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二千七百八十九章他是你們的人吧

第二千七百八十九章他是你們的人吧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而池子里的水是藍色的,在池子中央還搞得有一些假山。假山中央擺著一張長方形的桌子。旁邊擱著幾張椅子。

見葉凡等人進來,一個身穿西裝,高鼻樑的中年人擱下手中的大號雪茄站了起來,笑道:「塔先生是我布蘭托里的貴客,想不到本次拳王爭霸寒的冠軍如此的年輕。著實令布蘭吃驚了一回。」

「你看我面相年輕,其實我已經快四十歲了。不過,倒是布蘭托里老闆令塔某感覺到驚訝。

能有如此大手筆的人物,塔布在心裡已經想像多回了,這是一個什麼樣的神秘人物。

今天總算是近距離的見到真人了,塔某感到非常的榮幸。」葉凡伸手跟布蘭托里緊緊的握在了一起,嘴裡講著客套話。

「對於這裡的布置,塔先生還滿意不?」布蘭托里笑道。

「不錯,給人一種很飄渺的感覺。能在船艙中布置出這樣的場景出來,布董彼費了一番心思啊。」葉凡感嘆道。

「那當然,布董可是專門請了好萊塢的著名導演波朗特波導來設計的。

因為,布董講了。能在本次拳賽中取得前三名都是傑出的拳王。

布董非常的欣賞你們,所以,這宴會的布置也彼為花了一費心思。」羅格卡爾一臉笑容,說道。

「多謝布董的勝情了。」葉凡客氣,笑了一聲,轉爾看了看坐在桌子側下方的一個黑衣人,心裡一驚。心說夜當怎麼也在這裡,那今天晚上還想玩個球啊?

不過,這廝還是裝著很禮貌樣子,問道,「我還沒多謝這位先生呢,那天空澤本秀那老匹夫偷襲我,幸好這位先生相助。不然的話,塔某估計連初賽都過不去了。」

「呵呵,他是我們拳會第一高手,名字估計各位是頭次聽說。索彼德,外號夜當。」布蘭托里一臉淡定的介紹道。

「本人索彼德,當不得拳會第一高手稱號,那只是無聊之人所搞的無聊之舉罷了。」夜當站起來,只是淡淡的跟葉老大點了點頭算是打了聲招呼。

雙方寒暄過後坐了下來,葉凡就坐在布蘭托里對面。而王仁磅保鏢身份就沒有坐的份頭了。

這傢伙一臉冷酷的站在了葉老大背後不遠處。喬枘無輕輕輕的坐在了葉凡的側右面。

「這是1986年的拉菲,相當的不錯。」羅格卡爾拿出紅酒,旁邊的漂亮服務員輕輕的開了瓶子給每人都倒上了一杯。

剛坐下來喝了一杯,羅格卡爾接到一個電話。湊布蘭托里耳旁嘀咕了幾句後。布蘭托里沖夜當講道,「夜當。你上去看看。好像有幾個傢伙在折騰。雖說比賽結束了,但外邊的事還真不少」

夜當應了一聲過後匆匆走了,不久,王仁磅接到電話湊葉凡耳旁用暗語彙報說是夜當真的離開了。而且是坐船離開的。

布蘭托里這樣子干難道是在設套讓我鑽,讓我放心大膽的劫持他。難道他還有另外的殺手鐧?除了夜當我還怕誰?葉老大心裡琢磨開了。

雙方又閑聊了一陣子後居然扯到古董上面去了。

突然,布蘭托里淡然一笑,說道:「我最近倒真的得到了一件古董貨色。」

講到這裡布蘭托里示意羅格卡爾,說,「把我的古董雕像拿出來給塔先生看看。我覺得很有趣。」

「噢。什麼古董。既然布董這種見多識廣的人都覺得有趣,那這古董還真是有趣了。塔某也彼為感興趣了。」

葉老大直覺到布蘭托里要拋出什麼『牌』來了。

果然,羅格卡爾轉到另一個房間,不久回來手中拿著一個精緻的盒子。

「這個盒子是後來配上去的,原來裝的盒子賣方沒給我。」布蘭托里笑著,羅格卡爾把盒子輕輕的擱在了葉凡面前。

打開盒子過後,果然印證了葉凡的直覺。

盒子里的黃色綢布打開後。露出了一具女人雕像來。穿著的還真是日本和服。雕像就二根指頭長大,這雕像的材質看不清楚,好像是骨頭又好像不是。

即便是葉凡的鷹眼掃描也揣測不出來是何種材質做的,不過。葉凡發現這雕像肯定是西貝貨。

因為,按橫木推二的講法是這雕像的兩個如房應該是跟身體分開的。

而這尊雕像的胸脯可是鼓起來的。而在盒子里並沒有發現其兩個如房的擱放部位。

難道是橫木推二在說謊?葉凡心裡有些納悶。

不過,這傢伙決定出手了。他看了王仁磅一眼,突然一個空翻在空中來了個360度的大轉彎瞬間就到了布蘭托里的身後,並且一把就掐住了布蘭托里的脖頸,而且馬上往旁邊一靠背部貼緊牆壁。這樣子干是防止有人背後放冷槍。

而王仁磅也早閃到船艙靠牆處,順手就從鞋底拔出了一把短小的手槍放眼往四周掃看著。

「你幹什麼塔布斯?」布蘭托里並沒有多慌張,而是冷冷的問道。

「咱們大開天窗講亮話,這雕刻是假的,馬上把真貨拿出來。不然的話,你這脖子可是經不起我這粗手的拿捏。」葉凡冷冷的哼道,看了喬枘無輕一眼,說道,「你趕緊退到左側假山蹲下,以防止有人放冷槍。」

「塔……塔少,這怎麼回事?」喬枘無輕一臉的驚慌。不過,也很聽話,馬上往假山處一躍整個人貼在了假山下邊。

「來不及跟你講了,你要做的就是防止布蘭托里的人對你下手。布蘭托里設了個圈套,咱們現在要齊心協力衝出去才能保住命。」葉凡交待道。

「我不明白你在講什麼?」布蘭托里嘴硬道。

「別跟我演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