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二千八百一十一章一號招見

第二千八百一十一章一號招見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拜拜!」帝鐵比了個手勢,一掌擊去,那木排晃了晃往下邊隨流漂遠了。。

遠處還傳來了威斯沙加那惡毒的罵聲。不過,三人也不跟他計較。跟死人有啥好計較的,這個,也忒掉價了不是。

「晦氣,就撈到這點貨,還不夠咱們塞牙縫。」帝鐵罵了一句。

對於開船,三人倒都是此道中高手。像這些特勤高手,最基本的技能就是駕駛各種交通工具。像飛機,汽車,船等都要會上一些。

像a380這種不會開但小型號的飛機總要會開才行。汽車坦克當然都要會。至於船,航母不會的話這小漁船還是能搗鼓幾下的。

三人起開了船定位好後直往最近的岸邊開去。

至於那藏寶圖,葉凡一刀下去分成了三份。三人約定什麼時候有空時聯繫一下共同去加勒比海探寶去。至於聯繫方式,當然是電話了。

當然,三人都有防一手。這個號碼並不能代表什麼。在困難中三人還能齊心,一旦離開船上各自回國後又是對手甚至有時出任務時碰在一起還是敵人。

圓圓,今年年底是咱們的大婚之日,你等著,我回來了,葉老大站在船頭上,望著大海,心裡是豪情滿懷,一首「滿江紅」給他唱得淋漓盡致。就是帝鐵跟彼亞洛夫也都聽得直拍掌。

心說這丫的死神還真是風騷得很。

1月18號,離過年就十天了。

龔開河明顯的又瘦了很多,他抬起沉重的筆在牆壁上又划了一筆,李嘯峰看著他在劃的。

「半年多了,接近兩百天了,小子,你就是死了也托個夢給老李我吧。不能讓我把這個遺撼帶進八寶山吧?」李嘯峰嘆了口氣,狠狠的把煙蒂給掐滅進煙滅缸里。

「李老,開會去吧。」龔開河無奈的講了一句。大步往會議室而去。

會議室里也有些沉悶,各位委員都到了。不過,楊國濤同志那個位置卻是空著了。

因為,這傢伙下到下邊的大軍區任任政治部副主任了,專搞政治工作去了。

此人喜歡思想工作現在完全可以搞個痛快,搞得他想吐都行。

而接任他的人選還沒敲定下來,所以,此刻這位置是李嘯峰暫時坐著。

龔開河看了一眼葉凡那空位。嘆了口氣。老傢伙先是抽出一隻煙,旁邊的西門東洪咔嚓一聲遞過火頭默默地給他點上了。

「東洪,你也剛從外邊回來。組裡本來批你半個月假,你怎麼也來了。」龔開河沙啞著嗓子說道。

「在家裡也呆不住,還不如坐這裡安心些。」西門東洪擠出了點笑。

「都撤回來了,唉。全都撤了。包括外國的軍艦。太平洋,又恢復了平靜。」西門東洪嘆了口氣。

「塵歸塵土歸土了……」戴成也是嘆了口氣,眼睛有些蒼茫之感覺。

「同志們,咱們要振作起來。黨和國家正看著咱們,咱們……」龔開河剛講到這裡,嘭地一聲巨響。

大家都一臉訝然的轉頭看去,發現居然是張雄匆匆的撞了進來。

注意,是撞進來的。連門都沒敲一下,龔開河頓時皺起了眉頭。正想批評他幾句怎麼這般冒失,一點規矩都不懂得。

不過,張雄一臉喜氣大叫道:「報告各位首長,最新情況,最新情況,剛收到葉凡同志電話,他就在……」

「是不是他本人打的,是真的嗎?」想不到李嘯峰跟龔開河連帶著幾個委員同時站了起來出聲問道。

「據趙青玉同志講是葉凡同志親自打的,說是什麼都壞了。葉凡同志先是打給王仁磅的。是他傳過來的。」張雄一臉喜氣的叫道。是用『叫』而不是用講的。

「哈哈哈……」有人大狂笑了起來。

「我說嘛。這小子哪能這般容易就翹辯了,打得好啊……」李嘯峰大笑道。手掌把會議桌拍得叭叭直響,不過,奇怪的是龔開河也沒再意這些,而他本人也是在笑。

一時間,全體將軍們都歡叫了起來。

「拿瓶茅台過來干一杯。」龔開河叫道。

「不,開七瓶,對了,八瓶,張雄也一瓶,幹了!」龔開河轉爾又叫道。

不久,茅台送了進來。

這會議室一下子變成了酒宴。桌上一盤菜都沒有,這些高級將領們全都喝得胡天海地。

最後一數瓶子,門外站崗的兩個上校暗暗咋舌。這些老傢伙居然,七個人干進去了二十三瓶茅台。

平均下來一個人也得三瓶半左右了,這是個什麼概念。

看來,這傢伙全失態了。

「馬上派人接葉凡同志歸隊!」龔開河把瓶子往地下一砸,像是發布命令似的。旁邊的秘書趕緊出去傳達了。

「快給首長彙報一下,小龔,你可是樂瘋了,這茬可不能忘了。到時他可是會怪你的。」李嘯峰也平靜了下來,笑著打趣道。

「糟糕,還真忘了這茬。」龔開河一囉嗦,馬上就直接拔通了紅色加密電話。

擱下電話後,龔開河又下命令道:「一號首長指示,馬上派專機把葉凡同志接回來。照會當地大使,全力配合,一定要保證葉凡同志的人身安全,還得注意一點——保密!」

「對了,費書記不正在那裡訪問嗎?要不給他支會一下。」這時,戴成說道。

「不要說了,他的目標太大。」龔開河搖了搖頭。

空軍一架專機呼嘯著騰空而去,不過,此專機並不是軍用的,而是民用的那種。就坐十幾個人,有點像是商務豪華包機那種形式。

晚上,專機降落於首都某軍用機場。

龔開河帶著