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二千七百九十八章有活頭啦

第二千七百九十八章有活頭啦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第二千七百九十八章有活頭啦

開始的時候三個傢伙面對那生魚片都是緊皺眉頭,最後也是沒辦法忍著強烈的噁心吃著。因為乾糧吃完了,而淡水倒也只剩下二天的量了。

堅持了十幾天,最後一滴淡水也完了。可是連船的影子都沒見到過。

又過了五六天,全靠魚血堅持著的三人都脫水了。那嘴唇都幹得快裂開了似的。三人都有些迷迷糊糊的陷入一種半暈沉狀況之中。

而晚上居然突然捲起了狂風暴雨,三人拚出最後的力氣經歷了一夜生死之戰,而敵人卻是大海。

迷糊中發現風浪中居然有條三桅船過來了,三人一陣子狂喜。幸好身手還在,葉凡在柳葉飛刀上扎了一根繩子扎向了三桅船,終於勒著繩子,三人上了船。而一晃眼,原來坐的橡皮小艇早沒影了。

因為風浪還沒有過去,三人抓住船上的橫杆等東東拚力到最後。

第二天早晨,風平浪靜了。三人也從暈沉中醒了過來。

互相看了一眼,發現這船並不大,長估計就三十米,寬約七八米左右。

船上也是破破爛爛的,什麼船錨、生鏽的斧頭,爛繩子等都亂七八糟的擱在船甲板上。

而船上靜得很,並沒有發現一絲人跡的現象。顯得有些慘人得很。

帝鐵看了看皺了下眉頭,這貨首先忍不住大叫道:「嗎滴,你們還躲在船艙里干毛啊,快出來弄點吃的給老子。」

「喊啥,你不覺得這船有些詭異嗎?」彼亞洛夫小聲的哼道。

「詭異,詭異個啥,我看就一破船。」帝鐵反嘴道。

「沒錯了啊,這麼破的船怎麼能抗拒這麼大的風浪而沒解體掉。

而且,更怪的就是。大白天了居然裡面的人還不出來整理一下。

能在這大海里流浪的人,經驗肯定豐富,難道會感覺不到現在風平浪靜了嗎?」葉凡說道。

那真是一語驚心夢中人,帝鐵摸了摸自己那個大腦袋,突然瞳孔一收,聲音都有些發顫,說道,「莫非是見鬼了?」

「鬼,應該沒有吧。這船,可能是一條被遺棄的廢船。或者說是什麼了。」彼亞洛夫倒還顯得有點鎮定,不過,葉凡感覺這貨好像有些言不由衷,似乎嗓子有些發顫慄。

「我們華夏有傳說,說是在大海上經常會遇上鬼船什麼的。船上什麼都有,就是沒有人。

有的時候你還會發現連船上的飯菜都正擱在桌上,似乎還有股熱氣在。

他娘的,不會這麼『衰』吧。這世上難道還真有這玩意兒?」葉凡半開玩笑講道。

「我也有聽說過這事兒,也有人講是海盜船什麼的。」彼亞洛夫講道。

「不管了,先進船艙看看有沒吃的,把肚皮填飽再講。」帝鐵一撐整個人站了起來。

「小心點。」葉凡提醒道。

三人貓著腰形成一個三角形往船艙門走去。

帝鐵這傢伙聽了一陣子,這貨為耐煩了,而且藝高人膽大,所以一腳就踹開了艙門。吱嘎一聲,那鐵皮艙門居然給帝鐵一腳就給踹得嘣地一聲就倒下去了。

「銹得這樣子了,還見個鬼,估計早就沒人了。」帝鐵哼哼兩聲走了進去。

「你小子輕點,就這條破船經得起你折騰嗎?」彼亞洛夫氣得罵道。

「不好意思,魯莽了點。我沒想到咱們現在的窘境。」帝鐵不好意思的摸了摸頭。

葉凡巡了幾眼下來,說道:「看來,是真好久沒有住了。」

不過,當葉老大翻看底艙時還是大喜道:「不錯,倆哥們,咱們又可以多活上幾天了。」

「有食物?」帝鐵叫道。

「食物拿來幹嘛,是有水。估計是昨天晚上下大雨給漏進這艙室裡面的。下邊居然還有個小冰庫,不過,這水可是有點難喝了。」葉凡講道。

帝鐵跟彼亞洛夫也跑過來看了看,頓時就皺起了眉頭,說道:「這水估計要喝起來比污水還垃圾了。」

因為,冰庫里還有些死魚沒清理掉。只不過因為時間久了這魚早就爛得像稀飯了。

而那些臭水就泡著這些爛魚。

船上倒是還有生火的東東,葉老大三人總算是吃到了十幾天來的第一頓熟食。

至於水,只能湊和著了。因為船上的調料什麼滴都壞了,只能是用冰庫的臭水直接煮魚了。

三人幾乎是捏著鼻子把魚吃下去的,但也比生吞魚片來得強了不少。

「他娘的,日本那些愛好生魚片的傢伙我是搞不懂了,他們怎麼能搞進去。」彼亞洛夫罵道。

「有調料也許味兒會好一些。」葉凡講道。

就在這時候,帝鐵突然甩掉了手中的碗大叫道:「賣糕啊,咱們有活路了,這臭魚,咱們不用再吃了。」

葉凡也是站了起來,一眼望去,發現前方大約二百里之處似乎有坨黑影。

應該是一座山樣子。

「兄弟們,上島啊,咱們有活頭了。」帝鐵大叫道。

「怎麼上去兄弟,這看上去近,實際上應該不下二百海里。」彼亞洛夫潑了一瓢冷水。帝鐵頓時冷靜了下來,看了看葉凡。

「這船動力壞了,要過去只能舍船了。游過去還快得多,不過,這其中不能有波折。而且,再想回頭的話這船估計就不會等著我們了。」葉凡皺緊眉頭講道。

「不如翹幾片木板改成衝浪板或小帆板,咱們用內氣拍擊海面過去。」帝鐵想了個餿主意出來。

「這個太累了,還是游吧。」彼亞咯夫講道。

「嗯,就怕堅持不到島上。既然要游咱們馬上就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