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二千七百九十四章耍了兩傢伙

第二千七百九十四章耍了兩傢伙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夜當趁著子彈的間隙,破板而出。電光火石之間兩股大力狠擊向了兩個日本神道組隊員。

兩個傢伙那是不要命的抬槍往感覺到黑影的地方掃『射』而去,葉老大突然爆起,白虎血滴子趁著槍聲掩護,無聲的抓向了夜當。

夜當正閃避著子彈,而雙手又攻擊著兩個日本神道組的隊員,剛好落向了葉老大這個死角。

滋啦一聲,夜當氣得差點噴血了。

因為太黑,而葉老大也沒辦法準確命中腦袋,白虎血滴子失了準頭,結果卻是反而把夜當的胸脯給抓了一把。2794

葉老大看都沒看轉身彈到門口沖了出去,不過,在衝進過道時鷹眼余光中發現夜當胸脯前的兩隻中號的白兔彈跳了出來。上邊好像還有幾道爪痕迹,應該是血滴子干滴好事兒。

「賣糕啊,居然抓中了夜當的『山峰子』。不曉得破相了沒有。不然,那手感就差滴遠啦……」葉老大一邊想著飛快的竄進過道里跑了。

後邊傳來幾聲慘叫聲,估計是小日本神道組的那兩個傢伙慘遭了夜當毒手了。這女人暴怒之下,哪有兩個傢伙的活路。

不過,剛拐個彎兒鷹眼感覺到了一股熟悉的味道,居發現似乎是空澤本秀過來了。

這過道如此的窄小,過去肯定會發現。

就在時候,葉老大居然發現在過道里也有著以前布蘭托里宴請時在過道壁上掛的油畫。

只是比較少,葉老大心裡一動,心說前次那油畫後邊有洞,裡面藏著手雷等東東,莫非是吳大順事先藏好的。

心裡想著手就去『摸』那油畫,發現是實體的。

葉老大不死心,又竄到另一邊『摸』去。

那油畫後邊還真是另有洞天,被摘下來後居然發現還有個能縮進去一個人位置。

而且,在裡面還驚訝的發現了一個小型號的火箭筒以及二枚火箭彈。

壁裡面還掛著七八枚手雷,這吳大順的準備還真是充足了。估計搞這埋伏是為了救橫木推二。估計是老吳同志把橫木推二當成車一刀了。

這種應該是屬於肩扛式火箭筒,長就手臂長,大就拳頭大。而火箭彈也嬰兒的手臂大,比大號的春都香腸也大不了多少。

估計是最新的武器了。常常是用作各國特戰隊員小股力量作戰用的。

葉老大不管三七二十一就藏了進去,當然是貼著牆壁立著的。

而這邊隨手拿起火箭筒把一枚火箭彈給裝了進去貼在胸口上。

因為在這裡面大家前行都十分的小心。即使是空澤本秀這老傢伙也是格外的小心。

因為老傢伙剛才就被人暗中搞了幾槍。雖說沒喪命但也十分的狼狽,大腿似乎還受了點小傷。

不然的話葉老大根本就沒有時間搞這些。2794

葉老大收斂氣息,空澤本秀倒是順利的過去了。

不久,聽到以前關著橫木推二的那個密室中傳來了互相攻擊的聲響。

似乎是在比武技。像這等高手不喜歡用熱兵器,倒都是刀里來拳頭出的。

水花不斷的濺起,葉老大差點樂開花了。這水花濺起的話兩個傢伙很可能會中毒的。

葉老大一咬牙,趕緊貼著地板慢慢的爬了過去。自己最大的敵人就是這兩個傢伙,如果能讓他們失去戰鬥力。那自己今天這小命有五五之數是能保下來了。

發現密室中夜當跟空澤本秀兩個傢伙斗得正歡,空中來水裡去的,幸好這密室相當的寬大。

但也經不起兩個傢伙的折騰。四周的艙壁早就被兩人的兵器中『逼』出的鋒利的刀氣給劈得到處都是『傷痕』。

最大的裂縫都能鑽進去一個人了,而且,眼見這密室似乎就快塌了。

葉老大一咬牙,把兩枚手雷用那種石粉化成的特殊膠合物給粘在了火箭彈頭上。

因為這火箭彈頭裝進火箭筒里時還是『露』在外邊的,倒是方便了葉老大動用。

嗖……

再嗖……

葉老大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快速的把兩枚火箭彈都發『射』了進去。

轟隆幾聲巨響,葉老大也來不及聽裡面結果怎麼樣了,轉身往過道前方扔了一枚手雷。而整個人卻是馬上又窩回了油畫後邊。

即便是不能炸死他們估計也是夠嗆,至少手雷炸開後那引起毒水會『射』向兩人的。

「混蛋……」果然聽到了空澤本秀用日語的大罵聲,不久,老傢伙居然捂著嘴巴,下身有鮮血流著沖了出來。一刻也沒停留著飛竄了過去。

而秘密那邊好像也是嘭地一聲響,估計是夜當也從那邊破裂開的艙壁入鑽洞跑了。

味道好受嗎老雜『毛』,還有咱的床上用品夜當同志……葉老大心裡罵了一聲,乾脆回到了秘密。這最危險的地方反倒是最安全了。

這貨鑽進鐵籠子里。發現這籠子都快架散了。不過幸好還沒全散架了。

這貨吃了點壓縮餅乾,轉爾開始處理傷口。處理完畢後又『摸』出一根老山參當地瓜啃了起來。不久吃完後盤腿打坐準備恢復一些體力。

而聽到船艙里不斷的傳來爆炸聲跟子彈『亂』濺的可怕聲音。外邊估計已經『亂』成一包糟了。

十幾分鐘過後,槍聲跟爆炸聲居然小了起來。再過了十分鐘左右,居然完全停止了。只聽見上邊船上大火燃燒時的哧哧聲。2794

葉老大覺得有些奇怪,怎麼,難道人都死光了不成?

突然,船體一陣子晃『盪』。其實,船體沒有一刻停止過劇烈晃『盪』,只是先前一直在逃命在搏鬥,全部精力都在哪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