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二千八百零四章可怕

第二千八百零四章可怕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看得帝鐵兩人是一頭霧水,因為那鴿蛋樣東西實際上比頭髮絲還小,兩人根本上就看不見。

而葉老大的鷹眼比放大幾百倍的電子顯微鏡還要細緻得多,所以,有人在頭髮上刻字,而葉老大是準確的挑破了那蛋蛋。

瞬間,蛋蛋裂開後居然出現一個小縫來。

這裡估計就是石縫的凝聚口了,有點『龍眼』的感覺。2804

葉老大心裡想著再用刀去刺時,發現順著那鴿蛋樣裂口處刀真的刺了進去。再一使力,巴掌長的烏金刀進去了一半多。

這貨往旁邊一拐一橇。

吱嘎一聲怪聲傳來,紋理條石居然動了動。

「有門啊死神,再用些力,這石頭好像鬆動了。」帝鐵驚叫了起來。

葉凡再一使力,這次很明顯了。整個長達十幾米的紋理石頭往側旁翹歪了出來。而另外一邊的帝鐵跟彼亞洛夫一使力,跟葉老大三者一合力。

吱吱吱……

怪音響起,不久,整條石頭給橇開了。

不過,一橇開這石頭可是把整個洞道給堵塞住處了。三人連轉個屁股的空間都沒有了。

「還得把這石頭給吊上去才行,不然沒辦法進去。

三人說做就干,這個時候也暫時忘記了飢餓。不久就把青『色』岩石挖得更大了起來。

因為是石頭,承載力強得多,三人也敢放手去挖了,不久就把石像給挪得翻了個身子過來。

又合力把石像用鏈條給吊了上去。

至於下邊,三人決定休息一下子再下去探探。一個不急於一時,一個也是恢復體力,第三就是怕下邊有什麼能毒人的氣體之類給密封得太久會死人滴。

三人此刻沒有防毒面罩等玩意兒,如果讓洞里的東西發散開一些還安全一些。

「他娘的,這有破紋理的石頭也太沉了,幸好咱們還有點實力,不然光是這個就搞不定了。」帝鐵罵了一句,一腳踹去,石頭嚓地一聲挪了個位兒。

就在這時候,帝鐵整個人獃獃的愣住了。這貨一會兒看看地下挖出來的帶著一些詭異紋理的石頭,一會兒又看看地上那貯立著的無聲的石像。

「發啥愣,嚇傻啦!」彼亞洛夫沒好氣的推了帝鐵一把。

「你看看……看看,這地下的紋理石頭是不是有點像是這地上的石像?這個頭,這紋理,要放遠點看。」帝鐵一邊比比劃劃一邊說道。

彼亞洛夫一看,再退了幾十步往地下的條石看去。頓時,這貨瞳孔睜得老大,嘴唇有點抖瑟了起來,說道:「難道地下青『色』石頭裡面的內部全部是用這地上的石像堆砌起來的?」2804

葉老大一愣,也趕緊跑到遠處看了看。頓時腦袋一陣子轟鳴,叫道:「帝鐵,咱們把石頭立起來看看。」

三人一忙活把這高達十幾米的石頭給立了起來。

三人全呆了,張大嘴巴看著這紋理石頭。近看有紋理,可是遠看這些紋理組合在一起就是石像的樣子了。

三人互相看了一眼,一臉的震驚。

「太神秘了,絕對神秘。比死亡秘宮還神秘萬倍。」帝鐵一拍大腿,大叫了起來。

「死亡謎宮,你去過?」葉凡轉臉問道。

「呵呵……呵呵……」帝鐵不好意思的看著兩人。

「這個時候還瞞啥,我也去過。死神你肯定去過了,據他們推測,當初那具屍體最大部分以及屍體身底下鋪著的那張圖也是給你搶去的最大部分吧?」彼亞洛夫問道。

「呵呵……」葉凡只是乾笑了兩聲並不回答這個問題,「不過,這地下,很可能是藏著天大的秘密。咱們下去吧,也休息得差不多了。」

不久,三人又下去了。

裡面一個長達十幾米的橫洞橫在大家面前,感覺陰嗖嗖的。一股冷氣從裡面撲出來,吹到三人身上都有種刮骨的感覺。

而空氣中又瀰漫著一股子莫名的味兒,令人感覺有些『毛』骨悚然了起來。

「莫非還真是一個古墓?他娘的,這『騷』味兒跟古墓差不多味兒呢?」帝鐵打了個冷顫,往裡看了看說道。

不過,裡面黑洞洞的根本就看不清什麼。就是葉老大的鷹眼也只能是很模糊的探到一點影子。估計是裡面太深曠了,根本就是一團漆黑。

「我這裡還有一把打火機,要不打起來扔進去看看。反正也快沒氣了。」帝鐵用手一『摸』,從破褲兜里『摸』出一把銅『色』的打火機來。看上去還挺精緻的。

「不錯嘛,你這打火機上還有國王的頭像,估計有點錢錢還能買到了。」彼亞洛夫看了看說道。

「唉……一個朋友送的,一直捨不得用,直到現在也顧不及了。」見葉凡也點了點頭,帝鐵咔嚓點燃了,一把往洞里使力的扔了進去。

「老天,好大好深啊!」帝鐵往裡一瞅,借著火光看了一眼,發現打火機直往深處落下。

三人都震撼了,因為,裡面相當遠的地方好像雕著一尊大的神像。

具體有多高大沒辦法形容,因為,三人只是看到神像的一張臉,憑感覺來講絕對比獅身人面相還要大n倍不止。

這面部有些怪異,有五分像人,但帝鐵看上去卻是像是一條蛇。

而彼亞洛夫看上去卻是像一隻怪獸。葉凡用鷹眼之下發現五分像人,不用鷹眼之下一閉之後再看又像是鳥,顯得詭異極了。2804

神像的耳朵特別的大,光是一隻耳朵估計都比兩個足球場還要寬大。

打火機一晃就滅了,三人互相看了一眼,決定進去看看。因為這是唯一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