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二千七百八十四章反將老傢伙一軍

第二千七百八十四章反將老傢伙一軍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第二千七百八十四章反將老傢伙一軍

「還是塔爺厲害,一點就能琢磨出這個來。44rc。mc。m我想應該也是這個原因了。

不過,經此一鬧騰,明天就要舉行比賽了。現在咱們還想玩這些伎量估計人家空澤本秀早就有準備了。

明天難道你還要真的去面對空澤本秀嗎?」喬枘無輕極為擔心樣子問道。

「明天再說了,實在不行的話只能先棄權,爾後苦戰崔可田跟泰西河了。至於跟空澤那老匹夫,沒有可戰性。」葉凡伸了個懶腰,倒下又睡了。

「你還睡得著,真變豬了。」喬枘無輕恨得牙痒痒的。

十點鐘,胡峻銓一臉慚愧過來了。

葉凡倒沒說什麼,而且也擺了擺手不讓他講了,表示理解。胡峻銓難得的眼神里露出了一絲知已感覺來。

倒是喬枘無輕在一旁冷言冷語的譏諷了一陣子。

「夜當,你說死亡之神會不會在這四個人中?」布蘭托里磕了磕手上的煙灰,居然是一臉笑眯眯的樣子,好像心情不錯。

「應該要排除空澤本秀吧,如果講他是華夏a組的死亡之神,那絕不可能的。」夜當說道。

「一切皆有可能,為什麼空澤本秀就不能是死亡之神呢?」布蘭托里一幅老狐狸樣子。

「空澤本秀成名幾十了,估計他成名時死亡之神還沒有出世。所以,他絕對不可能。

另外三個傢伙都不到四十歲,還是有可能的。不過,我在想,這死亡之神很可能不在這四人當中。

因為,這四個檔次太高了。據種種跡象以及以前撒哈啦之戰的一些情況針對死亡之神的分析來看。

死亡之神現在最多階段不會超過十段頂階。而這四個人估計都有著跟11段位相抗衡的能力了。

空澤本秀就更不用講了。」夜當翹著個二郞腿,一晃一晃的。

「呵呵呵,夜當,咱們幹什麼都得以發散性思維去考慮問題。而且,咱們這些特殊人群的思維角度跟普通人是完全不一樣的。他們能想到的咱們早想到了,他們想不到的咱們也要想到。比如拿空澤本秀來講吧。

各國特別行動組都認為他最不可能是死亡之神。原因有幾個,第一就是因為他成名很久了。

第二個就是因為他是日本人。這盛名之下給許多人造成了一種錯覺。

其實,你反個方向想想。假如說此彼非彼呢?」布蘭托里像一個資深大師樣子,說道。

「此彼非彼,老闆的意思是在船上的這位空澤本秀已經不是日本國的那個空澤本秀。

但是,原來的那個空澤本秀呢?再說了,空澤本秀的身手比我還要高一點,這種高人怎麼可能說消失就叫他消失。

我想,即使是a組也未必有這種能力。再說了,空澤本秀我試過,功底子比我還要高一點。

而死亡之神不可能達到半先天境界。所以,這個空澤本秀不管是不是原來的空澤本秀。

但是有一點可以肯定,此人絕不會是死亡之神。」夜當也是分析得很精闢。

「呵呵呵,講得好。」布蘭托里居然拍了一下巴掌,爾後看了夜當一眼,笑道,「你們這是鑽入了套中,有誰能證明死亡之神就是個不到四十歲的年輕人。

那些也只是他們的推測罷了。沒準兒死亡之神早就是個老頭子,不然怎麼會那般的厲害。

所以,在沒有真正的證據證明之前,誰都可能是死亡之神。至於說空澤本秀此人,也許這個時候正被華夏國某個門派的高手給牽拌住了無法趕回來,連消息都沒辦法傳過來。

也許他早就被人暗算了。a組做不到,但是,我相信武當少林中有高手能做得很的。

a組沒有絕頂高手,但並不代表華夏國沒有。往往像這種高手都不願意進入政府部門這些圈子裡。

他們受不了那個約束勁兒。而且,夜當,你也不要太低估了華夏各大門派中那些高手的愛國熱情。

他們是最好面子的,就是為了面子也肯出馬摻和到這事裡頭來。」

「嗯,也有可能。不過,像泰西河就是咱們國家土生土長的了吧?

咱們查過他的祖宗八代,都是正宗的本國黑人。而且,幾代下來都從沒跟外族有過通婚史。

那此人總可以排除在外了。如果說老闆連他都懷疑的話我實在是難以相信。

華夏國是沒有黑人的。」夜當又拐了個彎兒說起來。

「錢能通神啊夜當,假如給泰西河二三千萬甚至更多的美金,他會不動心嗎?

在巨大的經濟利益之前,什麼愛國心都將受到考驗的。又有幾個人能承受這巨額金錢的刺激。

不然的話,這世上也不會出現那種潛逃在外的高官了。我想,這些人都是為了錢。

打個比方,換作是你,在面對五六千萬的扎堆金錢面前你能頂得住嗎?」布蘭托里一句話又讓夜當有些喪氣,還不得不服氣了。

「我頂不住。」夜當服了。

「對了嘛,我也頂不住滴。這世上,恐怕沒幾個人能頂得住。只要幹了一票之後就能榮華富貴一輩子。」布蘭托里居然笑了笑。

第二天。

葉凡是硬著頭皮上的擂台。

而空澤本秀卻是一臉玩味兒似的看著葉凡。

葉凡掃了掃下注的大屏幕,果然跟猜測一樣的。空澤本秀那邊的下注總經額早就達到二個億美金。

而葉老大這邊居然為『0』。這貨苦笑了一聲看了喬枘無輕一眼並且微微點了點頭。

喬枘無輕苦瓜著臉按了下注按鈕,但也是象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