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二千七百五十五章廢了他

第二千七百五十五章廢了他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第二千七百五十五章

廢了他

空澤一郎的手在短短的幾秒鐘時間之內居然漲大到了小臉分盆粗大。爬書網.

而手掌居然顯現出一些淡淡的青sè出來。

葉老大也故意裝著在使力似的,倒是想看看這傢伙能使出什麼鬼花招來。2755

因為,葉老大想到今後費家跟橫斷家的約定。估計到時這空澤家也該是橫斷家的邀請之人。

先了解一下空澤家的絕招也有利於今後的對決。

空澤一郎完成動作之後一雙腳在護欄上一蹬,整個人居然平平的橫在了空中。爾後像一把梭子樣往葉老大肚腹之下戳了過來。

鷹眼下,葉老大有些吃驚的發現了這傢伙在雙手合十之前有一把無形的刀子,此刀子應該是內氣融合而成的,顯的是淡淡的紫sè。

距離五米之地時葉老大都感覺到了這股子刀氣的殺伐之勢。

啥東西,還刀破,估計是能短時間爆漲功力的秘術。葉凡心裡電轉過後馬上一動,蝠王的水功瞬間在面前形成一個乒乓球大的水球。

葉老大往前猛烈的一推,水球跟刀氣狠撞在了一起。

嘭……

好像是誰在擂台上丟了枚手雷,擂台晃了晃。叭地一聲空澤一郎整個人倒仰著頭往後被爆得飛彈了出去。

葉老大生氣了,因為那刀破的確厲害。剛才葉老大六分力氣居然讓這刀破餘波衝破了水球的保護把葉老大的頭髮炸得根根直立著像一火爆天神。

葉老大一個縱身如影隨行到了空澤一郎面前,一扯就把這傢伙從擂台護欄外邊的空中給扯了回來一掄之下就給狠甩在了地板上。

「慢著!」空澤本秀大喝一聲,不過,還是太晚了。葉老大已經一腳著實的蹬在了空澤一郎的胸脯之上。

那輕微的聲響之後空澤一郎的胸腹部好像一下子就癟了下去。連胸肋骨都有幾根從皮肌之處愣是挑出頭來。

這當然是葉老大要下狠手要徹底廢了空澤一郞。

就在這時候,一道黑影跟一道紫影從左右兩側飛而上。而且同時叫道:「少酋長小心後面!」

叭嚓叭嚓兩聲刺耳的響聲過後,葉老大一側身滑到一邊,轉頭一看,頓時心肝快裂開了似的大叫道:「小狼,歸布。」

因為兩人被飛縱下來的空澤本秀給踢得飛砸進了看台的人堆里。鮮血頓時就噴了一地都是,看樣子狀況很不樂觀。

葉凡先是一把抱起了車天叫著化名歸布。

「少……少酋長,我不行了,父親……父親……」車天頭一歪噴出大口鮮血,暈過去了。2755

「快點救人!」葉凡大聲的叫著,而唐城喬枘無輕都沖了過來,醫生跟護士手忙腳『亂』的把人給先擱在地下要馬上檢查一下。

「小子,廢我空澤家的人,拿命來!」台上的空澤本秀頭髮根根豎起像只老雜『毛』,豎掌為刀一把就要往葉凡身上招呼。

「慢著,無關人員不得上擂台傷人。」這時,外邊四個黑衣保鏢馬上衝到葉凡面前,這些人是托米斯拳會維持秩序的保安。

這是拳會會所為了表示公平而設立的。當然如果不能維持秩序的話全『亂』來這比賽也搞不下去。

「空澤本秀,你違規了,馬上下台。」吳大順cāo起話筒大聲的喊道。

「違規,在我空澤本秀面前沒有違規這一說法,給老夫滾開!」空澤本秀也是氣極了,今天這臉丟大了不說,而且,眼見著孫子給這個土著人給廢了,那是生死未卜。

叭叭叭叭四聲清脆耳光聲傳來,四個黑衣保鏢被空澤本秀煽得摔進了人堆里再也爬不起來了。

「空澤本秀,你個老混蛋。這裡是擂台,是公平格鬥。你個混賬東西重傷我手下,我塔布斯跟你拚了!」葉凡血紅著眼,其實是在故意設套要讓空澤本秀鑽進去。

這個時候傻瓜也不會選擇跟空澤本秀格鬥,人家可是超級高手。

葉老大這樣子干無非是想引出拳會的高手來。因為,這坨屎托米斯拳會必須要擦掉。

不然的話這比賽根本就沒辦法再進行下去,也會讓托米斯拳會從此後失去威信。

而車一刀消失在托米斯拳會,那拳會裡頭估計有半先天強者。就讓他跟空澤本秀對撞一下也好。

「小子有種,老夫今天不廢了你就不叫空澤本秀。」空澤本秀又豎起了掌力要往葉老大身上招呼。葉凡也是雙腿一蹬做出要往上跳的架勢。

他在賭拳會會出人。

果然,葉凡剛彈起才一米高左右時有人冷哼道:「全住手!」

隨著聲音擱地,一個蒙面的黑衣人出現在眾人面前。叭嚓一聲,黑衣人跟空澤本秀對來了一下,雙方都閃了閃。

空澤本秀一臉震驚看著那黑衣人,哼道:「你是誰,沒閣下什麼事別多管閑事。」

「這話我正想讓給閣下,這次超級拳會是托米斯拳會主辦的。你不是參賽者沒有資格上台。

而且,作為

i本空刀流的大師居然在背後偷襲致人受了重傷。辜切不論這對你名聲的影響。

不過,這一切後果你不付不行。在這裡我不管你有多大來頭,都得遵守拳會的規定。」黑衣人說著,兩側又閃出了七八個黑衣人。並且個個都拿著短型號的狙擊步槍全都瞄準了空澤本秀。

轉爾空澤本秀突然眼睛一瞪,憤怒的指著黑衣人一邊吼叫著:「你用了武器?」2755

一邊卻是一掌毫不留情的就拍向了黑衣頭頭。

再次啪地一聲震響過後,兩人都被震得退了二步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