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二千七百九十五章三位同志的疑惑

第二千七百九十五章三位同志的疑惑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第二千七百九十五章三位同志的疑『惑』

「你是塔布斯里馬?」那個俄羅斯傢伙問道。89閱閱爬書網

「沒錯,你好像是俄羅斯人吧?」葉凡問道。

「嗯,你叫我彼亞洛夫就是了。」那人點了點頭,乾脆一把把頭上蒙著的黑罩子給往腦袋上翻開了。估計是蒙久了,再加上給水濕了憋得難受。

葉凡發現,那傢伙的鼻尖居然像是鳥嘴一般前半截是紅『色』的,倒是顯得有點怪異。2795

不過,葉凡相信,這傢伙絕對也經過化妝或整容的。應該不是他的本來面目。

這個,各個國家的特勤組織都有稍微改變面龐的秘術。就像a組是用注『射』。

而俄羅斯聽說有種手術動過後就能暫時改變面龐,不過,效果好像沒有a組的『葯』水好用。

「你叫我帝鐵就是了。」另一個傢伙也把頭上的蒙面東東給翻了下來說道。

「地鐵?」葉凡念叨了一句,差點笑出聲來。

「不是土地的『地』,我們是上帝的『帝』。」英國佬一看葉凡的眼神就知道這傢伙肯定是誤會了,趕緊解釋了一下。

「你們不往上捅或四周捅,怎麼反倒往下。下邊現在估計全是水了。」葉凡也來不及多考慮了,問道。

「這房間很奇怪,四周艙壁特別的厚,打不開。而上邊也差不多。

我估計,我們這船應該沉到底了。不要講上面,估計都差不多狀況。

密閉『性』較好的房間估計還剩有一點空氣。這樣子下去也堅持不了多久了。」彼亞洛夫有些喪氣的講道。

「這麼大的船,肯定有藏氧氣瓶的地方。除非找到它們咱們還有活命的希望。

而且,我感覺現在身上所受的壓力越來越大了。如果這船還在繼續下沉,到沉到幾千米。

比如說七八千米的深度時估計就是這船也承受不住水壓而塌了。到時,咱們都將成為肉餅。」帝鐵講道。

「嗯,問題相當的大。到時即便是能找到氧氣瓶咱們也將承受不住這種巨大的水壓而給壓成一堆肉漿。」葉凡點了點頭,鷹眼張開往四周掃描著,尋求著一絲活命的機會。

「呆這裡不是個事,咱們還是趕緊往上才是。」帝鐵講道。

三人互相看了一眼,覺得有道理。於是,合力往上擊去。不久,那般厚實的艙頂也給三大高手合力給搞出一個洞來。

冒到上面這次稍微鬆了口氣,因為上邊一個艙室居然是一個訓練場。

原本是準備給拳手們訓練的,所以,空間較大。此刻發現旁邊被壓破裂開,水正慢慢的擠進來了。相對來講保存得還是較完好。

三人趕緊找了些東東把那裂縫給堵上了,暫時也算是喘了口氣。2795

「這裡面氧氣最多能讓咱們多活上幾個小時,還得找到有氧氣的地方。不然,大家都得去見上帝了。」葉凡講道。

「對了,我這裡有船體的構造圖。」帝鐵一拍腦袋才想起這事來,剛才一急全給忘了。

他馬上從背包里翻出了一張防水圖,三人湊在一起研究了起來。

10月1日國慶節放假。

可是a組頭兒龔開河心情相當的不好,他跟李嘯峰以及西門東洪三人剛從車天以及狼破天的病房出來進入了軍醫總院在病房外間的一個特殊的會議室里坐了下來。

「車天一直暈『迷』不醒,都快三個月了。如果再不能醒轉,估計這輩子就這個樣子了。」西門東洪嘆了口氣。

「唉……」李嘯峰嘆了口氣,一臉的痛苦,說道,「車一刀還沒能恢復,車天又這樣子。

而狼破天雖說恢復狀況還不錯,但這身功底子可是給廢了。專家們研究過,說是即便能完全康復,估計這身武功是保不住了。最多就剩下二三段左右功底子。咱們一下子失去了多位高手。最重要就是葉凡失蹤已經將近三個月了。恐怕……」

李嘯峰講到這裡聲音有些哽咽著講不下去了。

「咱們都不願意承認這個現實,可是現實又是如此的殘酷。直到現在咱們都一直瞞著他的家人。」龔開河聲音相當的沙啞,人也瘦了一圈,他看了李嘯峰一眼,好像下定了決心似的,說道,「李老,咱們是不是得面對現實了。這事,一直拖著也不是個事兒。」

「再等等看好不好?」想不到李嘯峰居然『露』出哀求的神情來,這是相當罕見的,說道,「我相信他不會那麼容易『去的』,他是咱們的王牌啊。」

「李老,面對現實吧。據最新情報顯示,瑪麗珠納號沉入海底之時估計船里有著七八個高手都跟著下去了。

那可是深達五六千米的海底。咱們最好的潛艇也下不到如此深度的。

對於這件事,各國都沉默著。報紙上只是講是因為百慕大三角出現詭異旋渦才使得瑪麗珠納號沉入海底。

這個,只是『障眼法』罷了。而逃出來的人中肯定沒有葉凡。據說,當時停在不遠處的輪船上的人們聽到了巨大的爆炸聲。

對外邊的人來講是游輪自個兒爆炸了。不過,我們都清楚。這肯定是海狼乾的事。」西門東洪一臉憤怒的講道。

「狗咋種!他們肯定動用了魚雷或海潛導彈。因為他們的目標就是我們的王牌死亡之神。

據說他們的夜當是跑出來了,所以就動用了特殊手段。他們最大的目標是我們啊。」李嘯峰氣得一拳就砸在了桌子上,桌子不爭氣的咔地一聲響頓時就捅出一個窟窿來。龔開河看了一眼也沒講什麼。

「夜當居然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