其實就是認個門臉兒認個親罷了。

「呵呵呵,想不到咱們家圓圓的夫婿長得相當帥氣嘛。本來以是至少也得三十五六了,想不到你如此的年輕,倒是令我感覺有些意外。」留鬍子的堂叔笑道。

「正和叔,聽你到遠東電力集團了?」喬圓圓走過來笑道,雖只有一句話。但已經把喬正和的身份和工作都點出來了。

「你叔現在已經是國有遠東電力集團副總了。以後有機會多去走走。別到時碰著面還不認識。」喬橫山插嘴笑道。

葉凡自然暗暗的記下來了,這遠東電力集團可是華夏六大國有電力集團之一。這些電力集團老總都是參照企業的正部級別。副總絕對是副部級別了。

跟這樣的人掛上勾,今後對於葉凡發展本地電力一塊的事業相當的重要了。

要想富先修路。可是沒電絕對不行。電力的作用在現代這個經濟快速增長,工礦企業越來越依靠電力的今天更為重要的凸顯了出來。

這個,也許就是喬遠山介紹給葉凡的目的吧。也算是喬遠山投桃報李。給葉凡幫助大舅哥解決問題的一個補償吧。

「來來喬河。」這時,喬正和向著自己位置下側的一個老成的年青人招了招手。

「葉書記你好修真世界.cm。」喬河朝著葉凡先打了個招呼,葉凡微微一愣,再仔細看了看,的確不認識。

正想回招呼時,喬正和卻是笑道,「喬河,你叫他妹夫就行了。今晚上是咱們喬家自家人聚會,不要書記書記的顯生份了。」

「你好修真世界.cm。」葉凡笑回禮道。

本來該叫姐夫的。奇怪的是葉凡如此的稱呼喬正和也沒有什麼不悅,反而是一臉笑熱情的道:「葉凡,喬河是我大兒子。算起來他也是你的同事。」

「同事?這個,我好像沒見過姐夫了。」葉凡改了稱呼。

「呵呵呵。」喬橫山倒是爽朗的笑了,轉爾道,「喬河現在晉嶺省政府辦公廳二處任處長。整天在省里工作也有些煩味了,再了。適當的時候下到基層鍛煉鍛煉更能提高工作能力是不是?」

葉凡瞬間一琢磨,又琢磨出一點味兒來了,心這貨莫不是瞧上了同嶺什麼位置?

不過,在他們沒有揭題前葉老大自然裝傻了。而且,細琢磨了一下。覺得喬河看上的位置絕對不是正處級位置了。

不然,人家下來自找事了是不是?自然。瞧中的是副廳級位置了。而時下同嶺市還有兩個副市長位置空懸著。

不過,副市長位置也不是葉老大能決定的。那是人家省委組織部的事。

真要把這事擺平下來那得花費很大的精力。葉老大自然不想無端的攬上這種麻煩事了。即便是這種親戚也不行。

因此,這貨嘴裡卻是笑道:「基層的同志都削尖腦袋想往省里部門鑽。像我們下邊的同志,一個副廳級的副市長到了省里,人家一個科長都可以給你甩臉子。還是省里呆著好啊,我是想回省里都沒機會。」

「你想回省里是不是,怎麼中辦都不呆了要到同嶺。子,別跟你老人家我打馬虎眼。」對於葉同志如此**,喬橫山自然認為這貨是故意的,當然有些不滿意了。

「大伯,我是從基層一步一個腳印爬上去的。這京里呆不習慣,這京里的大氣候跟基層的水土完全不一樣。我這窮家孩子呆下邊呆習慣了。所以才要求下去的。」葉凡擺出歪理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