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二千七百八十八章引誘

第二千七百八十八章引誘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第二千七百八十八章引誘

「本來是想空澤能成功殺進前三強,咱們再聯繫他辦事。不過,後邊還有幾場,空澤必會撞入前三強的。咱們也要放寬些心,而且,相信空澤是咱們國人,也有一顆愛國之心的。」一個留著小鬍子的日本人講道。

「鑰匙到底在誰手上?橫木推二這老傢伙也失蹤了。咱們早該提前行動把鑰匙先拿下來。

要是執行第一套計劃就更完美了。現在搞得連橫木推二都失蹤了。

這鑰匙簡直快成一個謎團了。」一個老傢伙講道。

「失蹤,我相信這傢伙再怎麼失蹤也在船上。估計這比賽結束之後什麼樣的怪事都會發生的。下邊可能就是知道這事的幾個國家的特別行動組出手了。到時,這船上必大亂,大亂啊。」一個中年人嘆氣道。

下午的比賽是泰西河勝了崔可田,明天葉凡要迎戰泰西河。而下午是空澤本秀迎戰崔可田。

因為四強時每人都要輪一回,所以,後天葉老大還要戰崔可田。

一輪過後如果局數夠的話就可以出現第一名了。如果還不明朗還得舉行第一跟第二名的決賽。

跟泰西河的比賽打得很艱苦,兩人足足打了四個半小時。最後累得兩人都癱倒在了擂台上爬都爬不起來了。

最後吳大順請示過拳會高層,得出的結論是合局,倒是令得所有人都大跌眼鏡。

拳會自然有些鬱悶,這合局的話就不能抽成了。這場比賽拳會沒有賺到一點錢。

「想不到泰西河如此厲害,塔少,你沒有放水吧?」胡峻銓彼為有些不滿,因為這次他是壓了一個億的。結果居然是一分錢沒撈到手。

「放個屁,老子自己還壓了三個億。你以為我塔布斯錢多得發燒,不愛錢是不是?」葉老大沒好氣的哼道。

這貨整個人浸在浴缸里居然連腰都直不起來了,「他娘的,這傢伙那拳頭太鋼猛了。我簡直懷疑這傢伙是不是人猿泰山的後代。」

「那傢伙看起來著實有點像是沒進化完全的樣子,那臉還真有點像是大腥腥。再加上一身的黑色皮膚,如果再粘些毛上去的話就真像是微型號的人猿泰山了。」唐城在一旁乾笑道。

「泰西河出身自美眾國羅克西州,也是土著紅鳥部落出來的強者。

他們那個部落最落後了,曾經就有人研究過,說這個部落是不是鳥跟黑腥腥融合的後代。

不過,這個根本就是無稽之談。如果講他們是大腥腥的後代還有點道理。

鳥的後代怎麼可能進化成人。而鳥也是不可能有生殖器的,怎麼跟大腥腥雜交。

據說當時那個發布研究成果的教授差點引起了紅鳥部落的公憤。

最後是連登了十天的報紙,賠償了一百萬美金道謙才把這事平息了下來。

後來經過調查才搞清楚,原來是那個教授被紅鳥部落的人暗算過。

所以故意的造謠生事罷了。這完全是一場鬧劇。」喬枘無輕笑道。

「不管怎麼樣,這傢伙還真是值得一戰的強悍對手。」葉凡說道,心裡也是暗暗警惕。想不到拳會到後頭出現的高手居然能跟自己真實實力相抗,著實厲害。

韓國來的崔可田雖說也有著十一段的實力,但是跟葉老大這頂階還是沒有什麼好格鬥的。

葉老大當然輕鬆的搞定了他。

而直到現在,空澤本秀也贏了二場。葉老大卻是贏了三場,當之無愧的第一了。

因為泰西河跟葉老大打成平手,而空澤本秀雖說戰勝了泰西河。但是空澤本秀卻是輸給了塔布斯。

所以,經過舉辦方局數研究,最後反倒是泰西河獲得了本次拳王爭霸賽的第二名,空澤本秀屈居第三。

不過,在空澤本秀打敗了泰西河之後老傢伙在擂台上狂妄的叫囂著挑戰本次拳會第一名塔布斯里馬。

不過,葉老大沒有任何的反應。空澤本秀在擂台上差點喊啞了嗓門,最後落下的卻是塔布斯那邊的沉默相對。

空澤本秀甚至到最後提出了讓出兩隻手只出腳,不過,塔布斯那方還是不應戰。

而喬枘無輕作為塔布斯那方的代表還冷嘲熱諷空澤本秀不知羞,前次就講讓一隻手,最後還是出了兩隻手。

儘管空澤本秀以母親的名義起誓這次不會了,不過,喬枘無輕那利索的嘴皮子駁得空澤那老匹夫氣得差點要就當場砸喬機枘無輕這位美女了。

最後,在全場的噓聲中空澤本秀一氣之下一腳把擂台踢出了兩個大坑後老傢伙甩出一句『咱賠錢』的屁話最後是怒匆匆的而去了。

因為出現這種格局,所以後頭的比賽也就取消了。

一天後,舉辦方托米斯拳會老闆布蘭托里對葉老大這位拳會冠軍發出了隆重的邀請是共進晚餐。

葉凡帶了王仁磅和喬枘無輕一起去。

因為邀請者有規矩,只允許帶兩名隨同去。

考慮到唐城跟杜千草的功底子太弱,到時肯定要把布蘭托里劫持以逼問鑰匙以及車一刀的下落的。唐城跟杜千草的就顯得有點雞肋了。

王仁磅是保鏢,而喬枘無輕就是葉老大的情人了。身份方面倒也適配著。

來迎接葉凡一行人的是一個半禿頂的老傢伙,叫羅格卡爾。他自已介紹說是布蘭托里的隨身顧問。其實就是管家之流了。

進了電梯,葉凡感覺它在一直往下降。

「這次布蘭托里先生是在船艙里款待我們嗎?」葉凡淡淡一笑問道。

「呵呵,雖說是在下邊,但下邊的風景並不比這邊的差。塔少作為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