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二千八百章詭異

第二千八百章詭異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經兩人一叫,也是一邊跑著一邊鷹眼往前掃去。,小說更快更好..

心裡頓時狂喜,因為發現,前面絕對是像房子建築那樣的東東存在著。而且好像是個建築群,還不止一座呢。

既然有房子沒準兒就有人類居住,從沒聽說過什麼動物還會建築成群的房子的,搭個窩兒還是會的。

後邊蛇追得緊,而那蛇虻又嗡嗡迫得更緊了。三人一鼓作氣到了房子面前,不管三七二十一,發現有個開口就溜了進去。又跑了好大一陣了。

帝鐵跟彼亞洛夫都說不行了,不能再跑了。再跑下去不被蛇吞了也會自個兒給累死了。葉凡往後掃了掃,發現居然不見大蛇的影子。2800

「可以停了,那蛇不見了。」葉凡說道緩慢停了下來,憑著自己靈敏的視覺就是有東西阻礙著也能掃到二三里之外的。

三人停下來往前一看,頓時全只愣住了。

「這都什麼東西,剛才不是像房子,現在怎麼全成雕像了?」帝鐵有些傻愣愣的講道。

「全是石像,而且個頭都相當的粗大。高的估計有二十幾層樓那般的高,矮的也有七八層樓高。

不過,這做工就太不敢恭維了。就外形像一石雕,走近看好像都看不出這是石頭雕像。

倒像是一根根的石柱子豎著立在這裡的。」彼亞洛夫一邊喘著粗氣,一邊打量著講道。

「這裡有些怪,你們倆感覺到沒有?」葉凡往四周掃了一圈下來問道。

因為,這貨發現鷹眼在這裡好像有點失靈了。似乎鷹眼一下子變成了普通的眼睛的感覺。沒有外邊那般的犀利跟靈敏了。

「怪啥,不就是些像是石像的東東嗎?不過,那蛇好像怕這些東西,怎麼不敢進來了?」帝鐵咂巴了一下嘴巴說道。

「難道這些石像是那些蛇的主人不成?」彼亞洛夫若有所思,說道。

「先休息,養好精神再想辦法出去。這石像裡面除了石頭跟泥巴地好像什麼都沒有。咱們可是沒帶什麼食物進來,給餓死了不划算。」葉凡搖了搖頭乾脆躺了下來。

「我先放哨人,你們倆個休息一陣子,咱們輪著來。」彼亞洛夫講道。

「這石像倒沒啥,就是那蛇的進攻太詭異了。它那頭怎麼會突然變成五個頭來。而且,看上去並不像是幻覺,很真實。」帝鐵一邊休息一邊問道。

「嗯,一般的幻象,比如高手招式太快的話也會幻化出許多的拳影來。不過,我可以肯定那五個蛇頭就不是拳影。這個,感覺完全不同的。」彼亞洛夫點了點頭講道。

「這蛇太詭異了,咱們三個居然解決不了一條蛇。你們想想,換作咱們國家自己的地盤,這蛇早被咱們三個弄成烤全蛇給吃了。」葉凡講道,也深有同感。因為,鷹眼居然也看見是五個蛇頭的。

三人一下子沉默了,互相望望,都是一臉的不可思議。而帝鐵趕緊是撕下些破布條把自己那被咬了的半邊肩膀給包紮著。

三人休息足了之後葉凡提議先出去找些吃的,因為五臟廟開始抗議了。

不過,令人感覺有些恐懼的就是三人走了許久,感覺相當的累了,帝鐵突然大叫了一聲道:「怎麼回事,看,那是什麼?」

「好像是回到原地兒了,你看,帝鐵剛才撕裂開用來擦巴鮮血的那條破布條還在。」彼亞洛夫也是瞳孔一收縮,跑到破布條面前還撿起來聞了聞。2800

「不用聞了,不會是別人的,是我自己擦後扔走的。不然,你看,這條是從這邊撕下來的,你裝回來還能裝上去。」帝鐵一臉無奈的伸手指著自己的腰部那缺了的一片說道。

「難道碰鬼了?」葉凡心裡一收縮,講道。

「碰鬼,啥玩意兒?」帝鐵饒有興趣,問道。

「我們華夏有傳說,說是你有的時候走路一直在繞彎子時走不出去就是遇上鬼打牆了。

其實,這世上哪有鬼。不過,咱們再走一次試試。這次咱們每隔五十米撿三枚石子堆一起作記號試試。」葉凡講道,帝鐵倆人也沒意見,照著了。

這次比前次走得要慢,不過,回來得居然更快了一些。三人一臉黑『色』的互相看著。

「沒錯啊,我記得很清楚,絕對是直走的,又沒繞彎兒,怎麼又回來了?」帝鐵氣呼呼指著遠方說道。

「登高看看,既然這石像如此的高有秘密。咱們每個人都有縱跳滑空的能力。咱們就從石像頭上一直跳著往前過去。」葉凡講道。

「我說死神,短距離還行,你看,有的石像遠隔著可是達到二三百米,我們倆估計是沒辦法滑空這麼遠了。」帝鐵講道。這傢伙一臉的『狗屎』。

「你們能滑空多遠?」葉凡問道。

「四五十米左右。」彼亞洛夫講道。

「這樣子,如果你們滑空不過來,我就在對面等你們。為了不『迷』路,我拉條繩子拋過來,你們沿繩子過來。」葉凡講道,三人又照做了。

這些石像大多都是間隔二三百米,短的也就幾十米。最長的也不過四百米左右。葉老大一跳到了石像上面。

費家的虎鷹之功施展開來一次就能滑空三四百米,倒也沒難住葉老大。

不過,當跳到石像頭上時,葉老大驚訝的發現。這裡的石像還真是不少,密密麻麻的好像數都數不清楚。

這個時候也來不及去揣測這些詭異的玩意兒了,葉老大認準一尊石像打頭開始滑空了。

而帝鐵兩人是緊跟著,不過,倆人也是暗暗佩服死神果然名不虛傳。

光是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